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真寺门口醒目的“爱党,爱国”横幅下坐著一个孩子,新疆喀什老城区,2017年11月4日。

©2017 美联社图片 / Ng Han Guan

想像一个将伊斯兰教视为犯罪的国家。跟人打招呼说“As-salaam alaikum”(阿拉伯语,意为“愿您平安”)就要受罚。其镇压之严厉,即使在清真寺聆听佈道或在家中念诵古兰经葬礼祷文,也会让你入狱。墓园里的新月图案被抹消,古兰经和祈祷垫被没收,清真寺被拆毁。在这个国家,父母和教师不得向孩童传授宗教,包括在自己家里。

很难想像21世纪还存在这样广泛、粗暴限制宗教和身份认同的地方,但在习近平主席的统治下的中国西北部新疆地区就是如此。伊斯兰合作组织(伊合组织)应充分发挥其职责使命,谴责这种无耻的侵权行为。
 
中国当局实际上已在这个地区将伊斯兰教列为非法活动。新疆1,300万维吾尔族和其他突厥语系穆斯林全都生活在强迫政治灌输、连坐处罚、限制迁徙和通讯、加强管制宗教和群众监控当中。去年,人权观察和其他独立组织陆续报导了中国政府对该地区约一百万突厥语系穆斯林的大规模任意拘留、酷刑与虐待。

这些人没有犯罪,却被关进“政治教育”营区,在里面被迫学习普通话,歌颂习主席和中国共产党。据报导,有人在这种营区中死亡,令人担忧其中是否存在身体和心理虐待,以及恶劣环境、过度拥挤和无限期拘押造成的压力。

伊合组织选择如何回应中国政府对穆斯林的待遇,将使这个拥有57个会员国的机构面临关键考验。伊合组织必须采取果断、有力的措施,抵制中国的镇压行动,否则它将对其他国家如何对待穆斯林少数民族放出危险讯号。

中国政府试图为其压迫性的政策措施辩护,声称有必要消除该地区的所谓“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但显而易见的是,对中国政府来说,任何穆斯林身份的表现都是极端主义的同义词。否则无法解释中国列为“敏感”的26个国家中有22个是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而且是伊合组织成员国。

新疆当局已将与这些国家──包括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土耳其、巴基斯坦、埃及和阿尔及利亚──维持联系视为犯罪行为。突厥语系穆斯林若造访或有家人居住在这些国家,或与当地人联络,就会遭到审问、拘留甚至判刑监禁。伊合组织各国政府应将这些措施视为对他们的直接侮辱,至少应当为此向北京发出强烈的外交回应。

中国在新疆的镇压行动,考验伊合组织和其他相关国家是否能制裁日益强大的中国,促使其结束有计划的侵权行为。土耳其最近发表声明,强烈谴责中国政府对新疆穆斯林的待遇是“人类的奇耻大辱”。从印度尼西亚到科威特等伊合组织个别成员国的公民社会团体、国会议员以及各界人士也都先後公开抗议中国对穆斯林的待遇。

作为一个整体的伊合组织应当跟进,在即将举行的阿布扎比外长峰会上公开谴责中国相关政策。伊合组织可以利用这次会议,呼吁中国停止在新疆的镇压行动,立即关闭所有政治教育营区。

鑑於突厥语系穆斯林若回到中国可能遭受虐待的规模和严重程度,伊合组织成员国应保證不会强行将任何难民和庇护寻求者遣返中国。同样重要的是,伊合组织应在即将於日内瓦召开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议上支持相关决议,成立独立的国际实况调查团,对新疆的人权侵犯展开调查。

中国显然自恃其全球影响力,认为虐待穆斯林的行动不需要付出太大的政治成本。伊合组织有实力,也负有职责和使命,推翻中国的如意算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