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2016年12月6日)-人权观察今天发布最新报告指出,中国政府应立即废除一种强迫贪污嫌疑人认罪的秘密拘押制度。这种被称为“双规”的中共党内制度毫无国内法律依据,却是国家主席习近平反腐败运动的关键要素。

 “习主席把他的反腐败运动建立在侵犯人权的非法拘押制度之上,”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说。“以酷刑逼迫嫌疑人认罪无法杜绝腐败,反而令人对中国司法体系完全丧失信心。”

人权观察今天发布最新报告指出,中国政府应立即废除一种强迫贪污嫌疑人认罪的秘密拘押制度。这种被称为“双规”的中共党内制度毫无国内法律依据,却是国家主席习近平反腐败运动的关键要素。

这份102页的报告《“特殊措施”:中国共产党双规制度中的拘押与酷刑》详述被双规拘押人员的虐待,包括长时间剥夺睡眠、长时间保持僵硬姿势、剥夺食物饮水以及殴打。在押人员还在非正式拘押场所中遭到单独监禁并禁止对外联系。一旦“供认”贪腐罪行,他们一般被移送刑事司法系统定罪,且通常被判长期徒刑。

该报告基于人权观察对21名受访者的访谈,包括四名曾遭双规的当事人及其家属,另并参考摘自200多条中国媒体报导的35份当事人细节陈述,以及对全国各地38件判决书的分析。尽管关于双规制度已存在若干评论和分析,人权观察的这份调研报告是首次取得双规当事人第一手陈述,并广泛参考官方和其他二手文献而做成。

双规不仅损害中国司法──更是对它的嘲讽。

索菲・理查森

中国部主任

中国共产党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中纪委)主管的双规制度,以全党八千八百万党员为实施对象。中纪委及其管辖的地方各级纪律检查委员会(地方纪委)所实施的双规主要针对政府官员,但被拘押人士尚包括金融工作者、高校主管和知名艺人等等。前中共政治局常委薄熙来据报便曾遭双规,他自称在“不当压力”下认罪,后来被判处无期徒刑

双规一般从当事人失踪开始--家属不会收到通知,对当事人遭到拘押及拘押地点、被控罪名、拘押多久均不得而知。在押人员无法会见律师。虽然双规有时间限制,但纪委办案人员可以申请延长拘押,以致在押人员可以被无限期拘押,通常直到他们认罪为止。双规的场所通常是宾馆房间,并装有泡棉墙垫等特殊设备,以防自杀或逃跑。在押人员由官方人员24小时轮班看守,看管人员通常是临时抽调组成,并接受纪委官员讯问。

一名遭被双规的当事人告诉人权观察:“坐的话一次要坐12个小时,站也是站12个小时,所以腿都肿了。屁股也坐烂了。”

国家主席习近平将打击腐败称为关乎中共“生死”的大事,对双规在押人员来说也确是如此:据媒体报导,2010年迄今至少已有11人在被双规时死亡。大部分案例被当局定为自杀,但家属通常怀疑是不当虐待的结果。由于这些命案无法获得彻底、公正的调查,外界疑窦更深。据前在押人员指出,尽管双规的苛刻待遇容易使人动念自杀,但连续不停的监视和房间里的防自杀设计使这种念头很难付诸实行。

有些地方的纪委部门,因担心在押人员死亡有损官声,便与医院和医生合作,为他们打算加以酷刑虐待的被双规人员提供医疗照护。

纪委部门理应将犯罪证据交给检察人员,即专责起诉刑事犯罪的国家机关。但人权观察发现,检察人员通常与纪委人员合作办案,并直接参与双规实施。他们通过“联合办案”,在双规期间──即在押人员完全不受程序保障的情况下──取得口供,再用于正式司法程序。如果在押人员在司法程序中翻供,声称自己之前遭到刑讯逼供,检察人员通常会威胁把他们送回去双规。法官一般均以双规制度及其实践不属司法系统范围为由,驳回在押人员的指控。

 “在牵涉双规的贪腐案件中,法院不过是橡皮图章,为这种全然违法的党内程序背书,”理查森说。“双规不仅损害中国司法──更是对它的嘲讽。”

双规制度一直是中共办案人员的高效工具:只要他们拿到口供,嫌疑人几乎再没有为自己辩白的机会。无罪判决的例子绝无仅有,而且,除非造成在押人员死亡,办案人员几乎不会因虐囚行为受到处分。部分受访者告诉人权观察,那些折磨他们和他们家属的官员事后竟因侦办贪腐案件“绩效良好”而获擢升。

人权观察表示,中国的腐败问题确实严重,但有效打击贪腐必须靠独立的司法机关、自由的媒体和对嫌疑人的坚实程序保障。废除双规正是当务之急。

 “只要双规继续存在,就不可能铲除腐败,”理查森说。“这个制度每天都在威胁党员的性命,凸显习主席反腐运动侵犯人权的本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