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伯特・伯恩斯坦,摄于1997年。

© Viviane Moos/CORBIS/Corbis 盖帝图片社提供

(纽约)-人权观察敬悼罗伯特・伯恩斯坦(Robert L. Bernstein),他是出版界耆宿及人权倡导者,由他组织起来的各界人士与团体最终形成了人权观察。伯恩斯坦担任人权观察首任董事会主席直到1990年,而后膺选终身荣誉创始主席。他已于2019年5月27日去世,享年96岁。

“伯恩斯坦以先见之明,洞悉维护国际人权之重要,” 人权观察执行董事肯尼思・罗斯(Kenneth Roth)说。“他尤其致力于保护勇于批评高压统治的异议人士,为此殚精竭虑。”

伯恩斯坦起初为捍卫写作自由而投入人权工作,曾于1970年代协助作家群体在莫斯科书展上抵制苏联出版审查。为此,他在1975年创立自由表达基金(Fund for Free Expression)并担任主席,又于1978年成立赫尔辛基观察(Helsinki Watch),相关团体后来形成人权观察。

伯恩斯坦在苏联驻纽约领事馆外声援作家布柯维斯基,1978年。

“伯恩斯坦善于启发他人参加人权运动,主要是因为他能向侵权者表达内心义愤,向受害者传达深切同情,” 与伯恩斯坦和作家杰利・雷伯尔(Jeri Laber)共同创立赫尔辛基观察的人权活动家阿叶・内伊尔(Aryeh Neier)说。

伯恩斯坦于1966年成为蓝灯书屋(Random House)执行长。作为蓝灯书屋负责人,他是同代出版人的翘楚,也是言论自由的旗手。他聘请小说家东尼・莫里森(Toni Morrison)担任蓝灯书屋主编,推广苏斯博士(Dr. Seuss)著作。他大力声援受迫害维权人士,例如萨哈罗夫、哈维尔和魏京生,出版他们的作品,助其成为全球家喻户晓人物。

伯恩斯坦、内伊尔、雷伯尔和其他人在1978年共同创办赫尔辛基观察时,这个机构的规模很小,但肩负远大目标:监测苏联集团各国政府对1975年《赫尔辛基协定》人权条款的遵行情况。很快地,美洲观察(Americas Watch)成立,监督拉丁美洲地区侵犯人权与违反战争法行为,包括美国在其中的角色。其他各区域的“观察委员会”(Watch Committees)也在1980年代陆续成立。1989年6月北京发生「六四」屠杀后,伯恩斯坦开始特别关注中国人权,支援该国维权人士。

今天,人权观察已大幅成长为近500名全职员工,在100个国家例行覆盖广泛国际人权与人道法议题,不分经济社会权利和公民政治权利,调查对象包括各国政府、叛乱团体、企业和其他主体。

“伯恩斯坦总是从大处着眼──他认为普通公民可以阻挡专制独裁,促其改弦易辙;但从小处着手──关注人权侵犯的受害者,不仅是他们遭受的迫害,而且关切他们的人生:他们有工作吗?成家了吗?需要医疗照护吗?有地方住吗?他都会伸出援手,” 长期担任赫尔辛基观察执行长的雷伯尔说。“伯恩斯坦以身作则,证明不厌其烦坚持到底是人权工作的有效方式,对人权侵犯表现情绪是可以的,而且在办公室里是允许友谊和幽默的。他要求我们永远不能忘记人权观察始于“人”字。

罗伯特・伯恩斯坦出席人权观察年度餐会,纽约,2019年3月13日。

© 2019 Jason Smith

2009年,伯恩斯坦曾公开指谪人权观察有关以色列人权的报导。人权观察及其董事会回应指出,本组织在该地区的工作严谨扎实,旨在促进以色列遵循举世一体适用的各项原则与标准。伯恩斯坦直到去世前不久仍担任人权观察中东与北非区顾问委员会成员。

伯恩斯坦家族在耶鲁大学纽约大学设立了以伯恩斯坦为名的奖学金。伯恩斯坦学者们在毕业后大都进入人权观察和世界各地人权组织工作。

“伯恩斯坦具有强大的人格感召力,直到生命最后一刻都在热情倡导改善世界的理念,” 伯恩斯坦学者,创立以色列人权组织 Gisha,后出任人权观察以色列-巴勒斯坦分部主任的萨利・巴希(Sari Bashi)说。

“伯恩斯坦提出了一个根柢深厚的观念:自由、正义和民主的理想不仅需要各国政府加以尊重,而且需要每一个人加以捍卫,” 罗斯说。

人权观察谨向伯恩斯坦的遗孀海伦,他的儿子彼得、汤姆和威廉,他的整个家族,以及继承其未竟志业的许多伯恩斯坦学者们致上最深的慰问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