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兴亚难民争领人道组织发放食物,孟加拉,库图巴朗,2017年9月9日。

 

© 2017 Danish Siddiqui/路透社

在缅甸开始对外开放,由军政府统治改为军方支持的民选政府时,世界银行急于与缅甸恢复往来。世行目前在该国投资逾20亿美元,自诩“与该国政府充分恢复往来,借以支持惠及缅甸全民,包括贫民与弱势群体的改革。”

但面对缅甸军队为报复罗兴亚武装团体偷袭警察派出所而大肆残害罗兴亚穆斯林人口的行为,世行却可耻地保持沉默。罗兴亚人数十年来饱受国家迫害,在这个佛教徒占绝大多数的国家沦为最贫困、最弱势的族群。

联合国估计,过去两星期内,已有31.3万罗兴亚人从缅甸西部若开邦逃往邻国孟加拉避难。难民陈述他们居住的村落遭到杀戮、炮轰、纵火,全都是政府发动“族群清洗”的特征。人权观察分析最新取得的卫星数据显示,罗兴亚村庄普遍遭到焚毁。

2012年,世界银行曾将若开邦暴力冲突轻描淡写为“局部性族群暴力”。但从2015年以后,由于受到批评,该行承认缅甸政府在若开邦鼓励制度性歧视。现在世行有必要再度调整认识。

世界银行行长金墉(Jim Yong Kim)应当谴责缅甸政府的暴行。他应该强调,缅甸政府对罗兴亚人口的攻击已凌驾、违背其增进社经发展的承诺,危及世行投资项目,损伤其消除极端贫穷、促进共同䌓荣的双重目标。世行并应公开提议协助落实若开邦谘询委员会的各项建议,该委员会由前联合国秘书长安南领导。讽刺的是,世行对罗兴亚问题保持沉默的同时,该行正准备与联合国共同发布关于发展及预防暴力冲突的旗舰报告。

金墉曾阐释制度性歧视对个人、社会和经济的恶劣影响。他将不歧视原则融入世行业务的做法,可望成为他在世行留下的重要遗产──前提是他能在最严重暴行发生时介入阻止。做为第一步,他应该为缅甸层出不穷的恐怖情势仗义执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