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越勇手持标语,杯葛越南2016年5月举行的全国选举。标语说:“投票是权利,不是义务。没真相[指了解党提名的候选人]-没选票。”

© 2016 阮越勇

(纽约)-人权观察今天表示,越南应当撤销对民运人士阮越勇(Nguyen Viet Dung)的一切控告并立即予以释放。警方在2017年9月将他逮捕,控以宣传反对国家罪名。乂安省人民法院将于2018年3月28日开庭审理本案。

“越南持续滥用莫须有的‘宣传反对国家罪’压制异见人士,但徒劳无功,” 亚洲区主任布莱德・亚当斯(Brad Adams)说。“阮越勇和其他呼吁改革人士从未向这种铁腕打压低头。越南这种做法只会让人更加关注该国不容异议的荒谬政策。”

越南持续滥用莫须有的‘宣传反对国家罪’压制异见人士,但徒劳无功。

布莱德・亚当斯

亚洲区主任

阮越勇现年32岁,又名 Dung Phi Ho,长期从事社会抗争。就读高中时,他曾在电视抢答节目《奥林匹亚山之路》夺冠,并以优异成绩考上河内科技大学而全国知名。但他却在两年后因热中社会运动而遭退学。2015年4月,他在河内参加和平的环保示威被捕并以刑法第245条扰乱公共秩序罪起诉,再度引来公众关注。据报导,他曾在2015年发起组织争取越南民主的政党,名为越南共和党(Vietnam Republican Party)。

2015年12月,他在河内还剑区人民法院出庭受审。据报导,他的律师当庭声请法院传唤证人并阐明他所涉犯罪有何“被害人”。法庭据此将一名辩护律师逐出庭外,他的另一位律师也退庭以示抗议。阮越勇被判刑15个月,经上诉而于2016年3月减为12个月。他后来告诉一名自由撰稿记者,警察逮捕他时曾予殴打,包括用脚踹他的脸部。

2016年4月刑满出狱后,阮越勇立刻恢复政治和人权活动,并表示“无论如何,自由和权力分立终将来临。” 他多次参加抗议台湾台塑钢铁厂倾倒有毒废料、污染越南中部沿海的活动,并且高调声援人权运动者,如知名维权人士阮文大(Nguyen Van Dai)及其助手黎秋和(Le Thu Ha)。他也参与人道主义活动,例如援助2016年10月河静、广平两省的洪灾受害者。

2016年5月,他到胡志明市拜访维权伙伴,遭一群便服男子围殴并带往警局。警方将他拘留审问两天后,押送他上飞机返回荣市(Vinh)。下机后,又有三名未出示身分的男子将他绑架、推上汽车,据阮越勇事后表示,他在车上遭到暴打。

越南现有逾100名政治犯,仅因行使基本权利而入狱。人权博主和维权人士每天都要面对警察的骚扰、恐吓、监控和传唤。在这个一党专政、不容任何异议的国家,维权人士必须面对漫长的审前羁押,连律师和家属也无法会见。

“他们对我的头部和手臂挥拳,至今瘀伤未消。上车后,他们没交代理由,什么话也没说,只是一个劲打我。不仅用拳头,还脱下鞋子用鞋尖煽我。”

他告诉一位维权伙伴,那些人把他关在乂安省某宾馆一整晚,不停打他,强迫他写下认罪自白书才把他放了。

2017年3月,数名维权人士因纪念1988年越中赤瓜礁海战阵亡将士而被警方逮捕。阮越勇和友人杜青文(Do Thanh Van)前往百科坊(Bach Khoa ward)派出所要求放人时,又遭便服人员攻击。杜青文向《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表示

“两个人冲过来,把阿勇踢倒在地。然后,四、五个人围上来打我们,两个打阿勇,两个打我。他们拿塑料椅朝我头上砸。可能他们本来要继续打我,但因为出手太重,我马上就溅血了。血流到我的脸上、上衣,覆满我的双眼。也许因为我是女的,而且又流这么多血,他们就停手了,转身去打阿勇。”

据阮越勇的维权伙伴表示,他在2017年9月被捕前曾接受专访,“谈论学生课业负担太重的问题,并对他家乡的学童和家长表达关怀和祝福”。

“如此坚持非暴力的维权人士,只因不愿服从党的路线,竟遭当局一次又一次逮捕下狱,实在令人伤心,” 亚当斯说。“越南的国际贸易伙伴和捐助国,应该对这种下流、无耻的作为表示抗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