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官方戒毒所中的一名被关押者。在越南,不必经过正当法律程序就可将人关进戒毒所长达数年,强迫从事无偿或低薪劳动,并遭到酷刑和身体暴力。世界银行曾资助越南戒毒所提供防治艾滋病毒的各种服务,这个项目已于2012年结束。

© 2011 私人提供

2013年7月22日

(华盛顿特区)-人权观察今天发布报告指出,世界银行(the World Bank)一直忽略其受益者所面临的人权风险。世银缺乏适当的监督机制,以防资助款项被用于侵犯人权。世银董事会正持续进行政策检讨,并将于2013年7月23日在华盛顿集会,这将是弥补政策漏洞的一次契机。

这份59页的报告《无害的发展:为何世界银行应建立防止违反人权机制(Abuse-Free Development: How the World Bank Should Safeguard Against Human Rights Violations)》,根据人权观察在全球各地进行的调查,记录世银资助项目造成某些最弱势人群的伤害。人权观察通过对三个案例的研究,一个在越南、两个在埃塞俄比亚,说明世银对于其资助项目造成的人权风险既缺乏认知,又没有采取解决问题的步骤。

 “世界银行每年耗资数百亿美元支持全球各地的发展计划,”人权观察的资深国际金融机构倡导员洁西卡・艾凡斯(Jessica Evans)说。“但它必须确保本身的工作不致沦为人权侵害的帮凶,否则将事倍功半。”

人权观察表示,世界银行近来采纳了终结绝对贫穷和促进共同繁荣等目标,而这些目标与人人享有适足生活水准──包括适足的粮食、水和住房──的权利息息相关。但世银若不能切实尊重其所欲造福人群的权利,将难以在复杂环境下有意义地达成上述目标。

世界银行自2012年10月开始,每两年一次针对保护机制进行审查和更新。藉著这个机会,世银可以建立一个尽职调查(due diligence)架构,以便确认本身活动对人权的影响。这样的一个架构,将可帮助世银采取措施以减轻负面影响、扩大正面影响,并避免资助造成人权侵犯或使其更加严重的项目或方案。世界银行应当做出宣示,让人权法成为其发展宣言的关键成分。

人权观察发现,世界银行在许多案例中,既没有认知到它的方案对人权带有风险,也没有试图降低这种风险。因此,以越南为例,据人权观察调查,世界银行赞助的官方戒毒所涉及任意拘押、强迫劳动、酷刑和其他虐待。

在埃塞俄比亚,世界银行没有避免风险,阻止该国政府藉著世银方案的名义,压制言论自由、对官方认定或真正的政治反对人士拒绝提供基本服务、或者强迫居民迁移。

世界银行正在埃塞俄比亚执行一个高达20亿美元的项目,支持当地的教育、医疗、用水、卫生设备、乡村道路和农业技术服务。有些工作人员相信,在这个项目之下发展的各种服务,将有助于促进人权。但在埃塞俄比亚西部的甘贝拉(Gambella)地区,人权观察发现,为了达成包括该世银项目所衍生的发展目标,其主要手段竟是一个不但不能促进人权,反而践踏人权的计划。

这个名为“农村化(villagization)”的官方计划,正把150万原住民和其他弱势群体重新安置到新建的村庄。政府说这些新村将有更好的服务和基础建设,实际却经常不是如此。农村化过程已沾上暴力污点。

逃到南苏丹的一位20岁青年告诉人权观察:“军人来逼问我,为何拒绝搬迁。…他们殴打我,直到打断我的手。…我跑回家〔告诉父亲〕发生什么事,军人也追踪过来。我父亲和我被迫逃跑…我听到身后枪声大作。”

被迫和父亲分头逃命后,他继续跑,在路边灌木丛里躲过士兵的搜索。第二天回到家,他才知道父亲被杀害了。

人权观察说,世界银行应该承诺尊重并保护人权,包括确保其贷款或其他活动不致造成人权侵犯或使其恶化。世界银行应该展开有系统的尽职调查,确保本身遵守上述承诺。

举例而言,如果在埃塞俄比亚政府推行农村化的地区,世银曾对本身的项目采取以上步骤,它将提前注意到任意逮捕拘押、强迫拆迁、殴打、刑求和杀戮等风险。同时它也会发现,在村民被强迁后的安置地点,粮食、医护和用水等基本服务都可能较原来减少或不足。世银可以在事前规划阶段即制定某些措施,以避免这些风险。

 “人权尽职调查并不是为了点名羞辱那些急需发展资金的政府,”艾凡斯说。“它是一种程序,用以检视世界银行的贷款或其他援助对于人权有何影响,并且研究如何避免或减轻人权风险。”

以眼前状况来说,世界银行的防护政策不足以确保人权在其赞助项目中获得尊重。世银虽已承诺,若项目违背借贷国在相关国际环境条约和协定之下的义务,将不予贷款,但在国际人权条约方面,却仍不置一词。世银虽已针对非自愿安置(involuntary resettlement)和原住民族定有政策,但与国际人权标准尚有距离。人权观察发现,世银与人权有关的贷款决策不够透明,而且显然具有任意性和不一致性。

由于世银未能明确承诺不支持造成或扩大人权侵害的活动,使其员工无所适从,不知如何看待人权议题,也不了解自己的责任。工作人员被容许自由裁量,决定在多大程度上考量人权风险、是否采取减轻或避免伤害的措施、甚至是否向资深管理阶层或董事会提出汇报。在人权问题上缺乏明确的程序和政策,导致权利受到负面影响者无法向世银问责。

若能采取人权意识途径(human-rights-conscious approach),世界银行将可尽量减少可避免的苦难,特别是保护被边缘化的、被排除的和脆弱的群体,使其发展工作更具可持续性。通过支持各国政府履行其人权义务,世银可以促进政府政策的一致性。降低人权风险还可以有助于降低法律和财务上的风险,使世银的声誉不致受到损害。

人权观察说,世界银行必须提升其自身的人权标准,以尽其法律义务,并维持首要发展机构的地位。各成员国,无论是当世银成员或者担任有权批准世银项目的执行董事席位时,还是负有类似的、及额外的具体人权义务。。

世界银行应修改其保护政策,俾能:

·         承诺不支持任何将引起或加剧人权侵犯的活动,并且在一切活动中尊重国际人权,不论其所采用的是何种贷款机制。

·         做到尽职调查以落实上述承诺,包括通过人权影响评估鉴定该活动对人权的影响,并避免或减轻其负面影响。世银也可利用这种影响评估,尽可能扩大其活动对人权的正面影响,符合其减缓贫穷问题的使命。

·         提升既有的保护机制,使其符合国际人权标准,包括更新其关于原住民和非自愿搬迁的政策,使其符合相关人权条约、宣言、以及各种条约机构和联合国特别报告员为解释相关法律义务而发布的文书。

·         确保不基于任何国际法禁止的理由而为歧视待遇;确保所有受影响群体的成员,在项目或计划的所有阶段,都能参与制定发展的议程和政策。

 “过去一段时期,世界银行曾以其肩背非政治性使命为由,在贷款决策上完全排除 人权考量,”艾凡斯说。“现在世银虽已同意将人权纳入考虑,但仅仅将其视为非必要的参考因素。世界银行早该认识到,普遍人权是不容许自由裁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