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采夺目的蓝色“冰山”滑冰宫(Iceberg Skating Palace)与奥运主场馆(菲什特体育馆,Fisht Stadium)将是2014年俄罗斯索契冬奥会及残奥会期间各项国际盛会的主要舞台。

© 2012 布兰特・史德顿/盖帝图像为人权观察报导

(莫斯科)-对索契(Sochi)冬季奥运会筹备工作发出批评的众多维权人士和记者,都遭到当地政府当局的骚扰。索契冬奥会开幕已于本周进入倒数六个月。

据人权观察记录,政府曾试图吓阻数个组织和个人,不让他们调查或抗议移民工受迫害、奥运场馆及基建工程影响环境与居民健康、以及给予被迫迁居民的补偿不公等议题。人权观察还纪录到当局骚扰记者并利用刑事诉讼予以威胁,显然是对他们的正当报导行为进行报复。

“企图打压维权人士和记者使他们无法发声不但是错误的,而且只会进一步破坏奥运会的形象,”人权观察欧洲和中亚部副主任简・布坎南(Jane Buchanan)说。“奥运主办国不可旁贷的责任之一就是保障新闻自由,当局企图将批评消音,显然违背这一原则。”

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国际奥委会)已经承诺,要跟进调查不当对待劳工及其他显然与奥运筹备相关的人权侵害案件。《奥林匹克宪章》明文保障新闻自由,其中有一整段规定“奥运会的媒体报导”。国际奥委会有义务采取“一切必要步骤,以确保通过不同媒体做出最充分的报导。”其他附则亦要求“奥运会的…媒体报导不应以任何方式…有所减损。”

从2008年开始,据人权观察记录,已有许多维权行动者、新闻记者和其他人士,因为有关索契冬奥的行动或言论而遭到骚扰及恐吓。

“索契冬奥的筹备,已因重大人权侵害及其他问题而沾上污点,其中许多问题全靠维权人士和新闻记者的努力才得以揭露,”布坎南说。“国际奥委会若是认真面对这些议题,就应该要求俄罗斯当局立刻停止骚扰维权人士、民间组织和新闻记者,并对各种侵害人权的指控展开调查。”

针对环境或其他议题的和平抗议,有时可以得到索契警方允许举行。然而,环境、人权和公民行动者常因和平抗议而遭到警方攻击、拘押或搜索。有两个环境保护组织就因为积极记录奥运筹备过程中的侵权状况,而受到政府的侵入性检查,其中至少一个组织的电子邮件信箱遭到查阅。

尽管媒体关于奥运会筹备的报导立场不一,有些新闻机构对奥运筹备抱持批判态度,另一些媒体则刻意回避这方面的报导,但人权观察访问到一些编辑、记者、博客(网志)作者和新闻媒体从业者,曾在撰文批评奥运侵权及其他疑虑,或评论索契其他议题之后遭到威胁和骚扰。还有一家报社的至少两名记者和主管遭到刑事检控,显然是为了对他们的工作进行打击报复。

有些记者告诉人权观察,当地政府当局试图通过向媒体编辑施压,限制负面或批判性的信息,借以将这次奥运会呈现为“一片光明”。此外,几个独立的网络新闻来源和博客网站,都因为张贴批评奥运筹备的材料,而遭到高度协调的、瘫痪性的服务阻断攻击(denial of service attacks),使这些网站因骇客攻击而无法访问。

“新闻自由是奥林匹克宪章的核心原则之一,如果一场奥运会的气氛让记者不敢报导关乎公共利益的正当题材,它绝不会是个成功的奥运会,”布坎南说。“国际奥委会应该坚定地要求俄罗斯当局,必须保证每一个记者都能享有充分的媒体自由,不论是索契当地或外来的记者。”

