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中国:奥委会坚持标准的决心面临考验

言论、新闻受限制;歧视猖獗

(纽约)─人权观察今天表示,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奥委会)要求主办城市承诺人权改革的新规定,将在评鉴委员会于2015年3月24-28日访视中国时受到考验。中国正争取主办2022年冬季奥运会。

《奥林匹克宪章》早已纳入对人性尊严的承诺和对新闻自由的尊重。但由于2008年北京奥运会和2014年索契冬奥会期间发生大量人权侵犯,奥委会落实承诺的决心备受质疑,乃做出一系列宣示,包括2014年12月提出的“奥林匹克2020议程”。总而言之,它要求主办政府签署一份合约,明文列入反歧视条款,并承诺保护人权劳工与环境

“通过本国宪法以及各项国际条约和文书,中国政府已承诺坚决维护人权,但这并未防止人权侵犯持续恶化,”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说。“2008年夏季奥运会不但没有实现改善人权的承诺,反而导致了一波镇压。七年后,公民社会再度遭受猛烈攻撃。奥委会的新标准和中国政府的一贯纪录之间,有一道难以跨越的鸿沟。”

中国政府和共产党在习近平领导下,已展开十年来最严厉的政治性调查、拘押和判刑,反映出对批评言论的不容忍程度急剧升高。政府不断收紧对媒体大学的控制,起诉浦志强律师等多位著名和平维权人士,并著手进一步强化国内安全机器。2015年1月下旬,中国屏蔽了大多数虚拟私人网路(VPNs),中国有许多记者和民众用它来规避俗称“防火长城”的政府网络审查。

中国主办2008年夏季奥运会出现多重的人权侵犯,包括对互联网的封锁和审查,对建筑业农民工的虐待,强迫搬迁和阻止公民社会活跃人士发声。由于奥运火炬传递路线穿过甫于2008年3月爆发空前抗议的西藏拉萨,世界各地火炬所到之处均出现抗议和反抗议活动。政府同意为奥运会设置抗议区,但申请抗议者无一获得许可,至少一人因申请抗议许可而被判刑。

《奥林匹克宪章》第六项基本原则,即主办城市应保障宪章楬示的“权利和自由”且“不受任何形式的歧视”,最近依据奥委会《奥林匹克2020议程》第14项建议修正,加入“性取向”。然而,基于生理性別(sex)、社会性别(gender)、族群、身心障碍和性取向(sexuality)的歧视,在中国仍相当普遍:

  • 联合国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2014年对中国进行审查时表示,关切“对于男女在家庭和社会中的角色和义务持续存在而且根深蒂固的陈规定型观念”;
  • 联合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在2009年对中国进行审查时,详述了少数民族在获取健康照护、服务、教育和就业方面的障碍;
  • 据官方估计,中国约有8千3百万身心障碍者。他们在获取教育和就业方面均面临严重限制,四分之一的身心障碍儿童在初等教育阶段即辍学;以及
  • 迄今尚无法律保障人民不受基于性取向或性别认同的歧视。同性伴侣关系不受法律承认。

就业歧视特别显著。招工广告经常限定某一性别应徵,并且反映和强化社会建构的性别规范。例如观光、行政和零售等行业通常偏好女性,并要求应徵者必须年轻、高佻且外貎姣好。

2008北京奥运的某些职位招聘广告就有这样的叙述。北华大学招募旗手的广告要求“一定是男生”。共青团在北京上海各大学张贴广告,徵求为运动员和嘉宾提供入场引导的“仪式引导员志愿者”,要求应徵者必须是“出生日期在1983年7月1日至1990年6月30日之间,身高在1.68至1.78米之间”的女性,而且要“容貎姣好,五官端正;身材高䠷,挺拔均称”,还要“举止端庄,具有亲和力”。

此外,尊重农民工、新闻自由和环境保护等方面也仍问题重重。农民工通常受雇于重大工程项目,但经常没有具拘束力的劳动合同,尽管户口制度逐步改革,他们仍难获取医疗保健和子女教育等社会服务。中国仍旧严格限制国内和国际媒体,目前有44名记者正在狱中服刑。虽已制定新的环保法规,官员也承诺要解决问题,但环境污染仍相当普遍。政府刚刚查禁了一部报导国内环境恶化的纪录片

为达到奥委会的要求,中国政府应积极落实反歧视法规,尤其是对政府职位,但同时也应采取适当措施打击私部门歧视。尽管中国宪法和多部法律均禁止歧视,却没有定义何谓歧视,也没有对公私部门机构的歧视行为定出罚则。以中国的情况,必须对现行法规进行检讨、修正并积极落实,才能达到奥委会要求的标准。

“主办城市的选择条件现在不再只是申办国所承诺的时髦场馆和华丽开幕,还必须尊重基本人权,”理查森说。“奥委会能落实自己设定的标准吗?”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区域/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