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新冠病毒停课期间,线上教学应保护儿童隐私

今天对教育产品的选择,影响可能延续到当前危机结束之后

儿童利用远距学习资源做功课,巴西,库里奇巴,2020年3月24日。 © 2020 Robson Mafra/AGIF (via AP)

新冠病毒大流行对教育造成的干扰,在速度和规模方面都是前所未见的。到今天为止,已有超过160个国家关闭学校。各国教育当局紧急动员,设法为全世界百分之87无法上课的学生提供远距教学。但在匆忙搜寻适用的网络教学技术──教育科技(EdTech)──的同时,各国政府和学校必须注意将数据隐私纳入选择标准的考量因素。

儿童教育数据受到的保护远远不及健康数据。许多国家都有法规管理个人可识别健康数据的适当利用与揭露,甚至包括紧急状态时期。然而,尽管儿童的学习数据可能同样敏感──包含姓名、住址、行为和其他高度私密的细节,若遭滥用可能伤害儿童及其家庭──但大多数国家尚未制定保护儿童的数据隐私法。因此,各国政府较难有效约束教育科技提供者处理儿童数据的方式。

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合国主管教育的机构──上周公布的大众化远距学习工具清单,就可看出这些问题。以ClassDojo为例,它被批评收集大量儿童数据,而这些数据将与何人分享、在何处存储,均启人疑窦。该公司搬出它的隐私与数据保存政策,其中包括账号闲置一年即删除数据的规定,并强调不会将信息出租或出售给第三方厂商。

阿里巴巴的钉钉(DingTalk)已知与中国政府宣传APP结合,而且可以对办公室员工侵入性监控,近来又被质疑可以让老师在未经同意下远端监视学生。

同样地,意大利政府的教育科技建议清单包括谷歌的G Suite教育版。该公司因为未经家长同意收集儿童信息,最近才被新墨西哥州告上法院。谷歌代表提到该公司的隐私政策,并强调该公司不会将中小学生用户的个人信息用于设定广告对象。该公司曾说这宗诉讼的主张存在“事实错误”。

今天采用的产品──以及它所收集的数据──可能会在当前危机结束后继续使用下去,所以各国政府应当做到尽职调查,不论选择何种技术,都必须让儿童的隐私权有所保障。

世上没有完美的解决方案,在这样一个前所未见的时刻,各国政府必须发挥最好的判断力。唯有将儿童的权利放在第一位,世界各地的家长、老师、学校和政府才能凭著更良好的风险意识,规划出既公平又便利可及的远距学习方案。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区域/国家

标签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