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观察组织今天公布的报告指出,原本可以医治的严重疼痛却因为许多国家缺少止痛药物,让全球千百万人饱受痛苦。该组织表示,于2009年3月11日展开的联合国药品特别联大(特别联大是联合国大会特别会议的简称)应讨论这项问题。

报告题为《"求求你,别再让我们难受了..." :获取止痛治疗是个人权》,长达47页。人权观察在报告中指出,痛药物供不应求,各个国家只要解决致使短缺的原因,便能大幅度让更多人获取药物。药物无法有效分配的原因包括:无法制订良好供应和分配系统;缺乏政府政策以确保止痛足够药物;医护人员未获充足指示;过分严苛管制药物的法规;医护人员对法律制裁的恐惧。

人权观察的健康和人权部门高级研究员,迪德瑞克·洛曼(Diederik Lohman),说:"严重的疼痛可以轻易用廉价药物治疗,所以我们没有借口让百万人数在痛苦中活着和死亡。联合国药品首脑会议让各国政府有机会履行承诺,停止这种不必要的折磨。"

人权观察还在报告指出,国际法规定各国应通用麻醉药品以治疗疼痛,并同时防止人们滥用药品。但国际焦点聚焦于防止药品遭滥用,许多国家便忽视了其提供药品的义务。《1961年麻醉品单一公约》阐明药品对止痛、止痛苦的作用是 "必不可少"。

洛曼说:"联合国毒品条约以为,可以在防止滥用麻醉药品和确保医疗使用到药品之间取得平衡。实际上,各国政府为防止滥用药物,实施严格的法律和政策,完全忽略其义务,确保病人能够合法获取止痛药物。"

因此虽然条约早在50年前被通过,但确保治疗疼痛的麻醉药物供应充足仍是个未兑现的承诺。 2009年2月,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全球因无法获得充分治疗而饱受痛苦的人数多达几百万人,其中包括5.5 百万名末期癌症病患者和1 百万名末期艾滋病患者。

联合国药品特别联大于3月11日和12日在维也纳举行。各国到时将为全球毒品政策制定10年的优先事项。特别联大前举行的初步谈判几乎完全只关注预防非法使用受控物质,无视在医疗使用受控物质时,供不应求。

洛曼说:"联合国首脑会议应为让更多人容易获取止痛药品,设立清晰、可衡量的目标。要‘猛打毒品'并不代表政府就应该拒绝提供止痛药品,对千百万人被痛苦折磨视若无睹。"

报告的若干语录:

 "我足足两天一直感觉到身前、身后的剧痛。我还以为我会死。医生说没有必要用药物止痛,那只是个血肿罢了,疼痛会渐渐自行消失。我因为痛,彻夜一直尖叫。"

来自阿喀拉拉邦(印度)的一名男子于2008年3月20日向人权观察阐述他的住院经验。他在工作场地意外中损伤脊髓后入院。为了保护他的隐私权,在此无法透露其名字。

"癌症正杀害我们。现在,疼痛快要杀死我,因为我这几天到了很多地方,都无法找到吗啡注射。卫生局局长先生,请您别再让我们受苦了。"

2008年9月12日,刊登在卡利(哥伦比亚) El País报纸的一份广告。广告由子宫颈癌病患者的母亲刊登。

"医生害怕吗啡。。。(肯尼亚的) 医生习惯病人在痛苦中死去。。。他们甚至认为这是死亡的正常状态。如果你不这样死去,他们会觉得可疑,(甚至怀疑)你过早死亡。"

人权观察于2007年6月采访John Weru博士。Weru博士来自内罗毕(肯尼亚),是一名医院医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