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民众借华为财务长孟晚舟出庭机会,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最高法院大楼前举牌,要求中国释放斯帕弗(Michael Spavor)和康明凯(Michael Kovrig),2019年5月8日摄于加拿大温哥华。

© 2019 路透社/Lindsey Wasson

虽不意外,但十分讽刺──加拿大领导人出声支持香港公民和平示威权,中国政府随即回呛加国“停止干涉中国内政”。但中国现在毕竟是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一员,而该机构负有促进人权、处置所有联合国成员国侵权行为的职责。

加拿大还批评了中国内地的严重人权侵犯。一百万突厥裔穆斯林被任意逮捕,关进政治教育营。全国各地无数人权运动者、律师和作家,因为和平批判中国政府而被定罪下狱。中国并且持续加强其互联网审查制度,不容任何异议。

对此加以批评,不是干涉内政。人权,包括和平集会和自由表达的权利,是人人普遍享有且不可让渡的。《世界人权宣言》就是在提醒联合国成员国,它们已经承诺要促进对人权和基本自由的普遍尊重。因此,只要人权受到侵犯,不论发生在什么地方,各国政府都应该发声抗议。

不过,加拿大所捍卫的不再只是中国人的权利,而是自己国人。被中国刑事司法黑洞吸进去的加拿大人已经愈来愈多。

2018年底,中国当局逮捕两名加拿大公民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迈克尔・斯帕弗(Michael Spavor),外界多认为是为了报复加拿大逮捕中国科技业龙头华为高管孟晚舟。大约200天以后,这两人还是无法会见律师或家属。1月,加拿大籍的罗伯特・谢伦伯格(Robert Schellenberg)也在不寻常的迅速重审之后被改判死刑,显然又是针对孟晚舟案。

不过在这些事件之前,早就曾有加拿大人沦为中国彻底漠视法治的牺牲品。

自2006年至今,加拿大籍维吾尔裔穆斯林传教士玉山江(Hussein Celil)因为不清不楚的恐怖主义罪名被打入中国大牢,不允许领事会见。加籍华裔商人及法轮功修炼者孙茜于2017年被捕,罪名是“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中国政府经常引用这个罪名处置被查禁的法轮功信徒。同年,加籍华裔富豪肖建华从香港酒店公寓被中国公安押走,严重违反香港主权移交协议。肖建华被控行贿和操纵股价,目前候审中。

香港住著30万左右加拿大公民,许多人热中民主抗争。一旦示威受到镇压,很可能会有加拿大人遭到检控。而香港司法系统日趋政治化,多位雨伞运动领袖因和平示威竟被定罪就是一例。

即便在加拿大土地上,也有许多中国移民和加拿大公民感到难以行使言论、集会自由等宪法权利,因为这样做可能引起北京报复。

在加拿大的维吾尔人担心,公开谈论新疆高压统治将会造成他们留在中国的亲戚直接被抓进拘留营。加拿大华人也担心,批评中国政府可能影响他们的升迁或商机,以后没法再回国,甚至国内的家人可能被捕。

有些加拿大华人告诉我,就连上课或开会这些比较私密的场合,他们也不敢表露自己的想法。这种威胁感是实在的,因为中国政府素来善于在全世界监控留学生和华裔移民。

中国正在加紧运用其不断增长的全球影响力,破坏国际人权保障。

在联合国,它不断压抑对其人权纪录的负评,并采取行动削弱联合国的核心人权机制。该国还向其他威权国家输出监控与审查技术和专门知识,协助它们提升社会控制力。在中国通过“一带一路”进行重大投资的国家,当地政府也在北京压力下逮捕批评中国政府人士,打压抗议“一带一路”项目破坏生态环境的和平示威。

加拿大人大可不必为北京的暴怒指控而感到不安,反而应该为维护普世价值而觉得骄傲。他们应该要求加国政府以坚定立场声援香港的和平抗争,为中国人民的基本自由鼓与呼,并且抵制中国式高压统治传播到加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