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出席首场社区对话,向少数获选参加的市民讲话,香港伊利沙伯体育馆,2019年9月26日星期四。

© AP Photo/Kin Cheung

在持续四个月的大规模街头抗争之后,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昨天举办首场“社区对话”,在两个多小时里饱受市民的愤怒提问与谴责。为了证明她已进入“倾听模式”,如同昨天她在《纽约时报》的投书所言,这种做法或许好过她此前漠视民意的作风,但社区对话似不见得导向改革。

自6月以来,日益忧惧中国政府压制人权的香港市民,在街头上以和平理性的抗争表达对问责制和普选权的长期诉求。但林郑月娥始终不愿与不断增加的抗争群众沟通,导致自己陷入孤立。她只是偶尔召开记者会──有时竟开在深夜──回答少数提问,同时一再拒绝与泛民议员抗争群众当面对话。

上星期,香港当局宣布林郑将出席首场社区对话,此举似乎只是企图在10月1日中共建政70周年之前平息街头抗争的又一次尝试。在2万名申请者中只有150人获准入场其中仅约30人得到发言机会。林郑再次拒绝民众呼吁就警方用武过度展开独立调查,也没有承诺解决民众提出的任何问题。

很难说这场活动真的是来自林郑“倾听民意”的想法,或者是听从北京指令而为。但无论如何,它都不符合港人从1997年香港移交中国以来、在2014年的民主抗争中、或今年夏天开始发出的吁求。几乎所有阶层的香港人──学生、公务员、律师、年轻父母、老年人──全都走上街头,他们要求的是问责制和参政权。

当公众对香港政府和警察的信心已坠落到空前低点,若只靠有限对话而无具体行动,林郑想达致“社会和解”无异缘木求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