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鲁特)-人权观察在今天开通的互动网站上表示,海湾各国政府企图压抑和平的批评言论,应对近年兴起的网络行动主义。这些政府一直以侦监、逮捕和其他任意处罚,回应来自网络的批评。

为向推特的140字符限制致敬,此一互动网站罗列140位知名人物,包括来自巴林、科威特、阿曼、卡塔尔、沙特和阿联酋等国的社会与政治权利活动家及异议人士,说明他们抵制政府噤声手段的抗争事迹。这140人全都因为行使言论自由权而面临政府报复,其中多人曾遭逮捕、审判、罚款或监禁。网站登载的维权人士包括:来自巴林的纳毕尔・拉加布(Nabeel Rajab)和扎伊那布・卡瓦加(Zainab al-Khawaja);来自沙特阿拉伯的瓦利德・阿布・凯尔(Waleed Abu al-Khair)和穆罕默德・法哈德・卡塔尼(Mohammed Fahad al-Qahtani);以及来自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艾合买得・曼素尔(Ahmed Mansoor)和穆罕默德・罗肯(Mohammed al-Roken)。 

#140GulfCharacters: Tweet @ Arab Gulf Officials

 “海湾各国不惜巨资对言论自由发动系统性的攻击,企图消解社交媒体和网络科技的潜在转型作用,”中东区主任萨拉・李・维特森(Sarah Leah Whitson)说。“与其将和平的网络批评者投入监牢,海湾各国政府毋宁应当广开公民言路,励行必要改革,回应这些活动家长年奋争的诉求。”

近年来,许多广受爱用的社交网站和群组短信应用软件,诸如脸书、推特、WhatsApp和YouTube,迅速普及于海湾合作委员会(Gulf Cooperation Council,海合会)的六个成员国──巴林、科威特、阿曼、卡塔尔、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阿联酋)。根据穆罕默德・本・拉希德政府学院(Mohammed bin Rashid School of Government)的《阿拉伯世界社交媒体报告》,海合会各国在2014年第一季开通了1,720万个脸书用户帐号和350万个推特用户帐号。截至2015年末,仅沙特阿拉伯一国就有240万个活跃的推特用户,占整个中东地区所有推特用户的百分之40强。人权倡议与反对派政治活动,以及政府反制措施的增长,都与社交媒体的扩张亦步亦趋。

 

成百上千的异议人士,包括政治活动家、人权护卫者、新闻记者、律师和博客,经常遭到区域内各国囚禁,其中许多人受到不公正审判,并声称在羁押期间受到酷刑。海合会各国统治者扫除维权人士和政治异议分子的手段包括恫吓、威胁、侦办、起诉、拘押、酷刑和剥夺公民资格。

名列该网站的维权人士多数曾通过社交媒体和网络论坛发起运动、串连群众以推广其理念,而且全都直接或间接批评其政府。例如沙特就有成千上万公民响应各种线上行动,包括2010年呼吁释放因“不服从父母”入狱的萨玛尔・巴达威(Samar Badawi),以及鼓励女性突破政府禁令驾驶汽车的网上倡导。

2011年,部分海湾阿拉伯国家爆发人民起义期间,社交媒体网络是策划和组织街头抗争的重要因素。在巴林,社交媒体网络被用来组织长达四周的大规模民主示威,直到2011年3月该国安全部队结合沙特与阿联酋援军,动用不成比例且有时足以致命的武力,将这场抗议运动扑灭为止。2011年2月,阿曼各大城市数以千计民众上街抗议要求改革,一直持续到2012年。

除了直接压迫,海合会各国政府还购置侦监科技,追踪监视公民的网上活动。根据外泄的公司文件和独立安全研究者的报告,西方各国和以色列公司出售入侵软件给海合会国家,用于侵犯公民隐私权。多伦多研究机构公民实验室(Citizen Lab)调查发现,有证据显示沙特阿拉伯、阿曼和阿联酋曾经使用入侵软件,而巴林、阿曼、卡塔尔、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可能已购买其他同类软件。

这种软件让政府有能力查看电子邮件、手机短信、通联纪录、联络人名单、档案、或者还包括密码,并且可让政府当局在当事人不知情之下启动手机、笔记本电脑上的摄像头和麦克风,摄取照片或录取视频与对话。

2016年5月,公民实验室宣布他们发现阿联酋记者、行动者和异议人士遭到精密的间谍软件袭击。虽然无法查出攻击者的身分,但间接证据显示与阿联酋政府有关。8月,公民实验室再度报导,遭受攻击的对象之一,阿联酋维权人士曼苏尔,从他的苹果手机上收到可疑短信,内容说只要按下短信中的链接即可获取阿联酋监狱对囚犯实施酷刑的信息。公民实验室稍后表示,他们发现点击该链接将使他的苹果手机自动安装一种精密间谍软件,让远端操作员可以控制他手机上的电话与录像功能,监视他的聊天软件,并追踪他的移动路径。

从2011年阿拉伯人民起义开始,所有海合会国家都已扩张既有法律并制定新的侵权法律,以便加强限制言论自由,处罚他们认为“犯罪”的言论,尤其针对网络和社交媒体上的发言。

除了新的刑法条文,海合会各国政府还制定新的压迫性法律与措施,以反恐、网络安全、和平集会与公民权为名,限制并吓阻和平言论,处罚政治异议人士与维权人士,不准他们批评本国政府和其他海合会国家及其政策。2011年至今制定的各种法律,已对言论自由造成寒蝉效应,有些法律将批评政府人士视同“恐怖分子”,或授权政府当局剥夺和平抗议者和异议人士的国籍。

海合会各国仅因政治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以和平方式行使言论自由即加以压迫,有违各国在国际人权法上的义务。除阿曼外,所有海合会国家皆已批准《阿拉伯人权宪章》,其第32条保障“信息和意见与表达自由的权利,以及寻求、接受和传递信息和思想的权利,不论通过任何媒介,也不论地理疆界。”

 “海湾各国正针对和平异议发动总攻,以恫吓、侦监、囚禁等方式阻止维权人士发声。但它们若以为可以永久封堵海湾各国公民通过社交及其他媒介推动改革,那就大错特错了,”维特森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