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UN High Commissioner for Human Rights Michelle Bachelet addresses a news conference in Ouagadougou, Burkina Faso, December 1, 2021. © 2021 AP Photo/Sophie Garcia

(日內瓦)-人權觀察今天表示,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在即將展開的訪華行程中,應以為侵犯人權受害者伸張正義、向加害者追究責任為首要目標。高級專員米歇爾・巴切萊特(Michelle Bachelet)預定在2022年5月份的最後十天訪問中國,這將是聯合國人權高級專員自2005年以來首次訪華。

儘管高級專員先前曾表示她要「不受限制地」訪問新疆(即維吾爾地區)以便進行「獨立評估」,但她的訪問條件至今尚未公開,而中國當局則堅稱不會允許任何超出為交流目的而進行「友好」訪問的活動。

「自2005年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最近一次訪華以來,中國政府正在實施範圍與規模皆超出想像的人權侵犯行為,部分原因就是沒有問責壓力,」人權觀察中國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說。「高級專員必須努力終結而非助長這種印象。」

中國當局自2014年開始實施「嚴厲打擊暴力恐怖活動專項行動」。這一行動後來不斷升級,以新疆維吾爾族和其他突厥裔穆斯林為對象,進行普遍有計畫的大規模拘押、酷刑、文化迫害,乃至其他足以構成危害人類罪的暴行。

許多學者、記者和聯合國人權專家都紀錄到中國政府濫用恐怖主義罪名進行人權侵犯、大規模監控文化迫害並破壞重要史蹟宗教場所。已有數以百計「嚴打」受害者公開披露自身遭遇,2019年外洩的官方文件則揭露了大規模侵犯人權的意圖。

近年來,中國當局還試圖有系統地抹殺藏族的文化、語言與宗教自由,並且取消香港人的人權自由社會。中國各地人權捍衛者遭到當局消音、監禁,或被迫流亡海外。當局採用愈來愈多的高科技監控工具,對他們認為不利於黨和政府的一切言論加以偵測和嚇阻。

人權觀察指出,高級專員巴切萊特面對中國日益嚴重的濫權迫害基本上保持沉默。她的訪問正好定在1989年六四屠殺週年紀念前夕,當年軍隊向和平抗爭者及旁觀民眾開火,死難者不計其數。流血事件後,政府又實施全國鎮壓,成千上萬人以「反革命」罪名被捕。

中國政府從未就屠殺接受究責,也未有任何官員為屠殺負起法律責任。當局持續騷擾由死難者家屬與八九民運倖存者組成的「天安門母親」群體。以往唯一得到當局許可的香港六四紀念活動也已遭到北京禁止,悼念晚會組織者悉遭逮捕下獄

自從習近平於2013年掌權以後,中國駐聯合國代表團便試圖改寫規範、操弄既定程序,盡可能避免中國政府的行為受到審查,同時削弱問責機制。中國政府曾試圖刪減聯合國維持和平任務中的人權授權,抵制加強對人權侵犯問責的行動,包括在敘利亞、也門、緬甸、埃塞俄比亞和烏克蘭等地的危機當中。

中國有計畫地濫用聯合國各委員會席位,阻止批評中國政府侵犯人權的組織獲得認證。2017年,人權觀察曾盤點中國政府阻撓聯合國全球人權審查的作為,紀錄其對有關機構近乎全方位的威脅。儘管已有20多個聯合國機構在中國設有分支,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並非其中之一。

2018年9月,巴切萊特首次公開宣布她的辦公室尋求到新疆作不受限制訪問。此後中國當局一直置之不理,顯然是為了阻滯、推遲或拒絕聯合國對該地區進行有意義的訪問。2021年9月,巴切萊特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表示,其辦公室「正在根據有關該地區嚴重人權侵犯指控的可得資訊進行總結評估,以期公諸於眾。」

八個月後,巴切萊特辦公室仍未公布報告,亦從未說明推遲的理由,報告何時或是否發表也不明朗。她在今年3月通知人權理事會,計畫於5月訪問中國。

包括人權觀察在內的數十家機構已表達嚴重關切,中國政府可能將此次訪問扭曲為一場公關表演,同時迫使巴切萊特繼續推遲報告或淡化其結論。

「無法想像中國政府會允許高級專員看到他們不想讓她看到的任何東西,或者允許人權捍衛者、受害者及其家屬安全地與她交談,不受監督,而且不用擔心遭到報復,」理查森說。「巴切萊特擔任高級專員的政績,端視她是否願意要求一個強大國家對於在她任期內犯下的危害人類罪負責。」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區域/國家
標簽
主題

最多人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