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叙利亚应停止无差别射杀出逃的平民

边防部队涉嫌就地射杀逃往约旦的叙利亚国民

(安曼)- 国际组织人权观察今天指出,叙利亚边防士兵似乎无差别地射杀任何企图跨越国界逃难的人,连平民妇女和儿童也不放过。叙利亚当局应立即命令其边境武装部队停止一切无差别攻击,并采取所有可行措施避免伤害跨境前往邻国的平民,以尊重其离开自己国家的权利。

今年六月中,人权观察曾在约旦访谈十七位叙国难民。他们表示,在五、六月间跟随近二百位难民,在叙利亚自由军(Free Syrian Army,简称FSA)陪同下穿越国界时,遭到叙利亚政府军持续以机枪和殂击手开火,造成三位平民死亡、十一位受伤。这些难民所描述的情节一致,叙利亚士兵未先警告即向他们开火,且无差别地射击每一个穿越边境的人,不分是否叙利亚自由军战士,也不分妇女或儿童。

“叙利亚政府说它是在对抗武装恐怖分子,但它的边防部队似乎对任何穿越国境的人进行无差别攻击。他们射击平民男女、儿童、伤患,和攻击敌军没两样,”人权观察组织难民问题高级研究员和倡导者格里•辛普森(Gerry Simpson)表示。“叙利亚对逃离国境的平民进行无差别攻击,违反了基本人权,包括生命权、离开自己国家的权利和在他国寻求庇护的权利。”

一位叙军叛逃者告诉人权观察组织,其他由约叙边界叛逃的军中同袍曾跟他说,他们接到命令,对任何不经官方检查站而企图进出国境的人格杀勿论,但有些士兵拒绝服从这项命令。

人权观察还面谈过穿越叙利亚与伊拉克边境时被叙军射伤的难民。国际难民组织(Refugees International)和许多媒体报道也都指出,叙军向逃往黎巴嫩避难的平民开枪。

人权观察在六月中旬利用三天时间,访问了二十一位刚刚逃到约旦的叙国难民。他们说,包括他们在内,约有一千一百位平民,在叙利亚自由军协助下跨越边界到约旦避难。

其中十七人说,当逃难队伍趁黑夜跨越边界时,曾遭叙利亚士兵开枪。他们根据目击或传闻指出,叙军打死了三位平民,打伤十一位,包括一位孕妇。另外还逮捕了一百七十位平民,包括一百多位女性和儿童,人权观察迄今不知这些人被捕后的下落。

难民通常组成三十到二百人的群体,带着婴儿和各地战乱的伤者,在叙利亚自由军陪同下,经过叙约两国仅存的官方检查站附近逃亡,即靠近叙利亚Dar`a镇和约旦Ramtha镇之间。

只有四位难民说,他们的团体越界时不曾遭遇攻击。

绝大多数难民都说,在边界遇到徒步或坐卡车而来的士兵,从大约两、三百公尺外,无预警地用机枪向他们开火。这些难民表示,叙利亚自由军通常不会反击叙军,因为他们说希望避免双方交火使平民陷困,不过若政府军向前推进,叙利亚自由军也会反击。有些难民因为叙利亚自由军还击而被困三小时之久。

一位五个孩子的母亲曾在边境被抓回去,获释后再度尝试,终于成功逃到约旦。她详述了第一次逃难时遇到的状况:

我带着五个年幼的孩子,同团有250人,其中有许多妇孺、老人和伤患。叙利亚自由军和我们在一起。我们徒步一个小时,到达叙利亚边境,发现马上就要到约旦了。附近突然传来枪声,大家四散奔逃。我马上趴下,用身体护着三个孩子。另外两个孩子跑掉了,后来我听说他们安全过了边界。枪声持续一小时后,叙利亚士兵过来把我们带走[关起来]。

