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主席胡锦涛先生
中华人民共和国
中南海,西城区,北京
中华人民共和国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先生钧鉴,

对于您即将启程访问苏丹之行,我们表示关注。中国近来对鼓励苏丹政府接受联合国维持和平部队驻守在达尔达富一事采取了正面的步骤。 然而,如果中国欲维持其国际的义务,达到被视为一个拥有责任感的国际权威的愿望,以及证实其为苏丹人民之友的宣称,您的政府对苏丹的问题应该采取更多的行动 。人权观察希望胡主席能在这个星期的苏丹之行中讨论苏丹进行中的冲突及苏丹人民福利的问题。

就您所知,苏丹达尔达富地区的情况在人权和人道方面仍旧是一幕惨局,而在2006年期间情势变得更加恶化。至少有20万人死亡,因内部的冲突而受到计划性的暴力,两百万以上的人民流离失所。援助人员遭受攻击的事件也逐渐增多,严重威胁到本已困难重重的人道支援工作,而目前靠这些人道支援维生的至少有350万人。达尔达富的冲突也已将其邻国卷入其中,在2006年至少有10万乍得人民遭到民兵团的攻击而流离失所,这些攻击包括来自达尔达富的民兵组织,及其内部种族之间愈趋严重的暴行,而这些暴行则是受到达尔达富武装团体的影响。

尽管签署了无数个停火协议,和2006年5月份的和平协议,以及对停止招募民兵,任意空袭所做的片面承诺,苏丹政府仍继续支持以种族为基准的战法来攻击人民,而这种战法则违反了国际人道法。就在最近,2007年1月,国际观察者记载了对达尔达富北部的人民所进行的空袭,人权观察的研究指出,虽然贾贾威德(Janjaweed)民兵团犯下大规模暴行的迹象处处可见,可是苏丹政府在2006年晚期仍继续招募新的民兵人员。

苏丹政府在惩罚那些支使在达尔达富犯下罪行的个人一事上,并没做什么实质上的行动,并且继续延缓和阻碍国际上对保护达尔达富人民的支持。这些政策只会延长和加剧达尔达富和其邻国人民的苦难。人权观察附上了几个最近对苏丹和乍得情势所做的研究报告,因为我们最近才得知,本组织的苏丹研究对中国常驻联合国的官员有所助益,为此我们感到鼓舞振奋。

我们相信中国可采取四个步骤来改进苏丹的情况。

第一,认真考虑支持联合国制裁若干苏丹官员的一个重要措施,这些官员是达尔达富政策幕后的主使人。制裁规章应包括冻结资产和旅行限制,这些制裁在最低限度也应用来约束苏丹国防部长和其他高阶级的官员。中国最近也公开支持对伊朗的核活动所采取的制裁,但在北朝鲜核活动的事件上所加的限制却相对地缓和一些。苏丹危机的严重性不管是对达尔达富的受害者,或是对数百万居住在该区的人民来说,并不下于以上两国的情势。因达尔达富的冲突在该区所引起的不稳定,这些人民目前面临着生命和生计的威胁。数百万的人民之所以遭遇这场梦魇,正是因为苏丹政府支持其境内和边界上的暴虐武装团体的政策。公开要求停止其国内和外交的残暴政策的这个行动能表明中国对区域和平及安全的支持。

第二,与其他安全理事会的会员协力合作,授权为受残害的人民建立一个由联合国经营的信托基金。安全理事会同时也应该要求苏丹政府拨出部分的石油收入来支持这个基金。很显然,数百万依然需要最基本的服务,甚至得靠国际粮食支援来维生的苏丹人民并没有从苏丹大部分的石油收入中获益。光是达尔达富一地,完全或部分依赖国际支援来生存的人民就至少有350万人。至少有两百万人民的家属,房舍和他们所有的资产均丧失于政府军和其民兵团的手中。支持信托基金并不危害到中国的能源利益,也不会造成苏丹的失业状况,并且将表现出中国对战争的受害者所做的支持。

第三,中国必须构建新机制来监督其武器是如何被使用的。中国外交部驻伦敦的官员最近告诉人权观察,中国的“政策是不对冲突地区出售武器的…我们只向合法的政府提供武器,只做自卫的用途,而这样的移交目的应该导向国家和区域的稳定。”然而,人权观察的研究中记载了中国武器的出现,以及苏丹政府,贾贾威德民兵组织,乍得反叛军和达尔达富反叛军使用中国武器的事实。为了让您的政策具有意义,您必须立刻坚持严加控制武器的出口——不管是经双边的协议,或是经中国的私人武器交易商。

第四,中国应该调查苏丹油业的发展与人权侵犯之间的关连。人权观察仍十分关注苏丹在石油经济上所实行的若干策略,其中包括强行迁移居住在油藏丰富地区的农村社区,而这经常是由苏丹的武装部队所指使的指定空袭和地面攻击来达成的,以及在苏丹南部和东南部开采石油所造成的环境影响。而中国采油公司常常在人民抱怨发生各种人权践踏事件的区域里运作。

最后,人权观察鼓励您发布一份有关中国在过去的十年里对苏丹政策的概观或白皮书。您一定同意,中国的行动引起许多国际间的困惑。能让大家清楚地了解一下中国主动采取了什么样的行动是为了每个人的好处,也包括了中国自身的好处。

实践以上的步骤将有助于表明中国对苏丹的关心不仅仅是在确保中国取得石油供应的途径,而是关注目前饱受战争煎熬的苏丹人民的福利。并且,此举也将对国际社会发出一个重要的信号,中国对其维护人权的义务是相当认真的。

此致,

人权观察亚洲部执行长 布莱得•亚当斯
Executive Director Asia Division Brad Adams
人权观察非洲部执行长 彼得•塔基朗巴帝
Executive Director Africa Division Peter Takirambudde

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