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中国:国际足联自毁世俱杯规则

FIFA轻视人权,拒公开北京主办安排

国际足联(FIFA)主席因凡蒂诺出席FIFA理事会,正式宣布2021年FIFA俱乐部世界杯将在中国上海举行,2019年10月24日。 © 2019 Imaginechina via AP Images

 

(纽约)-人权观察今天公布与国际足球联合会(FIFA通讯内容并表示,FIFA意外选择中国主办2021年世界俱乐部杯赛事,无视本身有关招标程序人权承诺

2019年3月,FIFA将联合会杯参赛队伍由8 队扩增为24队,同时更名为世界俱乐部杯(世俱杯)。8个月后的10月24日,FIFA主席因凡蒂诺在上海宣布FIFA已选定中国为2021年世俱杯主办国。但不符于FIFA章程和政策,事前未经公开招标,也没做利益相关者谘询和人权风险评估。

“FIFA漠视自身的人权承诺,将世俱杯主办权交给中国,”人权观察全球倡导主任明奇・沃登(Minky Worden)说。“FIFA送出的讯息是,其他国家适用的规则不适用中国。”

FIFA给人权观察的回信中提到适用于中国的“国际公认人权标准”──但FIFA并未公布与北京之间的主办安排或任何协议。

据人权团体和媒体纪录,中国政府正在实行严重人权侵犯,包括虐待劳工大规模任意拘押大规模监控酷刑严格限制记者以及不当对待被关进新疆“政治教育”营的一百万维吾尔和其他少数民族穆斯林。这些侵权行为将直接影响参与FIFA世俱杯的各种团体,包括世界各地运动员和球迷、球场建筑工以及记者等等。中国国内没有媒体或互联网自由,而这是担任FIFA赛会主办国的核心要件。

人权观察于10月29日致函FIFA,要求这个世界足球运动主管机构说明此次决定,何以在未经利益相关者谘询且有显著人权风险之下,将这一重要赛事委托于中国官方主导的足球协会。利益相关者谘询和人权风险评估都是联合国《商业与人权指导原则》(指导原则)的要求,FIFA已经加以签署并纳为本身政策。

FIFA在2017年制定人权政策,规定该世界足球主管机构有责任查明并解决本身运作造成的负面人权影响,包括采取适当措施预防和减轻人权侵害。FIFA人权政策第7条规定,“FIFA将与相关政府当局和其他利益相关者进行建设性对话,尽力维护其国际人权责任。”这包括在做出重大决定前经过独立人权顾问委员会审议,并且广泛谘询利益相关者,包含潜在受影响的群体和个人及其合法代表。在FIFA“革新招标程序”的前言中,因凡蒂诺写道:“FIFA对世界足球运动负有责任,应以合乎伦理、透明、客观及不偏不倚的方式执行招标和评选程序。”

10月在上海,当他被问到世俱杯招标过程及独立人权审查时,因凡蒂诺答道:“FIFA的使命是在全世界组织足球和发展足球”,刻意回避有关该组织为何忽视本身政策的问题。

FIFA在11月7日回覆人权观察的信函中,并不否认它应当在事前征询利益相关者,以符合其“招标与主办FIFA赛事的广泛人权要件”,但声称中国世俱杯是受迫于“较短时间表”的“试点做法”。

“时间因素不能压倒FIFA在中国和其他主办国满足人权要件的责任,”沃登说。“较短的时间表其实只会让人权风险评估更加重要。”

人权观察指出,人权议题过去也曾在时间紧迫下处理。今年5月,FIFA曾就2022世界杯应否扩大到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以及其他海湾国家的问题,向人权团体征询意见。2018年,FIFA曾要求加拿大、墨西哥、摩洛哥和美国在投标前必须完成独立人权风险评估和利益相关者谘询,并且提交人权策略

中国足球员无法免于北京对基本权利和自由的压制。2018年,新疆当局逮捕一名未满20岁的维吾尔族职业球星叶尔凡・叶孜木江(Erfan Hezim),他当时是中国国家青年足球队成员。被视为“中国最有希望的年轻足球员之一”的叶尔凡,可能因为曾经出国训练及参赛而被关进新疆“政治教育”营,直到2019年才释放。但FIFA从未就他的案件发言。2019年初,另一名足球新星艾尔帕特・阿布雷克雷姆(Erpat Ablekrem)也因为与逃往国外的亲人保持联络而在新疆入营拘押。艾尔帕特目前仍然在囚。

授与主办权,必须由FIFA和主办国签订书面协议。但FIFA没有公布中国世俱杯主办协议的条文内容。公开透明是联合国《指导原则》的关键项目。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已从2014年起公布主办城市协议内容

“若欲补救此次程序的健全性,FIFA必须立即公布与中国的主办安排和任何协议,将人权推前置中,并且充分落实保护机制,”沃登说。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区域/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