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美国:解决抗议背后的结构性种族主义

应起诉弗洛依德命案涉案警员、制止警察对示威者施暴

Demonstrators gather at the Minnesota governor's mansion Monday, June 1, 2020, in St. Paul, Minn. Protests continued following the death of George Floyd, who died after being restrained by Minneapolis police officers on Memorial Day.  © 2020 Julio Cortez/AP Photo

(华盛顿特区)- 人权观察今天表示,美国有关当局应采取强硬措施,解决导致全国群众抗议的结构性种族主义。

联邦、各州和地方政府应立法并实施有意义的警察问责措施,大幅减少非必要的逮捕,并且不再利用警察解决有关贫穷与健康的社会问题,过分针对黑色和棕色人种。取而代之,各级政府应投注资源,认真地支持贫困社区以及在健康和教育等多方面抵制长期结构性种族主义的方案。

“带动全美各地群众抗议的愤怒与挫折感,不仅来自个别警员杀害乔治・弗洛依德(George Floyd)的犯罪行为,” 人权观察美国专案主任妮可・奥斯汀希乐瑞(Nicole Austin-Hillery)说。“也来自整个不以人人平等为念、且坐视黑人的生命和身心健全因此被牺牲的执法系统。”

影片显示,2020年5月25日,明尼阿波利斯市警员德瑞克・乔文(Derek Chauvin)将弗洛依德压制在地并以膝盖顶住他的颈部长达8分钟以上。4天后,检方以三级谋杀和二级过失杀人等罪名起诉乔文并将其逮捕,但并未起诉其他涉案警员。人权观察表示,该地区检察官应当立即对弗洛依德命案的另外三名涉案警员提出控告。

弗洛依德之死是长久以来美国警察杀害黑人仅受薄惩甚至免责的又一案例。近年案例还包括:艾瑞克・加纳(Eric Garner)、费兰多・卡斯提尔(Philando Castile)、阿尔顿・斯德林(Alton Sterling)、德隆・斯莫尔(Delrawn Small)、泰伦斯・库拉彻(Terence Crutcher)、布伦纳・泰勒(Breonna Taylor)和其他多人。另有一些黑人男性命案遭检方拒绝侦办,例如今年2月,25岁的艾合茂德・阿尔贝利(Ahmaud Arbery)在乔治亚州慢跑时被两名白人男性杀害。

人权观察说,尽管像弗洛依德这样被视频捕捉到的杀人事件得到广泛的媒体报道,全美各地警察常使用武力和虐待,虽不致死但仍会造成伤害,而且相当普遍,尤其是针对黑人。研究显示,警察对黑人使用武力的比率大大高于白人,包括电击枪、狗咬、警棍和拳打脚踢。人权观察对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市警察局的调查发现,警员对黑人使用电击枪的比率几乎是白人的3倍,而黑人遭受警察暴力的频率则是白人的2.7倍。

警察执法的种族差异也反映许多系统均存在根深柢固的种族差异,例如住房教育医疗保健。人权观察表示,决策者应针对各种领域提出专门方案,打击结构性种族主义的长期影响,从根源解决种族差异。

“黑色与棕色人种每天都遭受不当对待,不该等到一名黑人被警察杀死而且录成视频才引起广泛关注,”奥斯汀希乐瑞说。“这起最糟糕的案件只是整个体系的冰山一角,其中种族主义是结构性的,而非仅是少数坏警察的残酷行为。”

警察滥权还包括不必要的骚扰性拘留和搜查,其动力通常来自种族偏见。大量研究已经揭露,警察的拦检和搜查比率都有明显的种族差异。最近一项调查则发现,美国95%的警察部门逮捕黑人的比率比白人高,有些频率高达10倍。

警察对人进行拘留和逮捕的理由,包括与无住屋和贫困有关的行为,例如游荡和擅闯民宅;根本不应被视为犯罪的行为,例如持有自用毒品性工作;以及应予传唤而非拘留的违规行为。

仅举一例,警察没有必要因为弗洛依德涉嫌使用20元伪钞而将他逮捕。若有充分证据,警员可以发出传票。

全美各地官员均分派警察处置涉及毒品使用、街头流浪、精神健康和贫困等情况,而非注资于适当服务机构,以治安以外的方式解决相关社会问题。各国政府应大幅减少依赖警察执行这些勤务,改为投资于住房、低廉便利的医疗、经济发展与教育──即各种直接解决问题的方案──而非将有需要的人视为罪犯。

数十年来,没有优先考虑此类直接解决方案并为其提供资金,反而优先采用治安手段,将贫困和社会问题视为犯罪,导致美国社会不平等日益恶化,伤害了黑色、棕色人种和贫困社区。

不分种族怀着关注和失望的人们因此在全美各地示威抗议,谴责警察暴力及其背后的不平等问题。警方面对抗议活动常违法动用武力,导致冲突升级和人身伤害。

近日,法律和政策制定者已提出各种解决方案,例如加强监督,包括重新调查警察滥权行为和废除有条件豁免(qualified immunity)──这种法律学说几乎保障所有被控滥权的警员免于承担民事责任。这些重要措施早就应该实施,不过,在那些警察过分执法的社区,这些措施即使实施也需要很多年才能见到成效。

人权观察指出,目前各种方案并未解决一个根本问题,即各州与地方政府当局雇用了太多警力,而且警员被误导以治安手段解决社会问题而进行不必要的逮捕,但这些问题其实不应使用惩罚性的执法手段来解决。

此外,警方必须停止对示威者使用不合法、不必要的武力,包括社交媒体纪录到的这些情况:以警车推搡路障后方数十名显然和平的示威者,许多人被冲撞倒地;将抗议者推倒在地;无区别而且似乎毫无正当理由下使用催泪瓦斯;以及使用胡椒喷雾、发射橡皮子弹和投掷闪光弹

有一则社交媒体帖文显示,全副军用武装的警察配合装甲车在一个看来很平静的社区巡逻。一名警员接到“把他们照亮”的命令之后发射一枚弹药,至少有一位居民在自己的门廊上被直接击中。6月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动用国民兵,使用催泪弹和闪光弹驱散白宫前的和平示威者,以便他可以前往靠近拉法叶广场的一所教堂门口拍摄宣传照。

美国宪法以及美国已批准的《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均保障言论自由与和平集会等权利。该公约适用于联邦、各州和地方政府。执法人员有义务保障和维护这些基本权利。

根据联合国《执法人员使用武力和火器的基本原则》,执法人员在诉诸武力之前应尽可能采用非暴力手段。执法部门任何使用武力的行为都必须符合相称性,并且仅在为解决真实威胁的其他手段皆已证明无效或不可能达到预期结果时才能使用武力。在使用武力时,执法人员应有所克制并按相称原则行事,既要考虑犯罪行为的严重性,也要考虑所要达到的合法目的。

“面对抗议警察暴力、争取种族平等的示威活动,却以更多的警察暴力加以回应,这是不可接受的,” 奥斯汀希乐瑞说。“美国各级政府必须解决驱使民众走上街头的各项问题,否则将无法平息当前的社会动荡。”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