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罗毕,2016年6月16日)-人权观察在今天发布的报告中指出,埃塞俄比亚安全部队自2015年11月至今在奥罗米亚州(Oromia region)发生普遍抗议期间已杀害逾400名抗议者及其他民众,另有数万人遭逮捕。埃塞俄比亚政府应立即支持对杀人、任意逮捕和其他侵权行为开展具公信力的独立调查。

这份61页的报告,《“残暴镇压”:埃塞俄比亚以杀戮和逮捕应对奥罗莫族抗议》,详述埃塞俄比亚政府为了压制抗议运动而使用过度且不必要的致命武力,大批逮捕,不当对待在押人员,以及限制获取信息。人权观察在埃塞俄比亚国内外访问了超过125名抗议人士、旁观者和侵权受害者,记录自2015年11月抗议初起直到2016年5月之间,安全部队对于抗议人士及其他民众言论与和平集会自由权的严重侵犯。

Ethiopian security forces have killed more than 400 protesters and others, and arrested tens of thousands more during widespread protests in the Oromia region since November 2015. 

“埃塞俄比亚安全部队开枪射杀数百名学生、农民和其他和平抗议人士,公然置人命于不顾,”人权观察非洲部副主任莱斯利・莱夫科(Leslie Lefkow)说。“政府应立即释放遭非法拘押人士,支持开展具公信力的独立调查,并要求安全部队成员为侵权负起责任。”

人权观察发现,安全部队为控制群众而一再使用实弹,在过去数月发生的数百起抗议中,有许多次击毙一名或多名抗议人士。人权观察和其他组织已指认出超过300名死者的姓名,部分附有照片。

发生在11月的多起抗议事件起因于担忧政府提议通过亚的斯亚贝巴整合开发总计划(the Addis Ababa Integrated Development Master Plan)扩大首都市区边界。抗议人士深恐该总计划将迁移奥罗莫族农民,就像近十年来日益严重的情况一般,对农村造成负面影响,只为满足少数菁英的利益。
 

抗议延续进入12月后,政府派遣军队到奥罗米亚州各地负责控制群众。安全部队一再以实弹向群众开火,既未经充分预警或毫无预警,也未采用其他非致命性的控制群众措施。许多死者还是学生,有些是未满18岁的儿童。

联邦军警单位还逮捕数万名学生、教师、音乐家、反对派政治人物、卫生人员和为逃难学生提供援助或庇护的人士。许多被押人员现已获释,但仍有不明数量人员未经控罪遭拘押至今,无法会见律师或家属。
 

知情者说,此次逮捕规模之大前所未见。现年52岁,来自沃莱嘉州(Wollega)的尤瑟夫(Yoseph)说:“我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从没见过如此粗暴的镇压。我们族人经常遭到逮捕和杀害,但这里的每个家庭都至少有一个孩子被捕。”

前囚犯告诉人权观察,他们被拘押时遭到酷刑或不当对待,包括在军营中,数名女性则自称曾被强暴或性侵。有些人说,他们曾被从腕部吊起殴打;其他人则说曾遭电击双脚,或阴囊被吊挂重物。视频片段显示,有些学生在校园中遭到殴打。

虽然逮捕大批民众,当局仅对少数人士提出控罪。数十名反对党成员和媒体记者被控触犯埃塞俄比亚极为严苛的反恐怖主义法,另有20名学生因在3月到亚的斯亚贝巴美国大使馆前抗议而被控不同刑事犯罪。

在许多地区,从小学到大学各级学校教育都受到干扰,因为有安全部队在学校内部及附近活动并逮捕部分师生,导致许多学生不敢上学。有些地方当局则为吓阻抗议活动而命令学校暂时关闭数周。许多学生告诉人权观察,军方和其他安全部队曾经占领校园,骚扰奥罗莫族学生。

据可靠报导,部分抗议者曾使用暴力,包括破坏外籍人士农场、对政府建筑纵火和其他打砸政府公物的行为。然而,据人权观察对11月以来逾500起抗议中的62起进行的调查发现,大部分抗议都是和平的。

埃塞俄比亚政府普遍限制独立的人权调查和媒体报导,导致受影响地区的信息几乎无法传出。埃国政府并不断加强限制媒体自由。自3月中旬起,脸书和其他社交媒体均遭限制登入,收看境外电视节目也受到管制。

1月,政府宣布取消前述总开发计划。然而,政府在此之前压制抗议人士的粗暴行为已造成民怨普遍沸腾。

人权观察发现,尽管抗议活动自4月起已逐渐减少,政府的打压却仍在持续。过去七个月来被捕的人员尚有许多在押,还有数百人下落不明,恐遭强迫失踪。政府尚未对侵权控诉展开可靠的调查。士兵仍然占领某些大学校园,紧张情势依旧高涨。人权观察指出,这波抗议与2014年奥罗米亚州性质类似但规模较小的抗议遥相呼应,政府的应对可能在未来再次引爆不满情绪。

人权观察表示,埃塞俄比亚的粗暴镇压,理应得到各有关国家政府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等政府间组织更强烈的共同回应。尽管欧洲议会已经通过一项强烈谴责镇压的决议案,美国参议院的决议案也已提交审议,但除此之外,奥罗米亚镇压几乎没有引起任何国际反应。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应该正视当地严重侵权状况,呼吁释放被任意拘押人士,并支持进行独立调查。

“埃塞俄比亚的国外支持者们在该国政府血腥镇压奥罗米亚时几乎全都装聋作哑,”莱夫科说。“各国在促进埃塞俄比亚发展的同时,应当施压要求全方位的进步,尤其是在言论自由和为侵权受害者伸张正义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