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沙特阿拉伯妇女正在驾车,2013年10月22日。

© 2013 路透社

(贝鲁特)-沙特阿拉伯当局应该立即释放一位公开支持废止沙国妇女驾车禁令的男性记者。同时,官员应该停止骚扰并试图恐吓2013年10月26日驾车挑战禁令的维权人士和妇女。

当地维权人士报导,根据他们由当事人得到的信息,以及这些妇女上传到YouTube显示她们本人正在驾车的录像,10月26日这天共有50多位妇女故意违抗驾车禁令。

“沙国当局在报复这些人,因为他们为妇女争取一项最基本的权利,也就是手握方向盘把自己送到自己想去的地方的权利,”中东部副主任乔・斯托克(Joe Stork)说。“有关当局应该废止驾车禁令,并停止骚扰支持妇女权利的人士。”

维权人士告诉人权观察,10月27日下午,内政部刑事侦查部(Criminal Investigation Department)传唤中学老师兼伦敦阿拉伯文报纸《中东日报(Asharq al-Awsat)》专栏作者塔里克・穆巴拉克(Tariq al-Mubarak),讯问关于他支持驾车运动的情况。家属们告诉维权人士,当天下午三点穆巴拉克一到刑事侦查部,就遭到警方扣押,直到现在仍被拘留,不能和亲属或律师联络。

穆巴拉克一直积极支持驾车运动。10月6日,他在《中东日报》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波湾女性…改变时刻来临。”文章内容批评了驾车禁令及其他对女性的歧视现象。

10月26日晚上,根据沙国新闻网站《领先(al-Sabq)》,警方表示全国各地员警至少拦下18名驾车女性,但没有说明这些妇女是否遭到罚款或其他处罚。法新社则报导至少有16位女性遭到罚款。

该通讯社并且引述利雅得(Riyadh)地区警方发言人法瓦兹・敏曼(Fawaz al-Miman)的话,警方强迫被拦下的6名妇女及其男性监护人,签字切结“尊重王国法律”并处罚每人300沙特里亚尔(约80美元)。阿文报纸《生活(al-Hayat)》引述敏曼指出,有关当局不愿透露他们对违反禁令妇女将采取何种行动,“以防〔女性驾车〕案例增多。”

维权人士表示,事件几天后,至少四位参与驾车运动妇女的家门外仍有警车监视。几位参与运动的女性维权人士告诉美国有线新闻网(CNN),她们从10月26日以来一直“被坐满男人的车辆跟踪。”

沙特妇女早在2011年就展开“女人开车(Women2Drive)”运动,最近更号召持有国际驾照的女性在10月26日开车上街。甚至在这天之前,就已有妇女违抗禁令,将自己驾车开上王国公路的视频公布在网上,里面还有沙特男性从旁驶过时竖大姆指声援的画面。

在一百多位宗教人士向朝廷(即国王办公室)抗议某位教士所謂的“妇女驾车的阴谋”之后,内政部在10月23日发布声明,警告妇女若在10月26日开车上街将遭遇警方执法。沙特维权人士说,10月24日有一名自称内政部人士分别私下致电“女人开车”运动幕后的几位女性维权人士,警告她们不要驾车。他告诉她们,官方将采取措施对付所有违抗驾车禁令的女性,妇女若被抓到开车,可能遭到拘押。他们说,有些原本计划在10月26日开车的女性因此决定退出。

原本非正式的女性驾车禁忌,在1990年代成为沙特阿拉伯的官方政策。在波湾战争期间,沙特妇女看到美国女兵在她们国家的军事基地开车,于是发起抗议她们自身所受的限制。数十名沙特妇女结队驾车开上利雅得街头。官方的回应是将她们逮捕,并暂停她们的工作。该国最高宗教权威大穆夫提(the Grand Mufti)立刻宣布一项宗教命令(fatwa),反对妇女驾驶车辆,认为开车上街将使妇女曝露于“诱惑”而导致“社会混乱”。当时的内政部长纳伊夫・本・阿卜杜勒阿齐兹亲王(Prince Nayef bin Abdulaziz)依据这项教令,颁布了禁止女性开车的法规。

该国的男性监护制度将沙特妇女视为法律上的未成年人,非男性监护人允许,女性不得担任政府公职、出国旅游、结婚、受高等教育或接受特定医疗程序。男性监护人可以由父亲、丈夫、兄弟甚至儿子担任。女性不能抗议或成立争取妇权的独立组织,因为该国禁止任何抗议,而且不准非政府人权组织自由运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