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人权观察在今天新发表的一份全球考察报告中指出,在2005年里显示的新证据说明暴虐和苛待的手段一直是布希政府用来打击恐怖主义的策略之一,而此策略损害了全球性的人权防卫工作。

在这本长达532页的全球考察报告之中,介绍一文指出,证据显示虐待性的拷问行为不只是几名低阶级士兵的恶行,而是高级美国军官有意识进行的策略。而这政策限制了华盛顿说服或强制要求其他国家遵守国际法的能力。

人权观察执行长罗思(Kenneth Roth)指出,“打击恐怖主义是人权事业的核心。但是对恐怖嫌疑犯使用非法的手段不但是一大错误而且还造成了反效果。”

罗思说非法手段的使用加速了恐怖成员的吸收,削弱了公众反恐的力量,并且制造了大量无法起诉的囚犯。

美国的盟友,如英国和加拿大,企图损害重要的国际保护法的行为使得人权维护缺乏领导的情况更加恶劣。英国试图把嫌犯交给极可能虐待他们的政府,虽然这些政府保证给于他们良好的待遇,但是这些担保不具任何意义。而加拿大试图淡化一个禁止非自愿性失踪的新条约。欧盟则继续将人权置于与其他国家的关系之下,如俄罗斯,中国和沙乌地阿拉伯,因为这些国家被视为有利于打击恐怖主义。许多国家——其中包括乌兹别克斯坦,俄罗斯,中国——利用“反恐战争”为借口来攻击他们政治上的敌对者,给他们扣上“伊斯兰恐怖份子”的大帽子。

人权观察记载了许多在反恐战争范围之外的严重暴虐事件。乌兹别克斯坦政府五月在安集延市屠杀几百名的示威民众;苏丹政府在西部的达尔富尔进行的行动结合了“种族灭绝”的行为;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及车臣境内不断报有残暴的事件。严重的镇压行动仍在缅甸,北韩,土库曼斯坦,及中国的西藏和新疆里持续进行,而叙利亚和越南继续对公民社会执行严厉的控制,辛巴威则进行大规模的,拥有政治意义的强制驱逐行动。

然而在缅甸和北韩仍可见到西方国家在人权维护方面所做的正面努力。发展中的国家也扮演了一个积极正面的角色:在尼泊尔国王对民主人士出击的一事发生后,印度暂停对该国大部分的军事援助,东南亚国家联盟强逼缅甸放弃其2006年的主席职位,原因是该国的人权纪录十分恶劣。墨西哥领先说服联合国在打击恐怖主义的同时,保持一名人权保护的专员。吉尔吉斯坦抗拒来自乌兹别克斯坦的强大压力,在安集延市屠杀事件中援救了439名的难民,而罗马尼亚也给他们提供了暂时的避难所。

西方国家缺乏领导的情况有时也让俄罗斯和中国在与他国建立经济,社会和政治的联盟时忽略了人权问题。

在全球考察报告的介绍篇中,罗思写道,在2005年美国对囚犯的苛待很明显不能只归咎于培训,纪律或监督的疏忽,也不能只笼统地归罪于“少数的坏种子,”这其实反映了上层领导有意识的政策选择。

罗思还写,证明这个政策是有意的证据包括布希总统威胁将否决禁止“残酷,非人道和羞辱待遇”的法案,以及副总统迪克·切尼企图免除中央情报局的法律责任。除此外,司法部长阿尔伯托·岗萨雷斯宣称美国可以苛待其囚犯只要他们是拘押在美国领土以外的非美籍人士,而同时中央情报局的局长波特·戈斯则甚至声称追溯到西班牙宗教法庭时期的一种酷刑“水囚刑”(waterboarding) 不过是一种“专业上的审问技巧。”

罗思说,“使用酷刑和苛待的责任已不能再以职夜班的低阶级士兵所行的不幸事件为借口搪塞过去了。布希政府必须指定一名特别的检察官来审查这些暴虐事件,而在同时国会应设立一个独立的,两党的审查小组来调查这些案件。”

人权观察2006年的全球考察报告包含对70多个国家在2005年里的人权发展所做的勘察资讯。除了谈论酷刑的介绍篇外,该报告还包含其它两篇文章:“私人公司与公众利益:为什么企业团体应该迎接全球人权法则”以及“预防艾滋病毒/艾滋病进一步的传播:人权的重要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