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一周,我的两位人权工作同事通过社交媒体收到强暴和死亡威胁。一位是难民工作者,收到脸书讯息说“我要干死你,他妈的老黑情人,他妈的叛徒!”另一位关注菲律宾“反毒战争”法外杀人的同事则在她的脸书上发现“让你头上吃子弹”的留言。

收到死亡威胁是人权工作者司空见惯的事。但极端民族主义民粹领袖的崛起,加上社交媒体上恶毒攻击一切批评者的网络打手,已使世界各地人权工作者面临更强烈的敌意和危险。

社交媒体打手威胁维权人士 

这样的威胁通常不是偶发的: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一直以有系统的行动,在数百万社交媒体账号上无止尽地反覆传送他的煽动言论。就在昨天,杜特尔特告诉他手下警察,干掉那些指控他们非法杀人的人,而且承诺就算被定罪也会给他们特赦。

社交媒体上的死亡威胁和其他暴力信息不只是逆耳之言:它们常常达到煽动犯罪或其他违法的程度,有时甚至导致实际的暴力行为。对基层维权人士更是如此,因为他们常被地方政府抹黑成人民公敌或外国走狗。

人人都可以挺身而出,抗议利用社交媒体威胁维权人士。

首先,见到任何威胁信息,在它消失前利用手机或电脑截屏留下记录。

其次,通知被点名威胁的维权人士,因为我们每天收到大量社交媒体信息,很可能没注意到它。

第三,向社交媒体平台检举威胁信息,要求业者加以处理。许多平台禁止用户有这种行为。

最后,考虑向政府当局举报威胁信息,或协助被威胁的维权人士进行举报。死亡威胁在很多国家都属犯罪行为,警方有义务加以侦办。

社交媒体平台是我们的重要生活空间,我们都有责任协助维护文明发言标准,对侮辱和威胁的行为说不。

这是有用的。就在关注菲律宾的同仁收到威胁几分钟后,我立刻发帖警告威胁者:他这样做在意大利是违法的,既然他看来是意大利居民,我将向意大利有关当局举报他。他立马删帖。任何发出威胁信息的人也都应该知道,他的行为可能有何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