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科巴尼的库德族难民男童引颈查看他在土耳其边境苏鲁奇镇(Suruc)难民营中的新学校,2014年11月2日。

© 2014 路透社

(伊斯坦布尔)-人权观察今天表示,叙利亚科巴尼市(Kobani,阿语:Ain al-`Arab)的库德族儿童在被伊斯兰国(又称ISIS)拘押期间遭到酷刑和虐待。四名儿童详述了他们与其他约百名儿童被关押四个月期间的痛苦遭遇。

这四名儿童年龄介于14到16岁,于2014年5月29日返回科巴尼途中被ISIS劫持,同时被劫持的共有153名库德族男孩。据叙利亚库德族官员及媒体报导,ISIS于10月29日释放了这些男童中最后的25人。这四名男孩则是在9月获释后逃到土耳其避难,并分别接受访谈,描述他们多次遭以水管或电缆殴打,并被迫观看ISIS将人斩首和攻击行动的纪录影片。

“从叙利亚起义开始以来,儿童就承受著拘押和酷刑的恐怖经验,起初是阿萨德政府,现在则是ISIS,”人权观察儿童权利特别顾问弗雷德・亚伯拉罕斯(Fred Abrahams)说。“这项ISIS对儿童酷刑虐待的证据,足以说明任何人都不应支持其犯罪事业。”

ISIS起初拦下大约250名来自科巴尼的库德族学童,当天是5月29日,他们刚考完中学入学考,正在由阿勒坡(Aleppo)回家途中。ISIS几小时后便释放了其中所有女孩,约100名,但将153名男孩关在曼毕吉(Manbij)的一所学校,位于科巴尼西南方55公里处。

约50名男孩在6月到9月之间逃脱或获释,其中约15名显然是被用来与库德族武装团体“人民保护联盟(People’s Protection Units,简称YPG)”交换被俘的ISIS战士。9月下旬,ISIS释放大约75名男孩,包括人权观察的受访者。这四名男孩并不知道自己为何获释。

管理科巴尼的库德族主要政党“民主联盟党(Democratic Union Party,简称PYD)”官员告诉人权观察,ISIS已于10月29日释放最后25名男孩。他说,这批儿童正前往土耳其,因为科巴尼仍陷于战事。

据人权观察访问的四名儿童表示,曼毕吉学校的ISIS卫兵殴打企图逃跑的、在强制宗教学习中表现不佳的或被捕获者认为不听话的儿童。他们说,ISIS特别虐待那些亲戚是YPG成员的孩子。

“那些家属和YPG有关的人真是最惨的,”其中一名15岁男孩说。“他们〔ISIS〕叫他们把表兄弟、叔伯等亲人的地址告诉他们,还说‘等我们一到科巴尼,就去把他们大卸八块。’他们认为YPG都是无信仰者(kafir)。”

这名15岁男孩说,ISIS卫兵用电缆绳殴打儿童的手部、背部和脚底,特别是当他们不听话时。他描述其中一次的情形:

有个孩子在另一组的房间被逮到,他咕哝了一声“妈呀!”,他们就把他五花大绑,两手反绑在背后,一只脚和双手绑在一起,然后告诉他应该喊真主,而不是妈妈。

这四名男孩说,ISIS将儿童分为八个小组,分别睡在不同房间。每个儿童发给三条毛毯,两条用来铺在地上,一条当被子。卫兵让他们每两星期洗一次澡。他们每天供应两餐;有人逃跑后,所有的孩子都不准到户外玩耍。

这些孩子说,他们很少有机会得到父母探视或接到他们电话。一开始他们也不准用库德语交谈。

这四名儿童都说,他们被迫每天祈祷五次,并接受密集的宗教指导。教师们还强迫他们观看ISIS作战和将俘虏斩首的影片。

这些儿童说,学校里的卫兵和教师包括了叙利亚阿拉伯人和来自约旦、利比亚、突尼斯和沙特阿拉伯的人。他们说,叙利亚人打人最凶,尤其是一个来自阿勒坡附近名叫阿布・谢希德(Abu Shehid)的人。

其中一名16岁男孩,进一步描述了经常性的殴打:

