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人权观察今天发布报告指出,自八年前全藏骚动以来,中国政府在藏区推行压制和平异议的行动,持续造成高比率的拘押、起诉和定罪。当局拘押的对象,包括从事受中国法律和国际法保护、且过去得到政府容忍的言论和集会形式的人士。许多个案发生在乡村地区,或涉及以往不被打压的社会群体。

武警边防部队在日喀则某军事基地实施镇暴演练,中国西藏自治区,2015年10月24日。

© 2015 路透社

“中国正在对和平异议进行全国性打压,藏族地区首当其冲,”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说。“当局将所有藏人一概视同潜在的异议人士,并企图将监控措施扩及整个藏族社区。”

这份123页的报告,《毫不放松:中国“维稳”行动对藏人的拘押和起诉》,说明2013-2015年之间藏区骚动和政治性拘押、起诉与定罪的模式改变,与中国政府“维稳”行动进入新阶段有关。该政策导致藏区乡村与城镇遭到前所未有的监视与控制。

西藏自治区仍然几乎彻底禁止记者、研究人员和独自旅行的游客进入,且官方数据几乎完全不公开。人权观察的研究是基于479份个案组成的数据库,资料来源包括境外媒体、中国政府和流亡组织。人权观察对这些数据进行分析,发现拘押与判刑的模式变化。

人权观察表示,据未曾公布的一批文件显示,一个基层社区可能为单一抗议活动付出惨重代价。2013年4月,西藏自治区昌都市三名喇嘛因“藏匿罪犯”的轻罪被审判定罪后,警方为搜捕其他嫌疑人而对当地整个社区进行了一波持续年馀的集体处罚、恐吓与打压。当局在当地拘捕、殴打并威胁大量藏族居民,并对其他一些人施加政治再教育和旅行限制,目的显然是为追查犯罪主嫌并吓阻异议行为。

人权观察指出,拘押期间的待遇仍存在严重问题。在人权观察数据库中,有14件个案据报在监所中或释放不久后死亡。

2012年以后,数万党政干部依据“维稳”政策进驻藏区乡村,开展防范异议的基层措施。在这些社区,许多过去被官方视为无害的社会、文化和环保活动,现已成为国家关注和惩罚的目标。

人权观察数据库中的许多在押人员和被告,年龄从14岁到77岁,都只是行使言论和集会权利,没有涉及提倡分离主义。其他人则仅仅是批评当地村级官员的决策,反对采矿开发、倡导放宽语言权利或对自焚者表示同情。有数十起抗议,尽管没有关于抗议者在现场施暴的报导,最终却遭到安全部队开枪镇压。

人权观察发现,几乎所有据报因异议言论导致拘押的案件都不像过去集中在大城市,而是发生在村落、小镇或农村市镇──即官方大力推行“维稳”政策措施之处。本报告指出分布在青藏高原各处的九个具体地点,或称“丛簇点”,显然因为前述措施而引发反复的抗议与镇压循环,不仅政治拘押案件高发,且相对较轻的罪名也比其他地区判刑更重。

许多在这段时间被拘押和起诉的人都是当地社区领袖、环保人士和参与社会文化活动的村民。过去三十年来,当局很少指控基层藏人涉及政治骚乱。人权观察找到七件抗议个案,都是村民要求释放被捕的社区领袖,其中五件的参与者超过百人。拘押地方领袖以及社区群众加以声援,似乎都是新的现象。

分析这段时间的拘押个案可以发现,社区领袖、宗教人员、作家或歌手等等有社会影响力的人士若被拘押,比一般人更容易被起诉受审。此外,因为该时间段政治上重点遏制的行为,例如支持自焚抗议,而被捕的人员,被判刑的机率也比较高。

“倘若‘维稳’行动的目的是要扫除藏人之中的异议分子,它已经失败了,”理查森说。“稳定的真正基础在于中国政府对人权的尊重,对基层民怨的理解和回应,以及对安全部队在青藏高原各地的暴行加以约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