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特区)-人权观察今天表示,美国总统当选人唐纳德・特朗普选择退役中将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担任国家安全顾问,令人极为担忧他将不顾人权原则与战争法。弗林曾一再为特朗普提出的多项方案背书,而这些方案可能构成酷刑和其他战争罪行。

唐纳德・特朗普与退役中将迈克尔・弗林一同出席竞选活动,美国维吉尼亚州,2016年9月6日。

 

© 2016 路透社

 “迈克尔・弗林一向公然貌视《日内瓦公约》和其他禁止酷刑的法律,”华盛顿分部主任莎拉・马贡(Sarah Margon)说。“总统当选人特朗普邀请弗林担任此一要职,有损美国对国际法的承诺,而美国过去已因违反相关国际法付出惨重代价。”

特朗普曾多次表示,他将允许美国政府人员使用包括水刑板(waterboarding)在内的各种酷刑方法。2015年11月,他曾在一次集会上说,他会“毫不犹䂊地”批准使用水刑板,因为“只有笨蛋才会说它没有用。就算它没用,那些人吃这种苦头也是罪有应得。”2016年2月,他说:“别跟我说它没用。酷刑就是有用,好吗,老兄?”同月另一活动,他再次表示当上总统后将“立刻”恢复水刑板:“有些人说它其实不算酷刑──就当它是吧。可是他们问我:‘你以后要怎么处理水刑板?’我觉得完全没问题,而且我们还要用比水刑板更厉害的东西。我的感覺就是如此。”

某次在辩论会上,特朗普暗示他可能会下令美军使用包括水刑板在内的违法侦讯技巧,他的竞选团队事后代他发声明说:“我...了解美国必须遵守法律和条约的拘束,我不会命令我国的军队或其他官员违法,并将征询他们对此事的意见。”然而,没过多久,特朗普又暗示他将推动修改法律,突破对水刑板和其他涉及酷刑的侦讯技术的限制──即便国际人权和人道主义法早已禁止在任何情况下使用酷刑和其他虐待。

弗林过去一再拒绝劝阻特朗普提议使用酷刑和其他战争罪行。“我的信念是,直到最后一分钟,应该尽可能把最多选项保留在手上,”弗林今年5月向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这么说。

关于特朗普提议以涉恐嫌疑人的家属为下手对象,弗林说他“要看具体情况而定。”今年7月,他再次被《监听(The Intercept)》问及对特朗普支持酷刑和攻击涉恐嫌犯家属的看法,他说:“特朗普这种人是这样的:他基本上会说,‘嘿,你看,所有选项都在枱面上,’面对毫不手软的敌人,你必须让他无法预测。”

特朗普应该明确表示在任何情况下均放弃使用酷刑,而非在他的政府中安插支持酷刑人士,”马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