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Ali),提克里特总统行馆集体处决的少数幸存者之一,和60多名俘虏共同出现在伊斯兰国贴上YouTube的影像中,当时他们即将遭到处决。

(埃尔比勒)-人权观察今天表示,新证据指出,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 IS)于2014年6月占领提克里特(Tikrit)后进行的集体处决,死亡人数是先前估计的三倍,而且还发现另有其他刑场。

根据一名生还者的陈述以及视频和卫星影像的分析,证实还有另外三个集体刑场,使刑场总数提高为五个,死亡人数则提高到560到770名男性之间,其全部或大部分显然是被俘的伊拉克政府军士兵。

“随著另一片恐怖拼图的出现,证实还有更多人遭到处决,”人权观察紧急情况主任彼得・包卡特(Peter Bouckaert)说。“伊斯兰国的暴行不仅违法,更泯灭良知。”

伊斯兰国战士,原名伊拉克与叙利亚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 of Iraq and Sham, ISIS),在人权观察先前查出的两处刑场杀死了160到190名男性。人权观察指出,随著更多证据出现,死亡人数还可能继续攀升。

伊斯兰国战士于6月11日夺下提克里特。次日该组织即宣称已处决1,700名“什叶派士兵”,并贴出视频显示数百名穿著便服的男性俘虏,据称均为附近须拜切尔(Speicher)军事基地投降的士兵。

稍晚贴上社交媒体的照片显示,伊斯兰国战士将穿著便服的俘虏装上卡车,强迫他们趴在三条浅壕沟中,双手反绑。有些照片显示抢手朝这些人开火射击。

根据当时可得的卫星影像和照片分析,人权观察于6月27日指出,其中两条壕沟位于提克里特水宫(Water Palace)以北约100公尺的田野中。第三条壕沟的位置无法辨认。

根据伊斯兰国近日发布的囚犯行刑视频和卫星影像,人权观察又找到同一时段的另外三处刑场,死亡人数增加285到440人。其中两处刑场已根据卫星影像和目击证言找到精确位置,第三处刑场仅能根据一名生还者的陈述粗略定位。

新发现的三处刑场中最大的一个是一片水泥地面,位于提克里特总统行馆大院中萨拉丁阿育比(Saladdin Al Ayubi)大楼北侧。交叉比对视频和卫星影像显示,约有250到400名男性于6月12或13日上午9:30许在此遭到处决。6月16日拍摄的卫星影像看不到视频中的大量尸体,但在水泥地面上可看到疑集体处决留下的血迹。

卫星影像同时显示,在水泥地面旁边的泥土地上,留有使用推土设备的痕迹。人权观察分析发现该片土地隆起,符合集体坟场的特徵。

第二处新发现的刑场位于24号道路桥梁边的水宫大楼。行刑的视频片段显示,伊斯兰国战士在6月12日晚上6:30到7:00之间,在此地用手枪处决了至少25到30名男性,然后把尸体扔进底格里斯河(Tigris River)。此处刑场的实际死亡人数还可能更高。

23岁的阿里(Ali)逃过其中一次枪决。他告诉人权观察,他是在6月12日和其他数千名男性一同被俘,当时他们企图沿公路逃离须拜切尔军事基地。其他士兵和军官教他换穿便服,以防被伊斯兰国战士查获。

伊斯兰国发布的视频符合目击者说法,显示数千名男性俘虏在伊斯兰国战士押送下,列队走进提克里特。自称走在队伍前排的阿里告诉人权观察,一队约百名伊斯兰战士在提克里特大学附近将俘虏拦下,告诉他们可以毫发无伤被送回家乡。

事实正好相反,伊斯兰战士将这群人身上的手机和现金搜括一空后,把他们赶进一座广场。在那里,他说,他和100多个囚犯被塞进一个货柜六个小时,有两人因为过度拥挤和高温致死。阿里说,伊斯兰国在下午5点将他和其他人从货柜放出来,分成更小的群组,再把各组带往不同地点。

他说,他和其在九个人分在一组,听到枪声从其他刑场传来,包括附近的水宫大楼。伊斯兰国士兵将他和同组囚犯的双手绑在背后,蒙住他们的眼睛,然后强迫每个人弯身咬住前一个人的上衣,将他们列队押送到底格里斯河畔。然后,他们让这十个人站成一排,逐一用手枪射杀。阿里说,他从蒙眼布隙缝看到身旁的人溅血倒地,但他不知怎地未被击中,于是他便倒地装死,直到入夜后才趁暗逃走。

此外,伊斯兰国新发布的视频显示,至少还有两回合前所未知的行刑发生在水宫,死亡115到140人。根据伊斯兰国本身公布的视频证据,该组织在此一地点处决的人数已知至少有235至285人,实际人数还可能更高。伊斯兰国在水宫这一地点所执行的集体处决已知至少有四次。

人权观察检视的证据显然足以证实水宫刑场有一座集体坟地,埋葬至少35到40名并可能多达235到285名伊斯兰行刑被害人的遗体。

伊斯兰国新近发布的视频指出,伊斯兰国战士在每回合行刑后,先用推土机将遗体掩埋在土堆下,然后才把下一批人带进刑场。其中一段视频显示伊斯兰国射杀40到45名男性,这些人倒在一个集体坟堆上,下面埋著大约一小时前被枪杀后覆土的其他囚犯。视频中有一个画面,可看到先前行刑被害人的一截躯干露出地面。

人权观察指出,由伊斯兰国视频中呈现的其他地点、车辆和俘虏来看,死亡人数势将随著新证据被收集、分析而持续攀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