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自由军一名14岁战士在叙国东部戴尔泽尔市(Deir al-Zor)一座民房进入战斗位置,摄于2013年7月。

© 2013 路透社/Khalil Ashawi

人权观察今天发布报告指出,叙利亚各个非国家武装团体利用最小约15岁的儿童作战,有时假借提供教育的名义征募童兵。这些团体还利用年约14岁的儿童担任后勤军夫。包括伊拉克与大叙利亚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 of Iraq and Sham,简称ISIS)等伊斯兰极端组织更利用免费学习活动召募儿童学习武器操作等课程,然后赋予他们危险任务,包括自杀炸弹攻击。

这份31页的报告《“生死难卜”:叙利亚武装团体征募及利用童兵问题(‘Maybe We Live and Maybe We Die’: Recruitment and Use of Children by Armed Groups in Syria)》记录了叙利亚武装冲突期间25名儿童和前童兵的经历。人权观察访问的儿童曾加入叙利亚自由军(Free Syrian Army)、伊斯兰阵线联盟(Islamic Front coalition)、极端团体ISIS和隶属盖达组织的胜利阵线(Jabhat al-Nusra)以及库德族控制区的军警部队。限于资源及安全考量,该报告并未涵盖所有被指利用童兵的叙利亚武装团体,特别是亲政府民兵。在武装冲突中利用儿童是违反国际法的行为。

“叙利亚各武装团体不该诱骗这些曾眼看亲人被杀、学校被炸、社区被毁的弱势儿童加入他们的部队,”人权观察中东儿童权利研究员及本报告撰写者皮里杨卡・摩它巴提(Priyanka Motaparthy)说。“把这些孩子推上前线只会让叙利亚武装冲突的恐怖程度变本加厉。”

叙利亚武装团体中的参战童兵人数不明。据叙利亚人权监测组织侵权档案中心(Violations Documenting Center)记录,自2011年9月至2014年6月,叙利亚至少有194名“非平民”男童死亡。

人权观察访问的这些儿童曾参与作战、担任狙击手、刺探敌军情报、在战场治疗伤兵以及冒著战火运送弹药和补给品。据他们表示,他们加入非国家武装团体的原因各不相同。许多人是跟随亲朋好友一同从军,其他人则因住在交战区域没办法上学或做其他事。有些人在参与公众抗争时受到煽动,或者本身曾遭政府迫害。尽管我们的受访者全是男孩,但库德民主联盟党(Kurdish Democratic Union Party,简称PYD)的治安部队及其外围武装团体人民保卫队(People’s Protection Units)也征募女孩驻守检查哨及在库德控制区实施武装巡逻。

16岁的“马叶德(Majed)”说,驻德拉(Daraa)的胜利阵线曾征召他和同社区的一些男孩,说要让他们在当地清真寺免费上学,包括军事训练和打靶练习。他说,指挥官要求儿童和大人一样签字加入自杀炸弹攻击。“有时战士是自愿参加,有时则是〔指挥官〕说:‘阿拉捡选了你。’”

ISIS和胜利阵线利用在校园或他们自行经营的教育课程中进行军事训练的机会,刻意召募儿童入伍。据前新兵描述,部队领导常将特别困难或危险的任务交给童兵执行,并鼓励他们自愿执行自杀攻击。15岁就在叙利亚北部加入ISIS部队的“阿莫(Amr)”说,他的单位领导曾鼓励他和其他儿童自愿执行自杀炸弹攻击。他说他不情愿地签名加入,但趁还没轮到他时就设法逃跑了。

有些武装团体已采取步骤终止利用儿童作战。今年3月,叙利亚反对派和革命力量全国联盟(National Coalition of Syrian Revolutionary and Opposition Forces),即受到敘利亞自由軍(Free Syrian Army)支持的反對團體聯盟,宣布承諾遵守國際人道法,包括“避免召募童兵和利用儿童作战”。该联盟自称已实施“新式训练…以杜绝召募童兵和让儿童参与武装冲突。”该联盟还在致人权观察的信函中表示,叙利亚自由军最高军事委员会已在誓约书(Proclamation of Principles)中禁止召募和利用儿童。但叙利亚自由军指挥官告诉人权观察,他们仍然接受儿童入伍:“不管他们几岁,我们都会接受,”一名来自贾拉卜卢斯(Jarablus)的旅级指挥官说。

6月5日,一名库德族军事领袖宣布该团体将坚决排除此一做法,他说该武装团体将在一个月内遣散所有未满18岁的战士。库德族治安与军事单位的内部规定均禁止利用未满18岁的儿童。

被武装团体遣散的儿童需要特别的支援。希望离开武装团体重拾平民生活的儿童告诉人权观察,他们因缺乏支持结构而几乎别无选择。17岁的“萨雷(Saleh)”说,他因为在15岁时遭到政府保安部队拘押及酷刑,才会加入叙利亚自由军作战。他后来又曾先后加入另外两个武装团体。“我很想离开〔战斗〕,”他说。“我失去了求学的机会,我失去了我的未来,我失去了一切。”

人权观察表示,叙利亚所有武装团体都应公开承诺禁止召募和利用童兵,并应遣散其部队中所有未满18岁的战士或军夫。为叙利亚武装团体提供援助的各国政府和个人都应检讨这些团体对于召募童兵的政策,要求他们禁止利用儿童,并查验新兵的年龄。

捐助单位应该暂停对所有据信涉及广泛或系统性重大侵权─包括使用童兵─的武装部队进行一切军事交易和援助,包括技术培训和服务。唯有当该等团体终止侵权并对任何侵权者采取适当惩戒行动后,才能恢复对其援助。

叙利亚已于2003年批准《儿童权利公约任择议定书》,该条约禁止缔约国政府部队和非国家武装团体召募和利用未满18岁的儿童担任战斗和其他支援角色。征集或召募未满15岁童兵,包括从事支援角色,是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所规定的战争罪行。

“支持叙利亚武装团体的各国政府必须向这些部队施压,终结童兵召募及利用儿童参战,”摩它巴提说。“任何人若提供经费将儿童送上战场,都可能成为战争罪的共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