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80 irregular boat migrants from various African countries, including about a dozen women, were drifting at sea for at least 48 hours before the Bovienzo, an Italian Guardia di Finanza patrol boat, intercepted them on the evening of May 6, 2009.

© 2009 Enrico Dagnino

 

(雅加达)人权观察组织今天在国际移徙者日(2010年12月18日)之际发布报告指出,许多国家政府的移徙政策和保护措施存有缺失,使移徙工人遭到虐待。虐待包括劳动剥削、暴力、贩卖、拘留中的虐待和杀戮,涉及虐待事件的国家提供的寻求司法正义途径却少之又少。

长达48页的报告《权利受到威胁:人权观察就移徙者遭到虐待的工作(2010年)》("Rights on the Line: Human Rights Watch Work on Abuses against Migrants in 2010")记录移徙工人于2010年遭到的人权侵犯事件,就非洲、亚洲、欧洲、中东和美国等地区作报道。


"移徙者往往最容易遭受虐待,却也是最难获取协助或正义的人,"人权观察的高级妇女权利研究员尼莎·瓦里亚(Nisha Varia)表示。"许多国家政府的政策加剧了歧视问题,或使到移徙者难以向当局求助。"

根据联合国的统计,超过2.15亿人并非居住在其出生国。国际移徙趋势助于世界各地的经济。世界银行估计在2010年,移徙者寄回祖国的收入超过4400亿美元,其中3250亿美元流向发展中国家。

许多国家低薪的、危险的、管理不善的工作面临人手不足的问题,因而依靠移徙工人。人权观察记录了移徙工人在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哈萨克斯坦、科威特、黎巴嫩、沙特阿拉伯、泰国、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以及美国,从事农业、家务劳动和建筑工作,遭到劳动剥削,寻求司法赔偿时遇到障碍。许多国家的移徙者赞助系统使雇主对员工的控制权力极大,导致移徙者无法脱离虐待或无法透过司法系统寻求补救。

"各国政府已开始处理移徙工人受虐待的问题,采取的措施包括加强劳动合同和劳动法规定,"瓦里亚说。"但改革是缓慢和渐进的。特别是在确保移徙者了解这些改革并从中受益这方面,政府仍未达到标准。"


人权观察还发现,男人、妇女和儿童冒着生命危险越过边境,在边境检查站之间的无人地带、在公海上或在机场的国际区里,都可能遭到虐待。例如,2010年,一群移徙者企图跨越西奈半岛边界进入以色列,埃及边境警卫开枪打死至少28人。人权观察就意大利、利比亚、匈牙利、斯洛伐克、乌克兰、希腊、西班牙和欧盟的边境控制政策进行研究,发现政策触犯国际标准,还对弱势群体(包括无人陪伴的儿童、寻求庇护者和人口贩运受害者)未进行检查、未提供适当的服务或使移徙者被拘留在恶劣的环境中。

有些移徙者在不必要的情况下被关押在监狱。他们遭到歧视甚或比歧视还更恶劣的情况,也可能比非移徙者的监狱人口获取较少的医疗服务。例如,人权观察发现马拉维的一些埃塞俄比亚囚犯被迫每天16小时站在拥挤的牢房里。人权观察在赞比亚采访的被拘留移徙者,往往未曾见过裁判官或法官。与其他被拘留者相比,这群人的结核病和艾滋病测试率较低,这问题极为严重,因为赞比亚监狱的结核病率比一般人口的结核病率高十多倍。

"无论是男人、妇女和儿童,无论是否透过适当的渠道越过边界,均不应在过程中丧命,"瓦里亚指出。 "一些边境管制及检查政策足以导致虐待或死亡事件,且未能帮助可能最需要援助的人,包括无人陪伴儿童,人口贩运受害者和难民,各国政府应为此感到羞耻。"

美国有成千上万的人因违反民事移徙法被拘留几个月,甚或几年。因为没权得到由政府指定的律师的协助,约有百分之60的被拘留移徙者在没有律师协助的情况下进行所有庭审。人权观察发现,智力低下的移徙者没有律师,往往无法捍卫自己的权利。有些人无法律依据被关押多年。

移徙者仍然因广泛的移徙者政策而面临人权侵犯的危险。南非原本暂停对津巴布韦人进行驱逐出境,却于2010年宣布将继续驱逐,令人担忧大规模的驱逐将招致寻求庇护者的权利受侵犯。与此同时,法国展开备受瞩目的运动,拆除未经许可的罗姆定居点,并将主要是欧盟公民的非法罗姆移徙者遣返回原籍国。

移徙者遭到种族主义歧视和恐外暴力,各国政府不仅缓慢处置该问题,在某些情况下还通过歧视性的政策使其加剧。例如,人权观察发现,意大利的政治话语和政策将移徙者和犯罪联系起来,造成对移徙者不容忍的环境。

不足的国家和国际保护也助长了人口贩运。 2010年,人权观察调查几宗事件:男孩被贩运到塞内加尔后被迫乞讨,人口被贩运到科特迪瓦卖淫,人口被贩运到科威特和沙特阿拉伯从事家庭劳务。

"2010年发生了一连串移徙者被严峻虐待的事件,"瓦里亚称。 "要避免来年再度充满虐待和不公正,各国政府就应快速启动改革的步伐。"

人权观察呼吁各国政府在2011年重点完善对移徙者的保护,包括批准《保护所有移民工人及其家庭成员权利国际公约》(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the Rights of All Migrant Workers and Their Families)。人权观察还敦促各国政府:

  • 确保移民和劳工政策促进有证件的移徙,对无证件的人不要给予不成比例的处罚;
  • 改革劳动法律,就管理不善、往往由移徙者主导的职业 --如家务劳动和农业--推进全面的劳动保障。

