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5日,刚果民主共和国首都金夏沙一场和平的政治集会上,民众突然遭到一群受雇的暴徒攻击而四散奔逃。

© 2015 英国广播公司(BBC)

(金夏沙)─人权观察今天指出,刚果民主共和国安全部队和执政党高级官员似曾雇用暴徒攻击首都金夏沙一场和平的政治示威。

2015年9月15日,有一群年轻人粗暴袭击政治反对党领导人发起的公开集会,该集会旨在呼吁总统约瑟夫・卡比拉(Joseph Kabila)遵守宪法,在其第二任期于2016年12月结束时下台。攻击者持球棒和木棍殴打示威人士,在数千名抗议群众之间制造恐怖和混乱。数十名示威者因此受伤,其中有些是在众人走避时遭到踩踏。

刚果民主共和国反对党领袖于2015年9月15日在首都金夏沙发起示威,要求总统约瑟夫・卡比拉遵守宪法,在两届任期结束后下台。

© 2015 私人提供

“刚果人民有权利为总统任期限制问题进行和平示威,不被受雇的暴徒攻击,”人权观察非洲区高级研究员艾达・索耶(Ida Sawyer)说。“这次暴力攻击显然有军方和执政党高官介入,足见当局多么急切防堵反对派抗议活动。”

人权观察于2015年9月15日示威活动当天在场执行观察,并访问多名被害人、目击者、医护人员和数名暴徒。

刚果人民有权利为总统任期限制问题进行和平示威,不被受雇的暴徒攻击。这次暴力攻击显然有军方和执政党高官介入,足见当局多么急切防堵反对派抗议活动。

艾达・索耶

非洲区高级研究员

暴徒中有些为“青年联盟”成员,该组织属于卡比拉的重建与民主人民党(People’s Party for Reconstruction and Democracy),许多成员以习练武术闻名;另有部分暴徒来自金夏沙最大球队之一,维达足球会(Vita Club)。据报亦有身穿便衣的国家情报局(National Intelligence Agency)特务、警察和士兵参与攻击行动。

数名自称参与攻击的青年告诉人权观察,他们和一百多名年轻人都是受到军警和执政党高级官员召募,每个人领到大约65美元。这些被召募者说,他们前一晚在金夏沙一处军营与官员会面,“下达如何进行攻击的指令”。其中一人说,“他们要求我们一听到反对党领袖侮辱卡比拉总统,就开始攻击示威群众,制造混乱。”

负责维护安全的警员到达现场后,没有制止这群挥舞木棍的暴徒,只是在旁观望。直到后来抗议群众被激怒而反击暴徒,警方才介入干预。
 

2015年9月15日金夏沙抗议活动挂出这条横幅,写着刚果总统约瑟夫・卡比拉的任期将在2016年12月19日结束。

© 2015 人权观察

一名被群众殴打的暴徒事后伤重不治,遗体随即被警方送到该市一所停尸间。该停尸间工作人员告诉人权观察,多名警官要求他们不得碰触遗体或让任何人知道遗体在这里。警方要求工作人员将该遗体标示为“国有尸体(body of the state)”,不许家属领回。据人权观察纪录,该国军警官员曾多次为掩盖政治因素死亡事件而将遗体指认为“国有尸体”。 目击者向人权观察指称,金夏沙警察局长,塞雷斯丁・康亚马(Célestin Kanyama)将军,是参加示威前一晚召募集会并下达攻击指示的至少三名官员之一。康亚马曾被指控涉及严重人权侵害,包括今年一月指挥镇压示威活动,造成38名示威者丧生。 人权观察表示,警察应当保持政治中立、公正执法并维护刚果公民的和平集会权利。联合国派驻刚果的维和任务团(MONUSCO)未来可以在政治示威活动现场部署联合国警察,以助遏制攻击行为。根据联合国安理会2147号决议,MONUSCO的职权包括“确保在任务区域内,为遭到暴力攻击的公民提供有效保护。”

