(纽约)- 人权观察组织今天发表报告说,臭名昭著的逃犯拉克·姆拉迪奇(Ratko Mladic)被控犯有种族灭绝罪将近16年,现在终于被捕,这表示没有人是法律鞭长莫及的。波黑塞族前军官姆拉迪奇被控犯11项罪行,其中包括种族灭绝罪、危害人类罪和战争罪。姆拉迪奇还被控策划自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欧洲最残暴的屠杀,即斯雷布雷尼察于1995年7月沦陷以后,多达8000名波斯尼亚男子和男童被屠杀的事件

人权观察组织国际司法部主任理查·迪克尔(Richard Dicker)说:“拉科·姆拉迪奇在军队对数千斯雷布雷尼察平民进行残酷屠杀的几个小时前,一边分糖果给穆斯林儿童,一边向他们的父母保证可以安全通过战区。逃亡了十多年后,这名象征着波斯尼亚战争之血腥残暴的人,终于被绳之以法。”

在一个记者会上,塞尔维亚总统鲍里斯·塔迪奇(Boris Tadic)证实,姆拉迪奇于2011年5月26日清晨在“塞尔维亚领土上”被逮捕。姆拉迪奇现正被调往海牙的前南斯拉夫国际刑事法庭(International Criminal Tribunal for the Former Yugoslavia)受审判。

塞尔维亚逮捕前波黑塞族平民领导人拉多万·卡拉季奇(Radovan Karadzic)已将近3年,终于轮到姆拉迪奇被捕。两人都因为斯雷布雷尼察屠杀犯的种族灭绝罪和在萨拉热窝为期43个月的围困当中犯的战争罪和危害人类罪而被控。2008年7月,塞尔维亚当局逮捕了卡拉季奇,并把他调到海牙受前南刑庭审判。

在姆拉迪奇被捕的同时,欧盟国家正考虑与塞尔维亚展开正式的入盟谈判。欧盟一再强调,在谈判正式开始之前,贝尔格莱德必须全力配合前南刑庭。据人权观察报道,姆拉迪奇、卡拉季奇被捕表示欧盟的原则性交往政策卓有成效。前南刑庭检察官将于6月6日向联合国安理会提交一份报告,该报告涉及塞尔维亚配合法庭及其他议题。

塞尔维亚当局曾表示对姆拉迪奇身处塞尔维亚一事一无所知。不过,前南刑庭检察官和独立塞尔维亚媒体却称姆拉迪奇在平民当局无法有效控制的军方的保护下生活在塞尔维亚境内。贝尔格莱德当局承认,截至2002年姆拉迪奇一直领取南斯拉夫军方退休金;当局亦拘留了几名被控窝藏姆拉迪奇的人。本月初的一项塞尔维亚民意调查显,51%的调查对象不同意将姆拉迪奇引渡至海牙。

 “塞尔维亚政府在強硬派的强烈反对下逮捕姆拉迪奇表现十足的勇气,”迪克尔说,“贝尔格莱德对公道的决心是应当称赞的。”

另外,人权观察敦促塞尔维亚政府继续配合南斯拉夫法庭的工作,包括交出戈兰·哈季奇(Goran Hadzic),塞尔维亚境内仅存的前南刑庭逃犯。哈季奇,系克罗地亚塞族人,因在塞族叛兵控制的克罗地亚地区于1991、1992年迫害克罗地亚人和其他非塞族平民而被控战争罪和危害人类罪。塞尔维亚政府也可以透过交出与现行和将来的审判相关的重要文件和档案,以示愿意与法庭合作。人权观察强调说,欧盟应继续为争取塞尔维亚的合作而施加压力,这一点十分关键。

在联合国安理会授权前南刑庭贯彻其“完成策略”的这段期间,姆拉迪奇和卡拉季奇遭外界期待已久的逮捕和移交。

2009年底,联合国安理会表示法庭应在2014年底之前完成所有任务,包括起诉案。虽然前南刑庭检察官更改了对姆拉迪奇的控诉以加快程序,但姆拉迪奇的审判不大可能在2014年底前结束。人权观察敦促联合国安理会在决定法庭完成任务的截止日期上采取有弹性的计划。

据迪克尔说,“各国政府必须给予南斯拉夫法庭所需的支持,以确保斯雷布雷尼察屠杀的祸首接受公平的、有效的审判。”

 

背景信息

姆拉迪奇和卡拉季奇于1995年7月首次被前南刑庭指控犯下种族灭绝罪、危害人类罪及战争罪,这些罪行据报发生在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的几座城市。在1995年11月的另一项起诉案,前南刑庭指控姆拉迪奇和卡拉季奇在斯雷布雷尼察沦陷后地大规模处决平民,犯下种族灭绝罪、危害人类罪以及战争罪。

2001年8月,前南刑庭首次以种族灭绝罪判处拉迪斯拉夫·克里斯迪奇(Radislav Kristic)有期徒刑46年。克里斯迪奇曾是姆拉迪奇在斯雷布雷尼察的波黑塞族军队的副指挥。2004年4月,前南刑庭上诉分庭将克里斯迪奇的刑期减至35年,同时证实斯雷布雷尼察确实发生过种族灭绝事件。2010年6月10日,德里纳军团安全长官武亚丁·波波维奇(Vujadin Popovic)和波黑塞族参谋部安全长官留比萨·贝亚拉(Ljubisa Beara)被前南刑庭以数项罪行,包括种族灭绝罪、屠杀罪、谋杀罪及迫害罪,被判终身监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