不听话上课的人都会被打。他们用绿色水管或中间有电线的粗绳打我们。他们还打我们的脚底板。轮胎比较少用。我有一次被放进轮胎里殴打。他们有时无缘无故找藉口打我们。那些叙利亚卫兵最坏,打我们最凶。他们强迫我们学习古兰经诗文,学不好就被打。每当有孩子逃跑,待遇就更差,我们全都受到惩罚,而且减少食物。

这四个孩子说,他们获释时,除了说他们已经完成宗教训练,没有被告知其他理由。他们离开时,每人拿到150叙利亚磅(约1美元)和一片宗教教学光盘。

来自科巴尼地区的四名库德族人告诉人权观察,ISIS除了在5月劫持这群儿童,还在科巴尼附近村庄抓捕其他儿童和成年的平民男女,目的显然是把他们当成人质,做为与YPG交换被俘ISIS战士的谈判筹码。

劫持人质是违反国际人道法(即武装冲突法)的战争罪行。国际人道法上的战争酷刑罪,则是指为了获取情报或口供,或出于惩罚、恐吓或压迫等目的,使人受到剧烈的身体或心理疼痛或痛苦。

8月15日,联合国安全理事会通过2170号决议,呼吁所有成员国采取全国性措施,阻止外国战士、资金和武器流往ISIS、努斯拉阵线(Jabhat al-Nusra)以及任何其他与盖达组织(al-Qaida)有关的个人或团体。

9月24日,联合国安理会又通过2178号决议,要求各国抵制恐怖主义,采取过滤措施、有效的边界管制及其他步骤,防止恐怖份子进行召募、组织和移动,包括与ISIS有关的团体在内。该决议同时要求各国加强合作,起诉罪犯,并协助其他国家建立打击恐怖组织的能力。

“中东和西方各国政府应该尽速实施联合国安理会上述决议,以防ISIS获得支援,”亚伯拉罕斯说。“为翦除ISIS的暴行,各国政府必须切断它的筹款和徵兵来源。”

其他被ISIS的叙利亚库德族人

来自科巴尼附近库纳夫塔尔村(Kunaftar)的一名妇女及其儿媳两人共同受访时说,ISIS在5月21日夺占该村后,抓走两名男性和12名妇孺。YPG提供的一份文件列出了这14人的姓名和年龄,其中包括6名10岁以下的儿童。ISIS于6月28日即齐戒月(Ramadan)前夕释放了所有妇女和大部分儿童,但四个月后仍然挟持著两名男性和一名17岁男孩。

这位20岁的媳妇表示,她正是这群被抓走后释放的人之一。她说ISIS把这14人关在曼毕吉,没有使用暴力,审问这群被俘者与YPG的关系。这名妇女说,她在被俘期间产下一名婴儿,是ISIS卫兵把她带到医院分娩。

这名妇女的婆婆则说,她曾在这群人被俘期间去曼毕吉找ISIS指挥官陈情。“我去找曼毕吉的埃米尔(emir,首领),阿布・哈辛(Abu Hashim),请求他释放这些人,”她说。“他说:‘只要YPG释放我们被他们囚禁的人,我们就会释放这群人。’”

同样在科巴尼附近的米纳斯村(Minas),ISIS于10月初夺取该村后抓走了七名平民男性,其中两名被俘者的一位男性亲属告诉人权观察此事。他说,其中三人当ISIS进村时留在村内;另外四人,包括他的两个叔叔,在ISIS抵达后返回村子想拿走个人物品。这个人说,他在其中一个叔叔被抓后曾打电话和他短暂交谈。

来自嘉桑尼亚村(Ghassaniya,库德语为赫尔林吉,Helinj)的一名40岁农民说,ISIS在2月下旬劫走了他的四个侄儿,分别是16、17、18和27或28岁,当时他们正驾车行经ISIS控制地区前往伊拉克库德斯坦。他说,他们家人在泰尔坦默(Tel Tamer)以西10公里,阿勒坡-哈萨卡公路(Aleppo-Hassakah road)上一个名叫阿里亚(Aliya)的地方,找到他们被弃置的车辆。他说:“这个地区被ISIS控制,我确信是ISIS抓走他们,好让我们感到害怕和恐怖。”

民主联盟党(PYD)两名官员告诉人权观察,这四名男性是于2月下旬和大约160名成年及未成年男性在同一地点遭ISIS劫持,当时这群人正要前往伊拉克库德斯坦工作。据这两名官员报告,已知这群人中尚未有任何人获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