 

  • 建立有效的监督和投诉机制,包括:根据需要提供翻译服务;不论移徙者的身份,慎重调查每一虐待投诉;采取措施及时解决劳资纠纷和刑事诉讼;
  • 创建法律上可行的标准,管理获取医疗服务的权利等拘留的条件,并加强监督措施以对虐待进行预防和响应;
  • 独立审查驱逐政策,确保那些被强制驱逐的人有权上诉,审查应以个人案件进行,不应带有种族或民族歧视;
  • 制定全面的国家战略,加强打击人口贩卖的国际合作工作,包括为幸存者提供服务和康复。

人权观察就移徙工人于2010年遭到虐待的报告中的一些具体例子:

  • 埃及和以色列 - 一群人试图穿越西纳半岛边境进入以色列,遭埃及边界警卫开枪,至少28人死亡。被以色列强行遣返回埃及的移徙者和难民可能将遭到任意逮捕和拘留,以及军事法院的不公正审判。
  • 法国 - 法国展开备受瞩目的运动反对东欧罗姆人,强行驱逐住在未获批准的营地的罗姆人,并将罗姆移徙人(多数为欧盟国家公民)遣送回原籍国。
  • 希腊和欧洲联盟 - 其他欧盟国家要求将移徙者和寻求庇护者遣返回希腊,共计10,000次。希腊为他们进入欧盟的入境站。但希腊的移徙者和寻求庇护者被关押在未达标准的环境,无人陪伴的移徙儿童和其他弱势群体均未能得到协助或只能得少许的帮助。
  • 匈牙利,斯洛伐克和乌克兰  - 被匈牙利和斯洛伐克遣返回乌克兰的移徙者 --其中包括求庇护者和无人陪伴的儿童--被乌克兰边防警卫服务监管时,往往遭到严重的虐待。 克兰是另一个进入欧盟国家的入境口。
  • 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 - 两国政府就改善在马来西亚工作的印尼家庭工人得到的保护,未能达成一致的意见。会谈因最低工资和招聘费用规定问题而被拖延。
  • 意大利和利比亚 - 船民(绝大部分来自撒哈拉以南的非洲)被利比亚海岸巡逻队制止入境,巡逻队的船只由意大利捐赠,船上有意大利工作人员。移徙者需要的保障未经充分检查就被遣返回利比亚,且往往被拘留在不人道的和有辱人格的环境。
  • 哈萨克斯坦 - 许多来自吉尔吉斯斯坦的移徙工人,往往连同子女,面临雇用他们从事季节性工作的哈萨克斯坦烟草农场主的虐待。这些农场主与世界最大的烟草公司之一,菲利普莫里斯国际公司(Philip Morris International)的分部公司菲利普莫里斯烟草哈萨克斯坦公司[Philip Morris Kazakhstan (PMK)] 签约,为公司提供烟草。两家公司已答应要作重大改革,以解决这些虐待。
  • 科威特 - 该国的移徙家庭佣工中,有超过66万人来自亚洲和东非。移徙者赞助制度的限制以及科威特劳工法例给予的保护将这些工人排除在外,使受虐待的工人难以辞职,而那些"未经许可"辞职的人面临刑事处罚风险。
  • 黎巴嫩 - 在审查黎巴嫩的114个影响移徙家庭工人的司法决定后,人权观察发现它们缺乏可接触的申诉机制,冗长的司法程序和严格的签证政策使数多工人难以举报虐待,即使提出了申诉也难以得到解决。
  • 马拉维 - 在马拉维,约有230名埃塞俄比亚人审讯时无翻译员协助,却被判入狱。一些在押人员因为语言障碍,无法与官员沟通,不能报道其健康问题,关押条件比其他犯人更为恶劣。
  • 沙特阿拉伯 - 一些移徙家庭工人只能在返回原籍国家后投诉受到严重的身体虐待,因为他们仍然无法接触到沙特的投诉机制。
  • 塞内加尔和几内亚比绍 - 至少有50,000名男孩居住在相等于现代奴隶制的环境。他们的父母送他们到塞内加尔的古兰经学校居住、上学,许多人被管理学校的人强迫行乞,每天工作多达十小时。
  • 南非 - 自2005年以来,多达300万津巴布韦人为逃避国内的政治迫害和经济崩溃,力求到南非寻找避难和经济机会,南非当时为他们提供暂时性的特别保护。2010年,南非宣布结束其对津巴布韦人驱逐的暂停,令人担忧大规模驱逐将导致寻求庇护者的权利受侵犯。
  • 西班牙 - 加那利群岛政府决定将200名无人陪伴的移徙儿童留在紧急庇护所,这些庇护所不受正常护理法规管辖,使儿童面临虐待的危险,福祉受到威胁。
  • 泰国 - 移徙工人举报遭到各种虐待,包括被拘留时遭酷刑、勒索、性虐待、人口贩卖、强迫劳动、组织限制、对申诉者的暴力报复,甚至杀戮。当地警方和官员经常无视或未有效调查移徙者的申诉。
  •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 纽约大学、古根海姆基金会和他们的国有合作伙伴宣布新合同保障,保护在阿布扎比的萨迪亚特岛上的建筑项目--纽约大学和的古根海姆分部--工作的工人。然而,新措施缺乏明确的执行条款或独立的第三方监督。
  • 美国 - 美国劳动法未能提供农业儿童工与其他儿童工相同的保护,使他们面临危及健康、安全和教育的工作的危险。

赞比亚 - 在赞比亚,被拘留移民被拘留长时间,有时面临生命危险。人权观察及其合作伙伴采访的人中,只有38%曾见过裁判官或法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