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维权人士与博客作者被匿名“暴徒”攻击。


(纽约,2017年6月19日)-人权观察今天发布报告表示,越南博客作者和人权活动者遭到殴打、威胁与恐吓却无人被究责。越南政府应下令停止一切攻击,并将加害者移送法办。各捐助国政府应要求越南当局停止打压,并应表明压制网络自由、和平集会和倡导行动将导致不利后果。

这份65页报告,《这不是人权活动者的国度:越南博客作者和民主运动者遭受攻击》,纪录2015年1月到2017年4月之间,共计36起身分不明便衣男子殴打人权活动者和博客作者的事件,被害人多受重伤。据多名被害人举报,殴人事件发生时,有制服警员在附近却袖手旁观。

“越南维权人士经常为抗议而坐牢,情况已经够糟,现在他们还要为了行使自己的基本权利,日复一日为人身安全担忧,”人权观察亚洲区主任布莱德・亚当斯(Brad Adams)说。“越南政府必须表明绝不宽贷这种行为,结束这场打压人权活动者的行动。”

(2017)越南:停止攻击维权人士与博客作者

越南博客作者和人权活动者遭到殴打、威胁与恐吓却无人被究责。

根据人权观察纪录,这种殴打博客作者和维权人士的策略应用在越南全国各地,包括河内、胡志明、岘港、芽庄和头顿等城市,以及广平、义安、河静、平阳、林同和北江等省份。

这种攻击博客作者和维权人士的模式,显然是企图压制批评者,他们经常没有其他管道对正当的议题表达抗议。

布莱德・亚当斯

亚洲区主任

许多暴力案件都在街头当众上演,例如,2016年7月,环保人士罗越勇(La Viet Dung)刚刚离开河内 No-U足球俱乐部的聚会,就在回家途中被一群不明男子持砖块攻击,头骨破裂。

2014年5月,数名不明男子在河内市街持铁棍攻击维权人士陈氏娥(Tran Thi Nga),打断她的右膝和左臂。另有些攻击事件发生在餐馆之类的公共场所。2016年6月,民运人士阮文成(Nguyen Van Thanh)在岘港一家餐馆遭不明男子朝他脸上挥拳。警察到达后,没有调查打人事件,反而拘留阮文成数小时,审问他撰写的政论文章。

另外一些案件则是有不明男子将维权人士拉上小客车或厢型车暴打,然后把他们丢在荒郊野外。例如,2017年4月,一群戴口罩的便服男子在广平省屯市绑架维权人士黄成发(Huynh Thanh Phat)和陈黄福(Tran Hoang Phuc),将他们拉进厢型车开走。他们在车上用腰带和棍棒抽打两人,然后把他们丢在树林里。2017年2月,同样在屯市,一群便服男子绑架维权人士阮忠尊(Nguyen Trung Ton)和友人阮越赐(Nguyen Viet Tu)拉上厢型车开走。他们把两人衣服扒光,用夹克裹头,再以铁管殴打后,将他们弃置树林。阮忠尊全身多处受伤,事后到医院接受手术救治。

“流氓恶棍光天化日之下绑架维权人士、拉进车内殴打的事实,显示维权人士被迫害却无人负责,”亚当斯说。“越南政府应当了解,纵容这些暴力攻击将导致法纪荡然、社会混乱,而非政府口口声声追求的安定和秩序。”

有些维权人士在参加公共集会后被打,例如环保抗争、要求释放维权同侪的示威或人权活动。2015年12月,维权人士阮文大(Nguyen Van Dai)前往义安省南坛县某教区宣传人权与宪法,会后偕同三名维权伙伴离开时,一群以口罩遮面的男子拦下他们乘坐的计程车,把他们拖下车殴打。

就连登门拜访前政治犯表示支持或在自家接待政治犯,维权人士都可能招致暴力攻击。2015年8月,一群网友和维权人士,包括陈氏娥、周孟山(Chu Manh Son)、张明潭(Truong Minh Tam)、黎氏香(Le Thi Huong)、范文庆(Phan Van Khanh)和黎庭良(Le Dinh Luong),计划前往林同省拜访被控与非法海外政党联系而判刑四年刚刚出狱的前政治运动者陈明日(Tran Minh Nhat)。回程时他们分乘不同公车离去,突有不明身分的便服男子上车,把他们拖下车外当众殴打。

在本报告纪录的个案中,除其中一件以外,人权观察并未发现任何加害者被查获并起诉,尽管多数被害人被打后都曾向警方举报。 反而有些被害人事后被捕且以刑法88条“宣传反对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罪”起诉,例如阮文大与陈氏娥。这种情况令人怀疑在上述案件中当局与打手之间有何关系,从显然加以默许到积极合作。

该报告资料来源包括:外国媒体报导,例如自由亚洲电台、美国之音、英国广播公司、西贡广播电视网;社交媒体,如脸书和YouTube;独立政论网站,如 Dan Lam Bao(公民新闻)、 Tin Mung Cho Nguoi Ngheo(贫民好消息)、保卫捍卫者(Defend the Defenders)和其他个人博客。许多攻击案件,包括该报告收录者,从未获得英文媒体报导,也无法在越南官方媒体看到。

“越南国营媒体的言论审查,迫使许多和平异见人士只能靠网络讨论问题,”亚当斯说。“这种攻击博客作者和维权人士的模式,显然是企图压制批评者,他们经常没有其他管道对正当的议题表达抗议。”

近期殴打事件纪录增加的同时,越南正与美国谈判加入泛太平洋伙伴关系(TPP)贸易协定,政治因素逮捕案件也暂时减少。 越南人权纪录是这项谈判及美国国会辩论的主要焦点之一。越南政府可能一面想要减少政治性逮捕与审判,一面仍要持续压制异议。讽刺的是,许多殴打被害人都是前政治犯,例如陈明日、阮廷强(Nguyen Dinh Cuong)、周孟山和梅氏蓉(Mai Thi Dung)。然而,近期证据显示,新一波的逮捕已经展开,而殴打维权人士的情况维持不变。

“这些勇敢的维权人士和博客作者每天都面临迫害,但他们并未背弃理念,”亚当斯说。“越南的国际捐助者和贸易伙伴应当支持他们的抗争,要求越南政府阻止殴打事件,并追究施暴者的罪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