索契公民社会受到的骚扰和恐吓,背景其实是俄罗斯政府对人权的普遍打压,自从2012年5月普京总统就任以来,已持续15个月。

在这段期间,国会通过多项立法,包括限制公开集会、刑法恢复诽谤罪并增列侮辱宗教罪、对互联网内容增加新的限制、扩张叛国罪的定义以及禁止为“非传统性关系”进行“宣传”等等。政府并发动一项全国性的运动,逼迫所有非政府组织,只要接受外国经费补助并且涉及未清楚定义的“政治活动”,就要登记为外国代理人(foreign agents),借以限缩独立民间组织的活动空间。

“俄罗斯全国各地的维权人士都面临著前所未有的压力,索契也不例外,”布坎南说。“国际奥委会正掌握著促进人性尊严──奥林匹克运动主要宗旨──的关键契机,它应当要求俄罗斯政府当局保障所有维权人士的基本权利,不论其立场是批判或支持政府,它也应当坚持个人和组织必须能发表观点而不必担心被秋后算帐。”

背景

骚扰压迫非政府组织(NGOs)

北高加索环境守望(EWNC)

北高加索环境守望(Environmental Watch of the North Caucasus,简称EWNC)是该区域首要的环境监测组织,近年来呼吁关注2014年索契冬季奥运会相关建设工程对环境的影响。该组织及其批评索契奥运工程对环境冲击的言论,在俄罗斯政府为搜寻“外国代理人”组织并强迫其办理登记而进行的全国NGO查核运动中,成为受到最严厉检查的目标之一。

2013年3月27日,一支调查小组未出示查核通知即到达EWNC设在迈科普(Maykop,位居索契东北方118公里)的办事处。该小组成员来自当地的联邦安全局(Federal Security Service)支部、地方检察署和内政部反极端主义中心(Center for Combatting Extremism)。这些官员特别关心该组织与奥运会筹备有关的活动。他们要求该组织不要发表关于奥运筹备的环境后果报告,以免“伤害国家”。遭到该组织拒绝后,查核人员便以清查盗版软件为由,要求检查该组织的电脑和电子邮件,并且威胁该组织不得妨碍调查,否则将予以罚款。

“我们的电子邮件并无任何机密,所以我们决定让他们查阅邮箱,”EWNC协调员安德瑞・鲁道玛卡(Andrey Rudomakha)告诉人权观察说。地检署和反极端主义中心的官员们逐一检查EWNC的邮件,1个半小时后才离开。

这次查核之后,地检署向该组织发出一份书面警告,上面的日期是4月29日,但该组织负责人直到7月20日才收到这份文件,内容要求EWNC应该注册为“外国代理人”,因为由章程宗旨看来,该组织涉及“政治活动”,且收受外国经费补助。

此外,如下节所述,该组织的数名行动者都在2012年遭到莫须有的刑事检控,罪名轻重不一。

移民与法律网络

俄罗斯首要人权团体之一──“纪念”人权中心(Memorial Human Rights Center)的“移民与法律网络(Migration and Law Network)”项目,在俄国40多个地区为难民和移民提供免费法律援助。在索契,该项目记录奥运场馆和其他基建工程对移民工的权利侵害,并帮助工人为其所受的侵害争取补偿,例如协助他们索讨积欠工资。

2013年7月23日,一队官员无预警地来到“纪念”组织设在索契的“移民与法律网络”项目办公室执行查核。这次查核行动的前一天,该项目协调员刚向地检署举报一家奥运工程包商严重侵害移民工的权利。

该网络派驻索契的协调员森永・西莫诺夫(Semyon Simonov)告诉人权观察,来自查税单位、联邦安全局和地检署的官员是在当天早上11点到达“纪念”组织的办公室,大约90分钟前,西莫诺夫才接到官员电话通知要来进行查核。根据“纪念”发布的新闻稿指出,查核官员告诉他们,有人对该组织提出检举,但拒绝说明检举的细节。官员们要求检查所有与该办公室业务有关的文件,但西莫诺夫说档案资料都存在莫斯科总部。官员们随手翻看现场的档案卷宗,里面都是移民工申诉权利受损的材料。他们没有企图搜索该组织的办公场所或取得电脑帐号密码,也没有带走任何文件。

