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刑事法院永久院址设于荷兰海牙。

© 2018 Marina Riera Rodoreda/人权观察

(纽约)-人权观察今天表示,在2019年7月17日国际司法正义日这一天,国际刑事法院成员国应重申维护并强化此一重要司法机构的承诺。创建国际刑事法院的《罗马规约》就是在1998年的7月17日获得120国赞成通过。

“成立21年后,国际刑事法院的重要性已超乎当年创建者的想像,”人权观察国际刑事正义部主任理查・狄克(Richard Dicker)说。“尽管法院面临诸多挑战,它的使命和创建精神依旧绝顶重要。”

此次周年纪念正逢联合国可持续发展高级别政治论坛在纽约召开。可持续发展目标16(SDG 16),即和平、正义与强大机构,是今年会议排定审议的目标之一。SDG 16凸显可持续发展和法治之间的紧密关联。国际刑事法院作为《罗马规约》体系构建残暴犯罪问责网络的主心骨,可以通过追诉世界最严重罪行、促进法治和为被害人伸张正义,为达成SDG 16做出贡献。

在当前艰难的国际环境中,国际刑事法院虽然势单力薄,却是以规则为基础的全球秩序不可或缺的要角。由于本身的失误,以及独立性受到外部威胁,该法院正面临许多严重挑战。人权观察指出,该法院一年来的绩效不彰显而易见,不论在政策面或执行面都有改革的必要。

1月15日,国际刑事法院审判分庭认定检方未能提出足供继续审理的证据,宣告前科特迪瓦总统巴博(Laurent Gbagbo)无罪。假使检方所提的证據無法证明嫌疑人的罪行超越合理怀疑,无罪开释當然是合法且必要的结果,但法官卻遲至口头宣判后6个月的7月16日才提交书面理由

4月12日,预审分庭以一致决定驳回检察官调查2003年5月起阿富汗武装冲突期间重大犯罪的请求。该庭法官认为这项调查不符合“司法利益”,因为“在阿富汗情势的当前状况下,进行有效调查和起诉的机会渺茫。” 这种对“司法利益”的不当解释,使司法决策掺杂了政治和实际的考量。

前述决定和其他近期发展凸显该法院存在弱点,包括司法程序缓慢、对被害人期望的管理、欠缺合作以及资源不足。此外,由于现有10个国家正在进行初步审查,另有10个国家正在进行调查,检察官的工作量远远超过目前和可预见未来的人员负荷能力。

这些问题需要正视解决,而非背弃法院使命。人权观察指出,若欲有效改革法院政策与实践,首先应当成立一个独立专家工作组,负责评估法院面临的各项重大议题。

其他国际法庭和混合法庭也曾实施这样的独立专家评估,例如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以及塞拉利昂问题特别法庭

2020年底的国际刑事法院成员国大会将大幅改选法院领导层,包括一名新任检察官和六名新任法官。人权观察表示,独立专家评估可以为这次改选提供重要依据,同时还可提供一系列建议,做为下届检察官和法官的工作指引。

国际刑事法院还面临到极为严峻的外部挑战。一些带有敌意的非成员国正试图阻挠国际刑事法院的调查,削弱其独立性。

在特朗普政府执政下,美国政府对国际刑事法院发动了前所未有的攻击。3月15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宣布美国将对国际刑事法院部分官员实施签证禁令,因为他们涉及该法院可能对涉嫌在阿富汗犯罪的美国公民进行调查。他表示,同样的政策可能被用来阻止国际刑事法院调查包括以色列在内的盟邦国民。4月初,美国撤销了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的签证。

由于检察官己对拒绝在阿富汗开展调查的决定请求复议,对巴勒斯坦的初步审查也还在进行,美国行政部门对国际刑事法院的态度不太可能有所转变。人权观察对此表示,国际刑事法院成员国必须抵制来自华盛顿的压力,减轻其对司法独立的威胁以及对法院工作造成的寒蝉效应。

“国际刑事法院需要改革,因为《罗马规约》体系的根本价值远比国际刑事法院的绩效缺陷来得重要,” 狄克说。“国际刑事法院的官员、成员国和公民社会团体必须正面迎击挑战,强化国际刑事法院的实务运作,并使它得到各成员国更强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