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您,主席先生:

首先容我肯定中国对这一轮普遍定期审议(UPR)程序的积极参与──不仅提交国家报告,而且还不眠不休地动员这么多国家照单全收,为它的做法背书。

在我之前有这么多官办非政府组织发言,足见言论自由在中国是政府啦啦队的专利,异议的声音总是受到压制。

中国至今未对多名人权护卫者之死负起责任,包括2013年的曹顺利,以及刘晓波、丹增德勒仁波切、杨同彦和穆罕默德・薩利・阿吉。在习近平领导下,中国当局推翻了重要的法律改革成果,紧缩独立公民社会的空间,并对突厥语系穆斯林发动了规模空前的任意拘留行动。

面对外界日益关切新疆大量拘留和剥夺自由情况,中国起初断然否认拘留中心的存在,继而宣称这种行动是为打击暴力恐怖活动,现在又改口说是职业培训中心。今天,中国代表团企图说明这些设施不是“营区”(camps)而是“校园”(campuses)。然而,据一位前在押人员向我们表示:“他们说这里是政治教育营,但实际上它和监狱没两样,到处都是铁栅栏。”

对许多在UPR表达关切的国家,中国回应说:新疆“没有任意拘留问题”。我们想问中国代表团:中国是如何决定谁应该接受所谓的“职业培训”?它是自愿的吗?他们能不能随意退出?他们是罪犯吗?在我们举办的一场公民社会活动中,一位中国代表团成员形容这些设施是“预防性”的。这岂非隐涵在押人员尚未发生任何违法行为?他们有没有办法对拘留决定提出质疑呢?

主席先生,没有人会被中国展出的照片蒙骗。独立的国际审查是当务之急。倘若中国真的没有见不得人的行为,就应当接受人权高专和特别程序的请求,允许国际监察员自由前往新疆进行全面访查。

人权理事会成员国有责任“维护人权的最高标准”。中国并未达到这样的标准。其他国家对于前述侵权行为的受害者不能不闻不问,而应拿出实际行动加以拯救。此时不做,更待何时?

主席先生,各位代表...我们恳请您和我们一同为曹顺利默哀,为中国因倡导人权而遭监禁的所有人默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