这些官员还打电话给房东,索取“纪念”组织承租办公空间的合约复印件。

紧跟在这次查核之后,查税单位于6月25日找西莫诺夫问话,并说依据俄罗斯法律他应该在当地而非莫斯科交税。西莫诺夫请税务当局直接和“纪念”组织的莫斯科总部联系。

6月22日,查核前一天,西莫诺夫亲自把一份十页的申诉状送到阿德勒(Adler)区检察署,内容说明一家奥运工程营造商的多种侵权行径。其中指控的侵权行为包括没收移民工的身分证件──有时长达三、四个月,未按承诺金额给付工资,不给工人提供劳动合同副本,以及没有提供卫生的住宿条件。受到这些指控中的侵权行为影响的劳工,包括正在建造奥运会媒体中心的移民工。

西莫诺夫告诉人权观察,通常他送申诉状到地检署时,书记员都把文件堆在桌上,然后“大概要四天〔他们〕才会处理它。”但在6月22日,“那个书记员一拿到我的〔申诉状〕,她就亲自把它送进了检察官办公室。”

2013年4月,警方拘留一位移民工,当时他正要去“纪念”组织索契办事处送交材料,申诉工资遭到拖欠。由于国际大力声援,警方在七个小时后将他释放,并且撤销对他的轻罪控告。

LGBT骄傲之家

近几届奥运会都会设立一所奥运骄傲之家(Olympic Pride House)。历届骄傲之家致力于在奥运会期间促进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LGBT)权利和意识,提供关于体育界恐同现象的信息,以及在奥运会期间提供LGBT运动员一个休闲聚会场所。第一个骄傲之家是为2010年温哥华冬季奥运会而创建,2012年伦敦夏季奥运会也有一座骄傲之家。

2011年10月,一群LGBT维权人士申请在索契注册成立骄傲之家,但两个月后,遭到克拉斯诺达尔(Krasnodar)区政府驳回,理由是该组织申请文件上的名称不是“以俄文填写”。2012年2月,法院以申请注册文件有错误为由,支持驳回的处分。

法官还指出,该组织的宗旨可能“违背公共道德根基,以及政府在保护家庭、母职和儿童方面的政策”,而且其活动可能“因造成人口减少而损及俄罗斯联邦的主权和领土完整。”

2012年8月,索契骄傲之家的发起人针对政府的驳回处分,向欧洲人权法院提出申诉。人权观察也致函国际奥委会,抗议LGBT骄傲之家成立受阻以及一项歧视性的法律,该法禁止向未成年人“宣传”有关“非传统性关系”的信息,外界普遍认为,这项禁令实际上扩及任何与LGBT人士有关的正面信息。

俄罗斯地理学会索契分会

2009到2012年之间,俄国最受敬重的科学组织之一,俄罗斯地理学会(Russian Geographic Society)的索契分会一再被威胁取消其独立地位或查封。

俄罗斯地理学会索契分会已成立55年,取得法人地位已13年。它的成员对于各种环境与社会议题,包括奥运筹备过程中如何保护索契的环境,往往直言不讳。针对奥运场馆和基建工程侵入索契当地受联邦保护的自然保留区,分会成员已多次利用不同场合发声抗议。

2009年,俄罗斯地理学会的理事会曾召开紧急会议,宣布该会决定撤换领导人并修改组织章程。在俄罗斯地理学会新任的管理阶层中,纳入了几位政府高官,而他们所提的章程修正案中,包括取消该学会各县市分会享有法律地位的权利。

2012年2月,新管理阶层以电子邮件通知索契分会的工作人员,依据新修正的组织章程,决定关闭分会。2012年9月在莫斯科的一项会议,学会的理事会警告索契分会代表,如果该分会不能在一个月内“自行结束”,理事会将会控告分会违反新章程。

