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积极开发新展品。

©2012 Sinchen Lin(取自Flickr)

2016年9月美国总统大选期间,微信(结合手机应用的中文社交媒体平台)有一则帖子让我吃了一惊。我的一位中国朋友分享了一个中国网站链接,说他要用这个观看克林顿和特朗普(当时还是总统候选人)的辩论直播。我这位朋友来美国读研,住在纽约。但他不打算扭开电视或登录YouTube,反而要连上被政府严格审查的中国互联网来观看这场辩论。

为什么?因为他平常获取的所有信息,包括关于他移居的国家,都来自那里。而且他并非特例。

微信属于中国腾讯公司,全球用户每月平均达10亿人其中1亿来自中国境外。海外华人爱用微信查阅新闻、互相分享信息或与国内用户联系。一项针对澳大利亚普通话使用者的调查发现,百分之60的受访者说微信是新闻和信息的主要来源,只有百分之22的人表示他们经常阅读澳大利亚主流媒体,如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和悉尼先驱晨报。

对于许多海外华人而言,微信实在太流行、太多功能,根本不需要使用风行中国境外的其他手机应用。但是,中国侨民如此依赖微信,对信息和通讯会产生什么影响?

中国政府和腾讯公司对微信进行言论审查,导致用户信息经常遭到歪曲。凡是包含“敏感词”──例如天安门屠杀、刘晓波和占领中环──的帖子,都无法用微信发布。批评中国政府的帖子发布发也常遭到删除,有时存活不到几秒钟。

一项关于澳大利亚华人侨民新闻消费的研究发现,微信账号专为中国移民发布的新闻,与澳大利亚政府特殊广播服务公司(SBS)发布的普通话新闻存在显着差异。SBS上有很多政治新闻,微信各频道却几乎不发政治报道,少数有关中国政治的文章多与中国国内新闻机构发布的新闻报道雷同,内容一贯反映中国官方立场。

这正说明为何许多海外华人在人权议题上总是与中国政府观点一致,即便他们在生活中可以轻易获得迥异或具批判性的信息。因此,海外华人虽然身在境外,中国政府仍可控制他们所接收的大部分信息。

尽管如此,澳大利亚加拿大和美国的许多政党组织和政界人士仍在微信开设账号,以便与各自选区内的中国移民保持联系。例如,马里兰州民主党候选人齐丽丽(Lily Qi)就因善用微信而在去年的州众议会选举中旗开得胜。

然而,中国政府靠着对微信的审查,已有能力介入西方民主国家民选官员与选民之间的沟通。2017年9月,加拿大国会议员关慧贞(Jenny Kwan)曾就香港雨伞运动发表声明,称赞香港年轻人“为坚持理念和改良社会而挺身奋战。”

这项声明或任何相关内容现在都已彻底消失在微信上。

关慧贞去年12月给我写信说:“我们在2017年9月6日发布了这份声明。在微信管理部门删除之前,有100人查看过,1人喜欢,还有3条评论。直到您来函询问,我们才发现它早已被删除了。“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政府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悄悄阻止外国民选官员在自己的国家向选民发声。倘若中国政府决定在更大范围妨碍这种对话,后果恐不堪设想。

中国政府滥用微信作为监控工具,也已记录斑斑。中国当局曾根据微信私聊内容拘捕公民,甚至大剌剌承认有办法收集已删除的微信帖文。在这种情况下,政治人物们能否通过微信告诉选民,他们访问中国时可能提出哪些人权问题?选民能否通过微信与他们选出的官员讨论批判中国的议题?恐怕不行。

各民主国家能有更多政党和政界人士通过华人习用的媒介接触中国侨民,毋宁是值得鼓励的,但他们必须提防这种媒介的严重缺陷。微信不仅是另一种联系特定人群的社交媒体工具,也是一种容易被一个人权纪录恶劣的政府为其本身需要而上下其手的平台。政界人士应当加倍努力,通过不受中国当局控制的渠道,以自己的方式接触海外华人──否则就难免在无意中陷入中国审查机器的牢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