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刚果-布拉柴维尔的非洲维和部队,在塞雷卡和反巴拉卡双方民兵冲突期间来到博桑戈阿,摄于2013年12月5日。

© 2013 彼得・包卡特/人权观察

(约翰内斯堡)-来自刚果共和国(布拉柴维尔)的非洲联盟维持和平部队被指控于2014年3月24日在中非共和国造成至少11人被强迫失踪。

目击者告诉人权观察,在首都班基(Bangui)以北80公里的波里(Boali),来自非盟维和部队(简称MISCA)的近20名士兵,将包括4名妇女在内的11人从当地民兵领袖家中带走。

维和部队士兵拘捕这批男女之前,名为反巴拉卡(anti-balaka)、以基督徒和泛灵信仰者为主的这支民兵组织刚在3月24日杀死一名、杀伤四名刚果维和士兵。被拘捕者的家属曾向MISCA基地和当地警察派出所查询,但迄今无法得知他们的下落。

“非洲联盟必须说明被刚果维和部队拘捕并带走的这群人的遭遇,”人权观察紧急事故主任彼得・包卡特(Peter Bouckaert)说。“维和部队应该保护而非虐待平民。”

人权观察呼吁对此事件进行独立公正的国际调查,并暂停涉案部队的维和任务。

人权观察对此事件做过详细调查,并访问了五名目击者。其他许多当地居民,包括官员和社运人士,告诉人权观察,他们不敢调查这件事,甚至连谈论都不敢,因为来自刚果的MISCA部队素以威胁和暴力著称。5月25日,人权观察在当地调查期间,曾有刚果MISCA士兵在检查哨与当地警员口角后对他激烈殴打、在他头上敲破一支啤酒瓶,造成伤害。

在人权观察询问下,MISCA领导人宣布已下令将此事件移送MISCA人权部门调查。人权观察正与调查人员充分合作。

反巴拉卡部队主要由基督徒和泛灵信仰者组成,与穆斯林主导的塞雷卡部队(Seleka)交战,后者在2013年3月以武力推翻了前任政府。这两个组织在过去一年都对基层民众进行了大规模的人权侵犯。非盟和法国部署维和部队的目的,就是协助稳定局势、保护平民。

这已不是人权观察第一次调查刚果部队的侵权事件。 人权观察曾蒐证纪录2013年12月一名刚果籍MISCA士兵在博桑戈阿(Bossangoa)遭残暴处死的同一天,刚果部队对两名反巴拉卡领袖使用酷刑致死的案件。

强迫失踪是指国家公务员剥夺某些人的自由之后,又拒绝承认已剥夺了这些失踪者的自由或者隐匿其遭遇或下落。根据习惯国际法,强迫失踪受到绝对禁止,而且属于国际刑事法院(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可予检控的罪名之一。强迫失踪行为不仅本身是一种犯罪,同时它还违反多项人权保护,例如禁止酷刑和免于任意逮捕与拘押。

“强迫失踪、酷刑和法外处决平民都是重大人权犯罪,而且将使MISCA的使命蒙羞,”包卡特说。“非洲联盟必须立即对这些罪行加以调查和救济。最起码,它关乎在一个迫切需要保护的国家执行维和任务的部队的名誉和正当性。”

波里的强迫失踪

人权观察访谈的五名目击证人说,波里在2014年3月24日突然爆发紧张情势。当地一名反巴拉卡领导人,即自命“将军”的莫里斯・摩科诺(Maurice Mokono),在大量饮酒后用他刚修复的一支老旧AK-47步枪对空射击两轮。

MISCA士兵听到枪声后迅速赶来调查。当士兵们发现枪声来自这名反巴拉卡领袖的家中,他们立刻试图收缴他的枪支。目击者说,摩科诺将军拒绝缴械,而且因为他正酒醉又无法用流利的法语沟通,于是发生激烈争执。

由于争执益发激烈,这名反巴拉卡领袖跟着MISCA部队回到基地,并继续与一名刚果籍的MISCA指挥官理论,目击者只知道这名指挥官叫做阿宾纳上尉(Captain Abena)。摩科诺将军于是下令反巴拉卡战士带上武器修筑防御工事,向MISCA士兵“宣战”。

当地一名普受敬重的天主教传教士,夏维尔-阿诺德・法格巴神父(Father Xavier-Arnaud Fagba),曾在今年1月到3月用他的教堂保护700名穆斯林免遭反巴拉卡部队的攻击。他说,阿宾纳上尉和摩科诺将军在这场纠纷后曾要求他出面调解。当时这位天主教士注意到摩科诺将军已经烂醉,马上要求他冷静下来。目击者说,这位将军似乎了解神父的意思,于是在下午5点左右回到家中。

“我们和神父及上尉谈过以后,把事情解决了,”该名反巴拉卡领袖的一位近亲说。“将军事后便回家上床休息──他当天喝了很多酒。我看他上床睡觉后,才离开他家。”

这名将军回家后不久,一群反巴拉卡战士向停在波里中央市场的一台刚果MISCA部队车辆投掷手榴弹,并用自动武器向士兵开火。这次攻击打死了一名MISCA士兵,并打伤至少四人。一名目击者说,这群反巴拉卡战士还夺取了两支MISCA部队的自动步枪。

其中一名受伤士兵向人权观察展示了他右大腿中枪的伤口,并说他在医院疗养了几个星期。在这次致命袭击之后,大约20名刚果MISCA士兵包围了那位反巴拉卡领袖的住宅。一名目击者告诉人权观察:

