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外交部长温斯顿・彼得斯(Winston Peters),摄于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越南,岘港,2017年11月8日。

© 2017 路透社

新西兰总理阿德恩(Jacinda Ardern)是否同意她的外交部长彼得斯(Winston Peters)所说,“西方人”不应在中国“喋喋不休唱颂‘对自由的浪漫想法’”?

在双边关系周年纪念活动上,彼得斯引用歌手珍妮丝・贾普林(Janis Joplin)《我与巴比麦基》(Me and Bobby McGee)的一段歌词,接着还说“中国在提升每个人的经济展望方面,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之处。”

彼得斯的抱怨──中国的经济发展似未获得世界充分肯定──不是新鲜事。但他重弹此调的时机实在太糟,天安门屠杀以来最严重的人权打压还没结束,数以万计外来劳工在严冬中遭北京市府暴力逼迁的事情才刚发生。

彼得斯在演讲中也毫未提及中国其他因高速经济增长造成的恶果:地方政府浮滥征地不受追责、食品安全公共卫生沉疴难解、或部分地区的环境剧烈恶化

很遗憾,这种对中国粗暴侵犯人权的漠不关心,和新西兰近年来的姿态一致。事实上,惠灵顿的立场早已软弱到无以复加。多年来,新西兰在人权问题上几乎完全倚赖“私密外交”,这种做法正中北京下怀,因为中国官员可以假装这些讨论根本从未发生。

2017年7月,当狱中荣获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的刘晓波在重兵包围中病故,许多国家大声谴责,新西兰却一言不发。更惊人的是,若在新西兰外交部官网搜寻刘晓波名字,所得到的讯息就像身在中国:“抱歉,您的搜寻没有结果。”

新西兰没有加入其他12个国家,在2016年3月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史无前例谴责中国虐待人权律师的联合声明,也没有联署2017年2月各国共同关切中国酷刑问题的公开信。2016年10月,副总理英格利希(Bill English)令人难忘地以事涉“外交敏感”为由,在最后一分钟取消会见香港民主派领袖李柱铭和陈方安生,未做任何解释。

上个星期,现任政府指派一名劳工党代表出席中国共产党在北京召开的会议。他大方赞颂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是“和平缔造者”,却没提到他刚刚未经中国人民投票就在中共支持下获得第二个五年任期,而且在他领导的制度下仅仅口头宣扬民主就可能被送进监狱。

每当对中国人权策略受到质疑,新西兰官员会自我辩护说,他们只是一个小国,就算强烈干涉人权问题也只是“狗吠火车”。但他们在本国利益面临威胁时可就强硬多了,例如批评中国在南中国海的挑衅动作。新西兰常常在联合国等重要国际论坛上批评较弱小国家,表现出为维护人权承担更大责任的意愿。而中国及其政治情势,在一篇详细解析中国政府影响新西兰国内政局的论文发表后,一定已在惠灵顿成为热门议题。

如果阿德恩总理可以拿选举争议开特朗普总统的玩笑,她应该也可以问问习近平主席为何没人投票就能当选。

联合政府刚刚组成尚未站稳脚跟,但阿德恩总理早就应该发言,对中国人权迅速恶化表达关切,以此定调对华政策。或许她和彼得斯可以从贾普林的另一首歌曲得到启发:《试试看(只要再努力一点)》〔Try (Just a Little Bit Har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