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派示威人士在中联办门外举起被吊照律师江天勇的照片,要求将他释放,中国香港,2016年12月23日。

© 2016 路透社/Tyrone Siu

(纽约)-人权观察今天表示,中国政府应放弃以政治罪名控告自2015年7月9日全国大抓捕关押至今的数名律师与维权人士。中国政府并应邀请联合国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对在押人员指控拘押期间遭酷刑进行调查。

 “中国政府声称保障人权,但只要这些律师与维权人士继续被拘押,其说法就一天比一天更加荒谬,” 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说。“监禁这些奋斗争取法治的人士,已对中共维护社会稳定的诉求造成反效果。”

2015年7月,中国公安机关拘捕审讯全国约300名人权律师、律师助理和维权人士。这次对法治倡导人士的镇压始于2015年7月9日,因此又被称为“709大抓捕”。虽然绝大多数已经获释,至少三人仍被羁押候审,另有两人正在服刑。

人权律师王全璋于2015年8月遭北京公安逮捕,至今音信全无。他被控以“颠覆国家政权罪”。据报,王全璋在拘押期间曾遭电击酷刑。公安并持续骚扰为王全璋奔走的妻子李文足,多次强迫她迁离租住处所。王李两人的儿子也无法就近注册北京当地幼儿园。

吴淦于2015年5月19日在江西省被公安拘捕,当时他正为一起强奸杀人案被告律师无法查阅法庭材料而在法院外组织抗议。两个月后,吴淦被户籍地福建省的检察机关控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和“寻衅滋事罪”。2015年8月,吴淦被强迫接受官方媒体中央电视台访问。根据其律师代为传出的信件描述,当局要求吴淦认罪,但他拒绝照剧本演出。吴淦并说公安曾连续几天几夜不许他睡觉。吴淦的父亲徐孝顺,据信因儿子的维权行动受到牵连,也被福建当局以涉嫌职务侵占罪逮捕,自2015到2017年羁押约19个月。

人权律师江天勇于2016年11月从湖南长沙返回北京时失踪,后来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2017年3月,江天勇的“认罪”视频经官媒播出,他自承编造另一律师谢阳遭酷刑的情节,以此“抹黑中国政府的形象”。6月,北京公安称江天勇已将家属代其聘请的律师解除委任,但家属认为是当局强迫所致。

人权律师周世锋和民运人士胡石根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于2016年8月分别被天津法院判处七年和七年半有期徒刑。两人都曾电视“认罪”。2017年3月,中国最高法院院长周强以周世锋案为例,将审判人权律师列为中国司法系统去年最大成就之一。

部分律师和维权人士形式上获释,但仍受严密监控,与友人、同事隔绝。湖南谢阳律师于2017年5月取保,随即与父母一同被公安送往湖南偏远乡村。2017年4月被判缓刑三年的李和平律师被要求配戴电子监控器。李律师及其家人到任何地方都有公安人员跟踪。王宇律师和家人自她2016年8月取保迄今均被软禁在内蒙古。北京谢燕益律师被关押18个月,2017年1月取保后,其住宅门外被公安架设数支摄像头监控。

过去数月,由于获释的律师与维权人士揭发拘押期间所受待遇,更多酷刑细节被公诸于世。部分在押人员,包括李和平律师、李春富律师、律师助理李姝云和维权人士勾洪国,均指控公安人员强迫喂食不明药物,造成他们肌肉疼痛、视线模糊。李和平和吴淦在拘押期间都曾被上手铐及脚镣,中间用铁链连结,使他们无法站直,睡觉也不能躺平。勾洪国、吴淦、李和平和律师助理赵威均指控遭单独禁闭,不得离开囚室长达数月。据其律师2017年1月所做的会见律录,谢阳说他受到安全人员日夜审问,对他拳打脚踢,用香烟薰面,强迫维持僵直坐姿每次逾20小时。李春富律师被秘密拘押、酷刑18个月,2017年1月释放后出现多种严重精神创伤征兆。

人权观察长期纪录中国政府使用酷刑情况,其行为违反禁止酷刑公约及其他国际条约义务。殴打、长时间剥夺睡眠、无限期禁闭、威胁伤害家人等等,都是中国当局常用的手法,可能导致长期性的身心创伤。

中国当局并且持续骚扰、恐吓709律师与维权人士的代理律师,常常命令他们不得接受媒体采访,否则吊销其律师执照。至少四名律师──谢阳的律师蔺其磊、江天勇的律师覃臣寿、王全璋的律师余文生和谢阳的律师梁小军──无法通过司法当局的年度律师考核,实际上等同被停业。

 “只要中国政府仍将法律辩护视同反政府活动,该国司法系统的公信力就不可能提升,”理查森说。“中国当局若能停止这种可耻的打压,就能创造今年法院工作的最大成就──也将促使中国朝向正义迈进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