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乌地阿拉伯记者贾迈尔.卡舒吉。

 

© 2018 Cemal Kaşıkçı

这不是第一次了。沙特阿拉伯常常道貌岸然地宣布对该国官员杀害平民的案件展开正式调查,实际上却敷衍了事。牢记这个历史教训,有助理解贾迈尔.卡舒吉(Jamal Khashoggi)命案。关注也门战争罪行的人,也可以从卡舒吉案得到启发。

因沙国联军非法攻击也门而遇难的每一个人,理应得到和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同等的关注。一位走在红毯上的新郎一个被锁在牢房中的孩子,一群掘井求水的农民无数正在商场采购的民众...都在沙国为首的联军砲弹下非死即伤。

这些发生在也门的战争罪行,没有一件像卡舒吉命案一样在过去几週引起如此强烈的国际公愤。在众目睽睽和各国压力下,10月20日,沙国官员终於改变几週来不断扯谎、妨碍调查的态度,坦承卡舒吉是在伊斯坦堡领事馆内遇害。

由於卡舒吉命案引发的惊人迴响,人们可能以为那些伤天害理的沙国官员终於要为他们在国内外的罪行付出一点代价。对卡舒吉案的巨大公愤,也应足以刺激沙国的西方盟邦打破四年来的沉默,稍加声讨沙国在也门的暴行。

然而,经常讚赏各国独裁者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连日呼籲沙特阿拉伯自行调查该案後,已对沙国解释卡舒吉命案的说法表示满意,并向记者说,“我想我们很快就可以解决一个大问题。”

这不只是沙特的剧本。它已获得美国背书。

多年来,沙国为首的联军在美军装备和支援下,造成也门成千上万平民死伤,为该国留下死亡、毁灭和无数破碎的人生。每当美国官员被质问沙国联军违反战争法的问题──从空袭挤满平民的殡仪馆炸毁校车导致26名学生死亡──他们往往也会搬演一套类似的剧本:表达关切;呼籲联军调查;讚扬联军展开调查,即使只是流於形式;强调将做进一步调查,并将赔偿受害者;悄悄等待国内外政治压力消散,所有承诺束之高阁。

沙国为首联军从2015年3月起展开军事行动,打击也门北部的胡塞(Houthis)武装组织,阻止该组织攻也也门全境。也门本来就深陷贫困,联军的空袭又炸毁许多医院、商场、工厂等重要民生设施,打击该国原本残破的经济和医疗体系,把人民逼往饑饿边缘。联军攻击不仅直接夺走人命,也使倖存的平民更难以捱过油价飇涨、粮食稀缺和疫病流行的摧残。

自始迄今,美国一直在为联军提供轰炸机油料、战术情报,并向沙国出售价值数十亿美元的武器,恐将成为联军战争罪行的共犯

Yemen: Airstrikes Kill Civilians, Saudi-Led Coalition Should Investigate

 Members of the Saudi-led coalition have failed to credibly investigate alleged war crimes, failed to provide civilian victims redress, and failed to end unlawful attacks in Yemen.

面对全球关注沙特阿拉伯在也门作战方式的压力日增,联军成立了一个调查单位──联合事故评估小组(联评组)。此後,联军的盟国们,包括美国,就反覆以联评组的存在做为联军极力减少平民伤亡的證明。

为了检验这种说法,人权观察详细研究该小组的工作情况。该小组的任务是对近两年来的“申诉和事故”进行评估,但我们发现,2016年即已存在的根本缺失,一直持续到2018年仍未改善。该小组公佈的事故评估报告大多企图为联军开脱法律责任,对哪一国军队应负责任语焉不详,拒绝对平民伤亡提供那怕仅是粗略的数据,而且未能从战争法角度做出全面分析,以致结论缺乏公信力。

联评组曾建议联军对十几次攻击行为的受害者提供某种形式的金钱援助,有些案件已是陈年旧帐。即便在这些案件中,联评组也儘量以技术性或非意图的违失(其中一例甚至归责天候)来规避任何实质责任。一位在空袭中失去多位家人、15岁儿子受伤的男性告诉我们:“为了救治受伤的亲人,我变卖了所有家当。...仅有的钱全都花在医院了。” 他说他没收到一分钱。另一人说:“联军说‘哦,我们会赔你。’ 但有谁拿到赔偿了吗?我还没听说过。”

外界尚不清楚,联评组有何(若有)权力强迫联军成员采纳建议,以建立或维护责信。

在提交美国国会允许继续为联军飞机加油的报告中,国务卿庞佩奥讚扬联军宣佈将法办攻击前述校车的人员。但没有理由相信联军会落实这一承诺。当联军在2016年末轰炸萨那(Sanaa)殡仪馆、造成数百人伤亡时,全球压力曾迫使联军承诺负责、道歉并采取进一步行动。两年来,却将责任推给也门官员,不见对涉案联军部队施加任何处分。至今我们没有看到任何證据,说明包括沙国内在的联军成员国曾对该国部队是否涉及战争罪行进行调查,遑论依据战争法追究个人责任。

联评组不但没有进行认真调查,反而极力模糊焦点。美国以这个单位的存在为藉口,不顾罄竹难书的战争罪行,继续出售武器。就连沙国官方媒体显然也认为该单位的调查并未得出可信结论,反而是在袒护联军、反驳相关人权报导。

近期新闻稿的标题可见一斑:“也门联评组发言人驳斥指控...” “联评组发言人證实也门联军行动準则符合国际人道主义法及其习惯规则” “联评组是独立的...”。

沙特阿拉伯多年来均未能对其在也门的恶行做出可信调查,反而疑似利用虚假调查掩饰行迹。美国官员没有理由毫不知情。依靠沙国调查卡舒吉命案或该国本身在也门的任何暴行,与其说是为了查明真相,不如说是要粉饰太平。

既然特朗普总统已表明有意尽可能协助沙国免於究责,美国国会应及时挺身而出,要求利雅德采取具体实际措施:例如接受各界呼籲,让联合国介入调查卡舒吉案;释放迄今仍被拘押的女权人士;为也门平民设立直接、有效的救济制度;以及著手追诉疑涉战争罪人员。

美国国会应要求以上措施公开透明以便监督,并应暂停军售和军事後勤维修援助,直到国会见到真正进展。若捨此不为,就是企图消磨外界关注,以便一切故态──以及暴行──得以复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