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 人权观察组织今天表示,中国政府应该承认1989年6月20日发生大屠杀中,手无寸铁的平民死亡。当时不合规定地被逮捕、定罪,至今还在服刑的,约有20人。中国政府应该将他们释放,也应该释放其他运用自由发表意见权利,批评政府,而被判有期徒刑的公民。

1989年6 月3日- 6 月4日,约2000名手无寸铁的市民在北京的天安门广场和其他中国城市里被杀害。中国部队发起这场大屠杀虽然已过了二十多年,但是一些中国公民还是

因为倡导普遍人权和自由,而遭到迫害。

人权观察亚洲倡导促进事务部主任,索菲·理查森,说:"中国政府不但完全没有为1989年6月发生的流血事件作充分的交代,还经常镇压提倡中国宪法所保证的权利的倡导民间社会者及和平批评者。"

1989年6 月3日- 6 月4日,一群学生、工人、学者、作家和记者为要求一个多元化的政治制度,参与了和平的抗议示威活动。中国国政府使用军队和坦克镇压这些平民百姓。死亡人数中包括数百普通老百姓,他们为了阻止军队到天安门广场,集合在北京街头。另有数千人因参加当年抗议活动被监禁。虽然多数人已在这20多年以来被释放,但中国政府一直拒绝提供遇难、"失踪" 和被捕的人员名单。

政府没有公布可证实的伤亡人数,制止所有针对其事件的公众讨论,并迫害幸存者、受害者家属和其他挑战官方对此事的声明。人权观察和有关外国政府多次呼吁中国政府采取以下的行动:针对1989年的大屠杀展开透明和公正的调查;使下令士兵向示威者开枪的领导人为其举动负责任;释放那些还在监狱服刑的人;为强迫失踪的受害者作交代。

迄今为止,中国政府仍然以保密和模糊的态度处理群众抗议事件。经2008年3月西藏骚乱和2009年7月新疆冲突事件后,中国政府远远超出其合法权利,迫害犯下暴力行为的示威者,并任意拘留和不公平的起诉藏族和维吾尔族抗议者。在新疆,人权观察还记载了强迫失踪案件:中国安全部队拘留人之后又否认此事,也没透露被拘留者的下落。政府还赞成并支持实行"黑监狱",即是一系列秘密的非法拘留所,拘留所里进行施虐行为。每年单单在北京里就有数千名市民被逮捕,送入"黑监狱"。

政府违背对国际社会做出的承诺,自2008年北京奥运会筹备以来,基本人权--如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仍然受到苛刻的限制,活跃人士还是遭到报复行动。在这期间,司法当局撤消维权律师的律师资格;包括市级税务机在内的政府机构针对非政府组织,剥夺他们的运营能力;中国政府官员和安全部队继续针对企图集体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和自由的公民,严重限制他们的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

 

抗议人权侵犯行为的中国公民就像那些寻求六四事件的真相,经常被中国政府迫害。刘晓波起草和传播一份要求中国实施人权和法治的在线请愿书,《零八宪章》,于2009年12月25日,被指控"颠覆" 其虚假的罪名。北京一家法院判处他有期徒刑11年。《零八宪章》的内容中直接引用六四事件为中国共产党垄断权力造成"一连串人权灾难"的例子。2010年2月10日,北京一家法院驳回了刘提出的上诉。刘上 周被调离北京,到中国东北辽宁省监狱。刘是中国最知名的知识分子批评者之一,因为支持天安门事件中的学生,曾服刑两年。1989年6月4日清晨,天安门仍有些学生,军队欲强行清场;因为刘成功与军进行谈判,才避免发生更多流血事件。

中国最具有争议性的问题包括煤矿工人和地下基督徒的人权。为煤矿工人和地下基督徒辩护的维权律师,高智晟,于2009年2月被安全部队带走,成了被强迫失踪的受害者。官方一直否定高的地理位置和福利。在一年多以后,高于2010年4月上旬再次出现在他北京的公寓里,不到几天后又再次消失了,似乎又被拘留了。高仍然下落不明,健康和生活环境也不明朗。

赵连海因为帮助创建一个草根倡导组织,"结石宝宝之家",涉嫌"寻衅滋事",于2010年3月 30日受审判。赵被控此虚假的罪名,可能被判处长达5年的有期徒刑。2008年,中国发生三聚氰胺毒奶粉丑闻,数千儿童受害。该组织集会患儿的父母,要求赔偿,并要求指定正式的纪念日以纪念6人死亡,约30万人患病。

中国政府对人权捍卫者和民间社会组织也加强了恐吓。在2009年年底,北京市司法当局在毫无任何理由的情况下,拒绝让中国其中其中最著名的12个民权律师续期执照,使他们无法当律师。两名律师,唐吉田和刘巍,于2010年4月21日被控"扰乱法庭秩序",罪名成立,其律师执照被永远吊销。他们因2009年4月,替法轮功学员进行辩护时,被指控犯了其罪名。法轮功是个在中国被禁止的精神运动。

所有关于1989年6月4日事件和其暴力镇压行动的引用依然在中国内受审查。此外,中国的审查员继续严格控制中国的记者、博客和预计4.04亿互联网用户的活动。至少有24个中国记者以含糊不清的罪名-如"煽动颠覆"和"泄露国家机密" -被判有期徒刑。中国政府禁止中国的互联网用户使用社会网络功能,如YouTube, Twitter 和Facebook。谷歌多年与中国的互联网审查制度共谋,然而谷歌于2010年3月22日,关闭其在中国的搜索引擎 (Google.cn),结束了这关系。谷歌要停止对自己的中国搜索引擎进行强制性的自我审查,多次向中国政府提出要求不果。就中国政府根本不愿妥协,谷歌便做出该决定。2010年5月29日,中国政府加强对言论自由的控制,向互联网的互联网公司施加压力,要它们保证在其网站上会展示 "革命精神"和"红色文化"。

1989年6月天安门大屠杀21周年之际,人权观察再次促请中国政府:

  • 透过补偿受害者,公开承认1989年6月大屠杀造成社会分裂,给多人-甚至包括

执政党共产党-带来痛苦并令人沮丧;

  • 停止骚扰、逮捕和监禁幸存者、其家庭成员和那些要求政府为天安门有关的人权侵权行为负责任的学者;
  • 释放约有20个1989年6月后不正当被捕并立即被定罪的囚犯;
  • 公布一份完整列表,在名单中列出所有死亡、受伤和被监禁的人。政府一直以来都没有公开类似的名单。

此外,人权观察敦促中国政府停止其最近的针对当代批评家和人权捍卫者的迫害。

理查森指出:"今日中国公民为追求和平示威者当年1989年 6月所倡导的权利,依然还得面临被监禁或更糟的后果。这说明,政府必须忍受批评。把持不同政见当作是罪名,再迫害其不同政见者,同中国要在国际社会上受到尊重这梦想,格格不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