许多难民说,他们被迫爬过沙地,或死命奔跑,才能完成跨进约旦边界前最后五十到一百公尺的路程。

人权观察访谈的难民中,有五位在爬过或钻过约旦边界铁丝网时受伤。还有很多人也说,他们知道有人被铁丝网严重割伤。

5月底因战火逃离家乡Maraa镇的一位年轻男子说:

与叙利亚自由军合作的贝都因(Bedouin)向导,趁黑夜带我们越过边界。我们一行有大概五十位男男女女,还有几个小孩。一辆军用卡车突然出现,军上士兵毫无预警就向我们开枪。我们立刻散开,我用最快速度跑到大约100米外的约旦边界铁丝网。穿过铁丝网时,我被割惨了。最后只有二十二人成功,大多是男性。其他30人,大部分是女性,都被抓走了。跟我一起逃出来的一个人后来和贝都因向导通电话,知道有一个女人当场被射死,还有两个男人和一个小孩被打伤。

“叙利亚国民已经非常绝望,而叙利亚仍逼自己的国民在枪林弹雨下,爬出自己的国家,”辛普森说。“无差别地攻击想要逃离祖国的平民,十足证明了叙利亚已经彻底背弃其保护本国公民的主权义务。”

难民们说,他们一过了边界,约旦军队就过来护送他们到安全地区。

叙利亚和约旦共享375公里的边界,其中大部分是沓无人烟的沙漠。对想逃到约旦的平民来说,只有约旦西北部一段近一百公里的区域是适合穿越的。平民一般在叙利亚自由军成员护送下,从叙利亚在边界一侧的Daraa镇逃到对面的约旦Ramtha镇,因为这是叙利亚自由军较有能力运作的一段边境区。

根据Ramtha镇上的约旦人说,自从2011年6月Ramtha-Daraa关卡禁止贸易商以外人士通行后,叙利亚和约旦之间理论上应向所有人开放的官方通道,只剩下位于Ramtha东北方约二十公里的Naseeb-Jader关卡。

但据许多难民表示,他们自己或家属曾在那个关卡被哨兵无故拦下不准通过。有些难民告诉人权观察,他们知道某些家庭透过贿赂Naseeb-Jader关卡边防士兵,采得以离开叙利亚,贿赂的金额大约每一家人三万叙利亚镑(约470美元)。

伊拉克境内的叙利亚难民也告诉人权观察,他们在逃难时遭受攻击。逃到伊拉克的一位十九岁叙利亚难民说,他所参加的团体共三十七人,包括平民和叙利亚自由军战士,于4月8日凌晨两点到达距边界大约四百公尺处,遭到叙利亚边防部队开枪射击。“子弹从边防岗哨朝我们飞过来,”他说。“我看着同团的两个人中弹倒地。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活下来,因为那时大家只能四散逃命。”

叙利亚已签署的《公民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规定,人人皆有自由离开自己的国家,包括长期居民,例如住在叙利亚的巴勒斯坦人;对这项权利的限制,仅限于“法律所规定,保护国家安全、公共秩序、公共卫生或道德,或他人的权利和自由所必需”,并且“与本公约所承认的其他权利不抵触”。叙利亚未曾作出任何声明,解释为何包括妇女、儿童与伤患在内的平民不能出国,也未曾说明为何使用致命武器阻止他们出国。

人权观察表示,即便有叙利亚自由军战士和平民同行,或者投入交战,叙利亚士兵仍须采取一切可行步骤将平民的伤害降到最低,例如确保攻击仅针对军事目标。叙利亚自由军战士也必须采取一切可行步骤,确保平民不受伤害,例如确保本身的部署不会导致平民被攻击。然而难民提供的所有信息均一致表明,叙利亚军队毫无预警地朝任何跨越边界者开枪,完全没有区分平民和叙利亚自由军战士。

自从2011年3月叙利亚反政府示威爆发以来,在约旦登记为难民的叙利亚人已超过二万六千人。

“如果叙利亚政府希望证明它在乎本国公民的利益,就应该从允许公民出国而不把他们杀掉做起,”辛普森说。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区域/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