他们闯进将军家里,把里面的人全都带走。一名男孩看到他们过来,想去向将军示警,那群MISCA士兵喝令他就地坐下,但他拒绝服从命令,士兵便开枪把男孩击毙。这名男孩不是波里当地人,是〔邻村〕来的。

我当时就在旁边。我看到他们从房子里拉出11或12个人,但我后来听说他们还在大街上抓了更多人。

他们在房子外面发现将军的副官泰克(Téké),对他一阵痛殴。将军一跑出来就被他们抓住,然后他们进入屋内,拉出里面的妇女、将军的哥哥和当时在他家中的其他人。

这位目击者是将军的朋友,她说她认识从将军家中被带走的其中十个人:莫里斯・摩科诺将军;他的哥哥扎波洛(Zaboro),60岁;摩科诺的副官泰吉,29岁;摩科诺的弟弟戈巴葛内(Gbagéné),32岁;一名反巴拉卡战士葛瑞斯阿迪乌(Grace a Dieu),19岁;将军的保镖里斯克(Risquer),30多岁;将军的妻子萝丽(Laurie),22岁并怀有身孕;英格莉(Ingrid),一名18岁的穆斯林,在一次反巴拉卡屠杀中生还后被将军强迫嫁给他的儿子;贾莉娜(Jalina),24岁,在班基阵亡的一名反巴拉卡指挥官之妻;以及泰吉的妻子,25岁,目击者不知其名。其他目击者说,有一位名叫布鲁诺(Bruno)的反巴拉卡战士也从将军家中被带走。

有三名目击者都说MISCA士兵在大街上拘捕了另外至少七人,可能因为他们身上戴著与反巴拉卡民兵有关的护身符。他们不是波里当地人,所以没人知道他们的名字。

3月24日以后,这些被捕人士全都音信杳然。他们的家人曾到位于班基的MISCA主要基地,姆波克营区(Camp M’poko),并且跑遍了班基所有的警察局,但都没有找到他们的家人。他们担心失踪的家人已被MISCA士兵处决,或者被关在秘密地点。

5月26日,人权观察代表会见了驻波里刚果部队的指挥官阿宾纳上尉和他的上级长官,目击者说是里欧少校(Colonel Leo),但他们拒绝说明被捕男女的遭遇或下落。他们承认正在调查这起事件,但粗鲁地结束了这次会面。

2013年12月22日博桑戈阿杀戮事件

上述2014年3月24日的事故,是人权观察所调查的第二起刚果共和国维和部队涉嫌重大罪行的案件。更早的另一起事件于2013年12月22日发生在北部城镇博桑戈阿,据信有两名反巴拉卡领导人遭刚果部队施加酷刑致死,同一天事发前,有一名刚果MISCA士兵遭受残暴私刑。

四名目击者说,当时驻博桑戈阿的MISCA部队指挥官,摩孔戈上尉(Captain Mokongo),下令在12月22日向当地一处反巴拉卡基地发动突袭。三名反巴拉卡领导人被掳获,武器遭没收。突袭后,博桑戈阿居民发动示威,呼吁释放被捕的反巴拉卡领袖。

摩孔戈上尉和另一位指挥官威尔森・阿伯尼上尉(Capt. Wilson Aboni)为预防意外下令MISCA部队返回营区。该部队原本驻防在一间天主教堂,约有4万人被安置在这个临时难民营,大部分是基督徒。一名MISCA军官,吉夫・恩加里中士(Sgt. Juif Ngali),当时在营地摊贩喝酒而与撤退的同僚失散。这名军官试图追上部队,但很快就身陷于愤怒的群众之中。恩加里对空鸣枪后,又开枪射杀一名青年。群众于是夺下他的枪枝,将他射死,然后用大砍刀狂剁他的尸体。

被肢解的尸体送回基地后,士兵将愤怒发泄在先前被捊掳的三名反巴拉卡领导人身上。当时,由于塞雷卡和反巴拉卡双方战士在镇上发生激烈冲突,许多当地联合国工作人员正躲在这座MISCA基地避难。目击者告诉人权观察,MISCA士兵命令所有人道救援工作者交出手机,把他们关进一个房间。然后MISCA士兵又命令当地警方缴械、脱去制服并交出手机,指示他们留在另一个房间。

当天晚上,一支隶属红蝶任务(Sangaris mission)的法国维和部队到达,确认他们所知遭MISCA部队逮捕的一名反巴拉卡领导人获释,随即离开。但他们没有发觉还有另外两名反巴拉卡领导人被关在这座MISCA营区。目击者表示,这两名反巴拉卡领导人的手脚被反绑在背后,状极痛苦。

人道工作者和警官听见MISCA士兵整夜对两名巴拉卡领导人使用酷刑的声音。目击者说,士兵们把高热融化的滚烫塑胶淋在囚犯身上,使他们因剧痛而尖叫求饶。经过持续几个小时的酷刑,两名囚犯伤重断气。第二天,遭到烫伤、肢解的两人遗体被众多目击者发现,在场的天主教堂人员和人道工作者证实这两人全身上下均被烫伤。

人权观察于2014年3月14日会见了摩孔戈上尉。他说这两名反巴拉卡战士身上的伤痕是在进攻当地医院时造成。他还说,MISCA部队击退了反巴拉卡部队的攻击,将两人送医治疗,但他们后来伤重不治。“MISCA不能关押囚犯,何况他们均已负伤,”他说。“我们发现他们伤势甚重,所以派医官亲自送他们到医院。他们是到医院后才死亡的。”

摩孔戈上尉否认他的部下涉及对该两名反巴拉卡战士使用酷刑致死。他说,许多反巴拉卡成员及其支持者认为MISCA部队得到当地穆斯林支持,因此早就不信任他们,他认为有关酷刑的谣言因此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