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8日,首都科纳克里的反对派支持者游行后,在一体育馆进行示威抗议活动时,被几内亚安全部队枪击。死者(图)在屠杀事件中被杀害,家人确认死者的身份后,悲痛万分。2009年10月2日,57名死者的遗体被送到大法伊察清真寺,其中包括这名死者。

© 2009 路透社

(达喀尔) - 人权观察组织今天致几内亚的新过渡政府一封公开信,在信中表示政府应采取具体行动,为首都科纳克里一体育馆于2009年9月发生屠杀案件的受害者伸张正义。其中150多名反对派支持者在屠杀中丧生。人权观察也指出,政府也应寻找怀疑已死亡的失踪者的遗体,并暂停涉嫌参与屠杀和其后的暴力事件的官员。

人权观察呼吁临时总统,塞古巴•科纳特准将,和过渡政府总理,让•马里•多雷,符合国际标准采取协调行动,以防止、调查和起诉几内亚安全部队犯的侵权罪。人权观察还表示,在6月选举之前期间,政府应该监督安全部队以防他们企图恐吓或操纵候选人或选民。

 “科纳特和多雷有机会制止在几内亚犯了罪还可以逍遥法外的持续现象,并终止暴力事件。” 科琳娜•杜夫卡(Corinne Dufka),人权观察西部非洲部门的高级研究员,说。“使犯罪者为过去的侵权行为负责任、把社会建立在法治上,都是今天,不是明天,所该做的。”

2010年1月15日,该国2008年的政变军人首领穆萨•达迪斯•卡马拉上尉下台,为建立一个平民过渡政府开辟了道路。前反对派领袖多雷于2 月15日宣布了过渡政府的人员,并为选举制定了日期。选举后,几内亚将是个完全文官統治的国家。

几内亚需要拆除一个侵权者知道永远无需面临调查或起诉而高枕无忧的制度,一个受害者需要在人生摧毁后自己捡起残留的碎片的制度。人权观察在信中敦促两位领导人在几内亚残暴的过去和拆除制度工程之间划清界线,不让暴力事件再度发生。

几内亚公民为日益恶化的经济分别在2006年和2007年进行示威抗议后遭到暴力镇压,造成150人死亡,1700余人受伤。到了今天没人被要求为此承担责任。其他无人承担责任的事件包括:2009年9月28日蓄意袭击在体育场集结的反对派支持者以致150至200几内亚公民遭杀害;猖獗的腐败和不当管理几内亚的丰富天然资源阻碍民众获取基本医疗服务和教育。

人权观察还关注两名高级军事官员2009年12月晋升职级和2月16日获得总统令,再度确认其高级政府职位。人权观察和联合国的调查结果显示这两名官员与多起酷刑、杀戮和强奸有密切牵连关系。官方目前公正调查两名干事,克洛德•皮維上尉和Moussa Tiégboro Camara中校,在2009年暴力事件和其他严重侵权案中扮演的角色。人权观察呼吁在调查期间停职两名干事。

皮維上尉涉嫌参与体育场屠杀后的镇压行动,包括当晚袭击政治领导人的住宅。他也涉嫌参与以下的犯罪行为: 2008年进行酷刑,受害者包括地方警察人员;包括盗窃的犯罪行为;2009年12月杀害两名涉嫌企图12月3日暗杀政变领导人的士兵。

Tiégboro 中校亲自率领的一宪兵单位动用致命武力来对付在体育场汇合的反对派支持者。他涉嫌积极参与大屠杀和后来发生的性暴力事件,据称在性暴力事件起较小的作用。9月大屠杀后,数名被拘留于Tiégboro 中校管制的一暂时拘留所的男子声称受到严重虐待。2009年6月,Tiégboro 中校公开号召青年群体非法私自执法,“当场焚烧所有武装抢劫的武装土匪”。

“9月暴力事件的受害者得忍受大屠杀的参与者继续为总统卫队工作,” 杜夫卡说。“更糟的是,包括皮維上尉和Tiégboro 中校在内的许多被指控为肇事者,已获晋升,也获政府官员职位为奖励。”

继9月的暴力事件后,国际刑事法院已开始分析几内亚的局势。法庭是否会对此展开调查的一项决定因素是,几内亚的国家法院是否愿意也有能力对罪犯进行调查和起诉。

人权观察表示,外界关注司法无法独立于行政部门,资源不足,制度腐败,因此为确保国内的调查和起诉进程公平、公正、独立、有效,应该使用所有可用的专业知识。

人权观察还呼吁科纳特和多雷资助National Observatory for Democracy and Human Rights,一负责调查目前进行的侵权罪行的几内亚机构。人权观察也呼吁两位领导人让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2007年1月至2月发生罢工有关,造成至少137死亡的暴力事件。

人权观察表示,当局应保障阿布巴卡尔•迪亚基特(Abubakar "Toumba" Diakité) 中尉如被拘留,还有其生命权和公平审判的权利。迪亚基特中尉被指控为9月暴力事件的主要肇事者之一,他自达迪斯•卡马拉被企图暗杀后躲藏起来了。

“几内亚的新领导人任重道远。”杜夫卡说:“他们的成败应该透过他们如何处理过去的暴力,恢复法治来衡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