9月15日的攻击事件是针对反对总统卡比拉争取第三次任期或延后2016年11月大选的镇压升级的最新案例。由于大选的筹备工作受到延宕,各界日渐担忧卡比拉及其支持者可能有意拖延大选,造成投票日“滑过”(即往后顺延)而延长卡比拉的任期。

最近,有两名政党领导人和四名青年活动人士以公民不服从或其他莫须有罪名遭到定罪,只因他们发声抗议政治迫害,或呼吁释放被任意拘押的其他活动人士。另外几位活动人士和政党领导人则因批评卡比拉企图延任而被捕受审。

还有其他多名青年遭无故任意拘押。三名大学生于2015年3月被捕,当时他们正在印刷单张,号召学生声援被情报局任意逮捕且拒绝律师、家属会见的反对党领导人维塔尔・卡梅(Vital Kamerhe)。一名刚果音乐家仍被情报官员拘押,因为他们认为他与争取民主的青年组织有关。

9月16日,卡比拉将七名资深政治人物,又称“七人帮”或“G7”,逐出其支持者组成的联盟“亲总统多数派”(Majorité Présidentielle, MP),因为他们在9月14日发表公开信要求他尊重宪法两次任期的限制。其他多名多数联盟成员跟进,宣布支持G7并辞去政府官职。数人因此遭到骚扰和恐吓。

9月17日,情治人员在桑库鲁省(Sankuru,位于元东开赛省[Kasai Orientale])关闭一家广播电台,该台为国会议员及G7之一的克里斯多夫・卢东都拉(Christophe Lutundula)所有。目击者告诉人权观察,情治人员向该台工作人员表示受到金夏沙上级命令,将该台广播设备没收。9月18日,情治人员逮捕三名规划部(Planning Ministry)雇员,该部前部长奥利维尔・卡米塔杜(Olivier Kamitatu)是G7之一。这三人被强押上车,带往情治机关办公楼拘留数小时后获释。

“刚果素有严重侵犯人权的纪录,有关国家应对该国政治暴力与压迫保持高度警觉,防范其继续恶化,”索耶说。“各国应当施压刚果政府,释放不当被拘人士,并就攻击和平抗议人士一事追究相关人员责任。事先预防侵权的成本,远低于事后收拾残局。”

 

9月15日反对党示威遭攻击事件

9月15日示威活动的地点在金夏沙市恩吉利区(Ndjili)的圣泰瑞莎(St. Therese)运动场。示威群众一边挥舞反对党旗帜,一边聆听刚果音乐和政党领导人演说。许多人身穿印有“不准滑过(Non au Glissement)”的T恤,暗指卡比拉的支持者欲让大选“滑过”或顺延,使他的任期因此延长。

一名出席示威的反对党成员告诉人权观察,她被一群年轻人持棍棒攻击:

人群开始奔逃,我看到那些青年拿着棍子追打抗议人士。我以为警察会来阻止,因为他们距离没有很远,但是没有,他们袖手旁观。我在跑的时候,一名暴徒弯身猛冲过来,我被他撞倒在地,不省人事。

一名被暴徒打断腿部的妇人说:

我站起来看哪里可以跑,看到一个拿铁棍的男人朝我走过来,一边大喊“我们受够你们了!”然后,他使劲往我腿上打了一棍,我整个人倒在塑料椅上,他继续往前走[向人群]。

只有当示威人士反击暴徒时,警察才来制止。警察把受伤暴徒抓走时,有些示威者向他们扔石块,警察好像没带武器。

一名金夏沙停尸间工作人员告诉人权观察,警方将一名暴徒的遗体送到停尸间,然后几名警官召集全体工作人员,要求他们不得碰触遗体,或让任何人知道它在这里:

他们跟我们说,不准任何人碰触这具遗体,还叫我们把它放在角落。“这具尸体属于国家,不准碰它,”他们说。他们甚至写了一个“国有尸体”的牌子放在遗体旁边。后来特务还穿便衣回来,看我们是否遵守指示。我们认出他们不是停尸间的人,但我们也没法拿他们怎么样。

