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refugee man looks out his tent made out of plastics after waking up at a refugee camp, north of Pretoria, South Africa.

© 2009 Paballo Thekiso/AFP/Getty Images

(约翰内斯堡) - 人权观察组织今天发表了一份报告, 指出南非卫生保健专业人士常规拒绝为成千上万的寻求庇护者、难民和移徙民提供卫生保健和护理,从而危害国内的大量外籍人口的健康。南非的外籍居民特别容易受到疾病感染和伤害,也面临仇外暴力,索取基本的护理时,也面临有系统的歧视。

这份长达89页的报告,"在这无法得到愈合:移民在南非遇到暴力、歧视和得到卫生服务的障碍",描述了骚扰、无证件以及有根据害怕被驱逐出境阻止了许多新移民就医。尽管南非法律和政策声明,寻求庇护者、难民和移民有权利寻求护理,这情况依然还在。那些寻求治疗的人常常遭受医护人员的虐待和辱骂、护理要求被拒绝、或被要求赔偿非法的费用。

人权观察卫生和人权部门的研究员,丽贝卡·谢弗(Rebecca Shaeffer),说:"到南非的移民在中转时遭受虐待,抵达目的地时被攻击,受伤或生病时却无法得到医疗。南非政府应该根据其宪法,保证这些人获得他们需要的并且有权利得到的照护。"

为了这份报告,人权观察采访了100多个移民,卫生保健工作者和倡导人士。例如,越过自津巴布韦边境的移民向该组织透露,他们因为没文件、基本信息和财政资源,要得到卫生护理很困难。强奸幸存者说,他们必须向警方报案,才能得到紧急医疗护理;但由于太害怕被驱逐离境,并没按这程序处事。

南非卫生署确认寻求庇护者和难民有权利得到护理,但人权观察发现,医护人员屡次违反该规定,并因为病人的国籍或无适当的文件,对他们有所歧视。根据该报告,移民因为对外籍的暴力导致终身残疾的情况因为医疗环境中的歧视而变本加厉。

此外,在全国各地的城市中心里,难民、寻求庇护者和移民经常被官方安排到不安全的临时住所。这提高传染性疾病传播的风险, 造成慢性疾病的治疗被中断;而且他们也往往营养不足。

延迟、中断或拒绝治疗移民健康对南非已经不堪重负的卫生系统承受更多的压力。如果没被治疗的话,病情会变得更加严重或对第一线药物更有抵抗力,本来可以避免的残疾却发展了,护理变得更加昂贵,公民和非公民一样的受到传染病的威胁。

谢弗说:"在南非的医疗系统中,对外国人的歧视已经制度化了。寻求护理的人们不应该受到虐待。"

人权观察表示,要改善移民遭受恶劣卫生条件的决定因素,需要众多政府机构间的合作。该报告提出改善情况的建议,其改革分四个类别:

  • 免受被驱逐出境:民政事务总署应实施给予津巴布韦公民的特别豁免许可证这一计划。害怕被驱逐出境阻碍许多无证件移民,特别是津巴布韦公民,寻求医疗。许可证计划将能让他们有稍有安心。该署也应确保寻求庇护者、难民,移民和来自津巴布韦的移民不受任意或法外逮捕和驱逐出境。
  • 免受攻击:移民在津巴布韦边界面临投机取巧的形式暴力,也在南非全国内遭受仇外暴力。南非警察署应在这两方面加强给予移民的保护措施。警方还应确保强奸幸存者不被迫联络警方,才能得到能救命的医疗护理。
  • 免受歧视:卫生部应通过改进培训、报告和问责制措施,执行其促进平等机会的政策。它也应针对流动和移民人口,制订预防和治疗项目,让人更容易得到有关卫生和权利的资料,以及提供跨境治疗举措。
  • 更良好的资料:关于南非内的移民人数、他们的卫生需要和医疗费用的资料,政府应该改善收集其资料的方法。预算和规划应响应实际的需要,那些照顾大量的非正式移民的机构应该得到他们需要的支持。

谢弗说:"努力满足所有居民的需要使南非医疗体制受到重负。然而,对移民的歧视不是平衡预算的方法。"

难民和寻求庇护者所做的证词:

"在这里还是有仇外主义的 -- 只是现在,它是生存在医院里。" - 塞富 (Sefu),一个因为仇外暴力而流离失所的难民,他曾在约翰内斯堡总医院被拒绝医疗护理。

"我被打抢[和]殴打。街上的人光看着。我到了Hillbrow诊所。我要求照X射线,但是他们说,‘不可以,那不是给外国人的。要照X射线的话,就回去津巴布韦。' 我返回到其诊所四次,但总是遭到‘不行的,我的朋友。那是给南非公民的。'" - 特雷弗 (Trevor),在约翰内斯堡的一个寻求庇护者

"在医院里,他们告诉我,‘这不是你的国家,我们不能医你',并把我给打发走。我离开了医院,到了另一家诊所。一名医生,女医生,说:‘就医他吧。'但是有些人说:‘别医他。'有人说我是人,应该得到医疗护理,其他人在我面前和她骂架。"- 萨艾(Said),因仇外暴力而流离失所的索马里难民

"因为我觉得自己好像得到了结核病,所以去约堡医院。那时,我不断咳嗽和消瘦。他们叫我去Hillbrow。在Hillbrow,他们对我说:‘我们不喜欢外国人;你们都是小偷。'我听到一些护士说:‘我们不喜欢他们到这里来。这家医院是给南非公民。'"- 开尔文 (Kelvin),在约翰内斯堡举行的津巴布韦寻求庇护者

"每个人在公立医院遭受恶劣的对待,这可是真的。但是非公民遭到更糟的情况。外国人等医疗护理的时间长过我们。卫生保健工作人员的态度是一个问题。语言问题惹恼他们,他们也似乎不愿意提供协助。大部分诊所没有翻译员,所以医生会只问是、否题,并不彻底查看问题。他们利用外国人对自己的权利缺乏知识这一点,叫他们去其别的地方。"- 伊娃 (Eva),一个嫁给刚果难民的南非公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