2012年12月,俄罗斯地理学会索契分会科学执行秘书玛莉亚・芮尼瓦(Maria Reneva)告诉人权观察,工作人员认为分会突然遭到整顿,以及剥夺县市分会法律地位的决定,目的是要扼杀他们的独立工作。特别是,芮尼瓦说,失去法律地位将使分会无法接受独立的财务支持,造成分会在财务上完全依赖区域办公室,后者的财政又依赖总会的执行管理阶层和理事会。虽然索契分会的工作人员坚持工作岗位,组织仍前途未卜,因为该分会随时可能遭法院判决解散。

此外,芮尼瓦告诉人权观察,该组织还遭到来自索契行政机关的压力,他们经常表示有意获取俄罗斯地理学会索契分会办公室所在的史迹建筑物,然后将它改建为多楼层的大型“探险中心”。若失去独立的法律地位,芮尼瓦说,索契分会将无法继续保护这栋建筑物,以及设于其中的索契分会档案库、该市地理图书馆和高加索地质博物馆。

2013年4月,法院驳回了俄罗斯地理学会请求解散索契分会的诉讼。根据其后俄罗斯地理学会发给索契分会的函件表示,该学会在2014年底会员大会召开前,将不会有进一步动作。

分散式阻断服务攻击

人权观察已记录到五件案例,均为独立的组织、博客或新闻入口网站在传播批评奥运筹备的信息后,遭到分散式阻断服务攻击(distributed denial of service,简称DDoS)。由这些攻击的数量庞大、目标集中看来,必有某种程度的协调或指导,幕后很可能就是政府当局或其代理人。举例来说,俄罗斯地理学会索契分会──其成员大声疾呼在奥运筹备期间保护索契的环境──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人权观察,该组织的网站在2012年1月遭到大规模黑客攻击,造成网站无法访问长达八天。在那同一个月,至少有三个新闻媒体或博客网站──包括索契新闻(Sochi News)、嗨索契(Privet Sochi)和索契博客(Blog Sochi)──遭到黑客连续攻击而导致网站停摆。

2012年9月,北高加索环境守望(简称EWNC)网站遭到大量网络攻击,几乎一个星期无法访问。该组织一位成员告诉人权观察,这次攻击正逢EWNC发布有关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和世界自然保育联盟(World Conservation Union)访问索契的新闻稿。该组织的代表告诉人权观察,他们的网站经常受到黑客攻击,而且时间上刚巧都发生在他们报导争议性的环保议题时,例如与2014冬奥筹备有关的违法事件。

骚扰恐吓环保和公民行动者

素仁・葛扎彦(Suren Gazaryan)与伊夫坚尼・维提希柯(Evgeniy Vitishko)

2012年6月,环境科学家素仁・葛扎彦和伊夫坚尼・维提希柯因破坏工程围篱而被控刑事罪名,法院在政治干预下经过不公正审判而将他们定罪。

生物学家葛扎彦是北高加索环境守望(简称EWNC)的理事,经常就环境或其他议题批评政府,包括质疑奥运筹备过程中的官员贪腐和环境冲击问题。

政府当局指控葛扎彦和维提希柯(生物学家,EWNC成员)在2012年黑海城市图阿普谢(Tuapse)的一场集会中“严重损害私人财物”。当时抗议民众的诉求是呼吁保护黑海沿岸和附近的森林,并且谴责一项在国有林地兴建私人别墅的工程,据称这项工程的业主是克拉斯诺达尔(Krasnodar)地方首长亚历山大・塔切夫(Alexander Tkachev)。在集会过程中,有些行动者在这项工程的围篱上涂鸦,写上诸如“阿历(指塔切夫)是小偷”、“森林属于我们”等字句。法院不但未经公正审判就将他们定罪,甚至轻罪重判,将葛扎彦和维提希柯两人处以三年缓刑。