被捕政治领袖和活动人士
下列活动人士和政治领袖遭到任意逮捕拘押,有些以莫须有罪名受审,只因出声反对卡比拉延长总统任期,或批评过去一年来的镇压行为:

凡诺・卡伦比・基伯柯(Vano Kalembe Kiboko),原属卡比拉多数联盟的前国会议员,2014年12月29日被捕,因为他公开批评警方在卡当加(Katanga)暴力镇压示威活动、以及企图让卡比拉寻求延任。他被押送金夏沙看守所羁押,直到5月开庭。9月14日,他被法院判处三年徒刑,罪名包括种族仇恨、部落主义和“散播不实谣言”。

恩尼斯特・凯维洛(Ernest Kyaviro),出身刚果东部戈马省(Goma)的反对党领袖,1月22日被捕,当时全国各地正进行为期一周反对修改选举法的示威。被捕次日,他被移送金夏沙情报局拘留所,无故关押86天,无法会见家属和律师,也无法获得医师治疗。凯维洛后来被转送金夏沙中央监狱。9月18日以煽惑不服从政府机关罪名判刑三年。9月23日,凯维洛的妻子接到不明人士的电话,威胁她说:“我们早已禁止你接受媒体访问,但你从丈夫被抓后一直不停出声...现在你等着瞧吧,我们知道你住哪里。”

9月18日,四名“为改变奋斗(Lutte pour le Changement,LUCHA)”组织的青年活动人士──特雷瑟・阿基里(Trésor Akili)、斯尔文・康贝瑞(Sylvain Kambere)、文生・卡色瑞卡(Vincent Kasereka)和简特尔・穆隆(Gentil Mulume)──以“煽动不服从政府机关”罪名被判刑六个月、缓刑12个月。4月7日,他们再度被捕,因为他们发起和平示威,呼吁释放参加“口哨”(Filimbi,一个推动青年参政的网络平台)工作坊而被拘押在金夏沙的同事。这四名 LUCHA活动人士被关押22天后,获得有条件释放。

他们的同事佛瑞德・包马(Fred Bauma)和伊芙丝・马旺巴拉(Yves Makwambala)仍然因为参加费林比工作坊而被关在金夏沙中央监狱。他们的案件正在审理中。

人权捍卫者克里斯多夫・恩哥伊(Christopher Ngoyi)和政党领袖赛瑞尔・道威(Cyrille Dowe)两人都在1月的示威中被捕,经过情报机关审问数周或数月后,目前被关在金夏沙中央监狱。另一位政党领袖尚-克劳德・穆彦波(Jean-Claude Muyambo)同样在1月示威时被捕后关进中央监狱。他现在被关在金夏沙一所医院,治疗他在被捕时留下的创伤。恩哥伊、道威和穆彦波的案件正在审理中,其检控显然都带有政治目的。

9月19日,两名金夏沙国立师范大学学生在被情治官员任意拘押八个月后获释,没有控罪,也不让他们会见家属和律师。他们今年1月被捕时,身上带有呼吁民众加入反对修改选举法示威的传单。

三名金夏沙大学的学生──雷昂・恩古瓦(Léon Nguwa)、裘尔・柏科洛(Joel Bokoro)和吉瑞斯・班戈米沙(Giresse Bangomisa)──仍被关在情报机关。他们今年3月因为印刷传单,号召学生支持反对党领袖维塔尔・卡梅而被捕。当时最高法院正在审理维塔尔・卡梅的案件。

刚果饶舌艺人朱尼尔・马沛基(Junior Mapeki,又名雷德克 [Radek] )也被任意拘押在情报机关。他今年5月被捕,当局怀疑他与“口哨”活动人士以及“公民扫帚”(Balai Citoyen)、“我们受够了”(Y’En a Marre)等西非青年民主运动组织有关。据报他的手机中存有金夏沙1月示威被杀人士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