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各斯)-- 人权观察在今天发布的一份报告里说,尼日利亚最富有的石油生产州地方政府官员正挥霍浪费着日益增加的,可用来向该国最贫穷的人们提供基本的医疗和教育服务的收入。人权观察发现,政府未能解决基层腐败,违反了尼日利亚向本国公民提供基本医疗和教育服务的义务。

这份长达107页的题为《印章罚款:尼日利亚河流州地方政府的腐败和管理不善对人权的影响》的报告详细描绘了发生在尼日利亚欣欣向荣的石油产业心脏地区的地方官员滥用公共资金,及其对初级教育和基本卫生保健所造成的祸害。该报告是在河流州多次访谈政府和援助 机构的官员、公务员、医护人员、教师、民间团体及当地居民的基础上产生的。人权观察还分析了州政府和地方政府的财政预算.

人权观察非洲部主任彼得•塔克拉木布德(Peter Takirambudde)说,河流州的许多州级和地方级官员正挥霍或盗用着原本可用来提供重要卫生和教育服务的公共资金。近几年来,该州和地方预算急剧扩大,而管理不善和盗用公款的行为使基本的卫生和教育服务处于可怕的衰退状态。

人 权观察组织呼吁尼日利亚各级政府立即实行关键性改革,使州和地方政府更加透明,也更能够被公众接受。改革应确保反腐败机构的司法独立性,并给予必要的资源使得他们有能力在河流州和其他地方对抗基层腐败力量的抵抗。各级政府出版和传播其使用公共资源详尽而准确的信息是极为重要的。

自1999年以来,河流州23个地方政府总收入增加额已超过四倍。2006年河流州政府的预算是13亿美元,远远高于西非许多国家。但这一额外收入并未转化成地方政府加强濒临崩溃多年的基础教育和卫生保健制度的努力。

按照尼日利亚国家宪法,尼联邦政府将大部分提供初级保健和基础教育服务的责任授予774个地方政府。根据国际法,尼日利亚有责 任最大限度地利用其现有资源,以逐步实现尼日利亚人的基本健康和教育的权利。虽然联邦和各州政府制定政策并提供其他形式的支持,确保提供日常服务的职责在于地方政府,河流州许多地方政府却已完全忽视这些责任。

报告记录了近年来流入地方政府金库的收入是如何被严重挪用或偷盗的。许多地方政府挥霍巨款来建设新的政府办公楼和其它大型工程,却缩小对医疗保健和教育的开支。某个地方政府只将其总收入的2.4%用来作为维持其 摇摇欲坠的小学基建的支出,而30%的预算被用于其主席和部分立法委员办公室的工资和经费开支。一些地方政府主席拨出比他们管辖下的学校和医疗诊所的费用高得多的钱作为自己的旅行和"杂项开支"。一位对此不满的居民说,“他们能做的只有为自己建造豪华的总部,安装空调,购置车辆并驱车来回。"

政府收入的相当大的一部分也明显地被盗用。一名当地政府主席将巨款花费在一系列子虚乌有的项目上,其中包括一个既无水也无鱼的“示范鱼池”和从未建立起来的“足球学院”。另外一个政府预算中的一项预备拨款是要用来付给100多个“功能委员会及礼宾人员”的,而这些人员的责任,如果还存在的话,则是完全未明的。他们的工资总额却超过了所有当地政府卫生部门的雇员。一名地方政府主席经过司法调查被发现犯有非法地将丰厚的维修等项目合同批准给自己,在某些情况下他并未兑现所负责的服务。

公务员、卫生工作者和其他人告诉人权观察,称地方政府预算中拨给医疗保健和教育的钱从未达到过其预定的标的。许多卫生工作者的薪酬被拖欠几个月--尽管他们的工资已被列入预算。一所小学的教务主任告诉人权观察说,当他就他的学校欠缺例如粉笔等材料向当地官员抱怨时,那位官员告诉他,地方政府没有用于教育的钱。人权观察参观一些诊所时发现那里装备不足。士气低落的工作人员几乎无法提供任何服务。在某些情况下,员工们干脆锁上大门并放弃工作岗位。河流州许多小学没有课桌、课本或其它教学材料,并在没有水和厕所的摇摇欲坠的建筑物里上课。

一位在阿库库托鲁地方政府接受人权观察采访的教师说:“我们于1957年开始生产石油,但看看这座城市吧 – 政府什么都没有为我们做。”他说,地方政府有责任帮助学校,但他们没有。他们没有给我们任何支持… …我们需要的是教科书、教学资料,还有厕所。

河 流州政府负责监督其管辖内地方政府的行为。但地方一级政务当中的许多问题却恰恰反映出州政府本身的行为。 譬如,2006年州长办公室每一天的旅行预算大约为65,000美元,另外还有未指定“拨款” 、“赞助” 、“捐款”等总额为92,000美元。这一官方的奢华与大部分人口得不到国家所提供的任何服务的状况形成鲜明对比。

塔克拉木布德说,河流州的地方政府腐败是惊人地无耻,并且已造成了巨大的苦难。然而,无论河流州还是联邦政府,没有能够做到接近于解决地方上的贪污或惩罚肇事者的程度。

公 开批评州政府滥用公共资源显得困难,因为河流州政府拒绝公布其预算并从公众隐瞒有关州政府开支的基本信息。 公开批评过州政府所作所为的一些新闻记者和公民社会人士遭到过来自政府安全人员和与河流州政客们关系密切的地痞流氓的骚扰、恐吓和甚至暴力。

政府未能履行其提供基本的医疗和教育服务职责当中的人为影响不仅限于河流州。五分之一的尼日利亚儿 童在5随之前死亡。这一统计数据可被解释为每年有100多万名儿童死亡。许多是因为得了假如尼日利亚的地方政府按照其职责提供了基本的卫生设施就可轻易避免的小毛病而死亡的。曾一度属于非洲最好的学区的该国公共小学在尼日利亚的多数地区已陷入一种绝望而停滞的状态。

自从1999年结束了军事统治,尼总统奥巴桑乔的政府就已发动了其所谓的“反腐战争”。虽然尼日利亚联邦政府在反对腐败和改善透明度方面作出了一些努力,但仍未能解决州和地方一级普遍存在的腐化问题。反腐败斗争已经难以为继,因为政府未能改革其往往奖励政客利用腐败和暴力来颠复民主进程的政治体制,尤其在各州和地方两级。

在河流州,许多现任州和地方政客是通过即使按照该国2003年和2004年全国普选时制定的可怕的标准来说都算得上是舞弊的和血腥的选举来产生的。

塔克拉木布德说,在政府解决存在于政治制度中心附近的根源之前,尼日利亚将不会看到这些问题的完全消失。他说,尼日利亚政府必须确保那些舞弊和腐败的政客无法通过四月份的选举来取得公职。

人权观察认为海外各国应敦促尼日利亚政府以争取在州和地方两级实行更大的透明度和责任度。各国政府应更加注意防止贪官们将腐败所得的钱财隐匿到外国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