2012年8月,地方当局又对葛扎彦展开另案侦查,此案源于8月2日葛扎彦率同一群行动者前往黑海度假区调查一处私人游艇码头,他们认为这座设施在兴建前未经环境影响评估和公听会,因此并不合法。他们到达现场后,一名配备橡胶短棍的私家保全人员上前抓住葛扎彦,将他的手臂扭到背后,并且试图抢走他的手机。葛扎彦告诉人权观察,当时他感受到威胁,于是马上挣脱,拾起一颗石头,警告保全不要靠近。葛扎彦说,随后他就转身,扔下石头,步行离开。

政府当局则指控葛扎彦的行为──据当局本身的侦查卷宗记载,仅仅是捡起一颗石头和口头交谈──足以构成威胁该名保全人员的生命。由于葛扎彦因前述案件尚在缓刑期间,他一旦再被定罪,可以被判处最高五年的徒刑。葛扎彦在得知自己再度被检控之后,已逃出俄罗斯。

2012年12月,俄罗斯政府当局对素仁・葛扎彦发布通缉;同时,法院将维提希柯的缓刑期间延长并增加额外限制,理由是他曾违反宵禁,虽然维提希柯本人对此否认。

维拉迪米尔・基麦耶夫

2013年5月28日下午3时许,侦查小组分头抵达维拉迪米尔・基麦耶夫(Vladimir Kimaev)的公寓和乡间别墅进行搜索。基麦耶夫是北高加索环境守望(简称EWNC)的行动者,曾记录并发表许多有关奥运筹备的环境及其他问题,包括山体滑动、河川污染和滥伐森林等等。基麦耶夫也是当地反对党派俄罗斯统一民主党(Yabloko)的领袖。搜索时,基麦耶夫不在这两处地点,现场只有他的一些家属。侦查员在搜索过程中并未带走任何物品。

官员宣称,到基麦耶夫住处搜索是为了找寻与一件刑案有关的武器和爆裂物(vzrivchatka),该案中,一名男子因意图在索契引爆土制炸弹而被定罪。当局宣称基麦耶夫是该案目击证人之一;但基麦耶夫的律师亚历山大・波普柯夫(Alexander Popkov)向人权观察表示,基麦耶夫从未见过该案受刑人。在搜索行动之前和之后,当局并未采取其他侦查步骤,包括传讯基麦耶夫。

据基麦耶夫和波普柯夫的说法,官员在搜索过程中违反多项程序规定。例如,当局在两处搜索地点都有出示搜索状,但都没有依法给住户提供副本。在基麦耶夫的乡间别墅,官员出示搜索状时上面填写的门牌号码不正确。警察离开后很快又再回来,中间的时间根本不够向法院申请重发搜索状,但他们却带来了载有正确地址的另一张搜索状。5月30日,波普柯夫递状申请查阅搜索状,却遭到检方拒绝。法院后来准许了他的请求。

波普柯夫查阅后发现,无论是搜索公寓的令状,或是搜索别墅且地址经过更正的令状,都只有侦察员签名而非由法院签发,根据俄罗斯法律,唯有例外情况才允许这种做法。

遭到搜查之后,基麦耶夫的部分家属要求他停止维权行动。

娜塔莉亚・加里诺夫斯卡雅

娜塔莉亚・加里诺夫斯卡雅(Natalia Kalinovskaya)是索契市普索(Pso)区一个社区理事会的主席,该区邻近奥运主要场馆和其他设施,她曾多次发起和参加公开集会,关注与奥运筹备有关的环境和财产权侵犯问题。她也曾以书面举报奥运工程导致的各项问题,并且尝试通过媒体揭发许多环境和财产权争议。从2008年开始,当局曾一再因为她的工作而对她施以拘押、罚款和威胁,她也成为某些媒体刻意抹黑的目标。

明目张瞻的压力早在2008年9月29日就开始找上加里诺夫斯卡雅和她在社区理事会的副手,丝威拉娜・巴瑞斯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