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UN High Commissioner for Human Rights Michelle Bachelet addresses a news conference in Ouagadougou, Burkina Faso, December 1, 2021. © 2021 AP Photo/Sophie Garcia

(日内瓦)-人权观察今天表示,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在即将展开的访华行程中,应以为侵犯人权受害者伸张正义、向加害者追究责任为首要目标。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预定在2022年5月份的最后十天访问中国,这将是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自2005年以来首次访华。

尽管高级专员先前曾表示她要“不受限制地”访问新疆(即维吾尔地区)以便进行“独立评估”,但她的访问条件至今尚未公开,而中国当局则坚称不会允许任何超出为交流目的而进行 “友好”访问的活动。

“自2005年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最近一次访华以来,中国政府正在实施范围与规模皆超出想像的人权侵犯行为,部分原因就是没有问责压力,” 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说。“高级专员必须努力终结而非助长这种印象。”

中国当局自2014年开始实施“严厉打击暴力恐怖活动专项行动”。这一行动后来不断升级,以新疆维吾尔族和其他突厥裔穆斯林为对象,进行普遍有计画的大规模拘押、酷刑、文化迫害,乃至其他足以构成危害人类罪的暴行。

许多学者、记者和联合国人权专家都纪录到中国政府滥用恐怖主义罪名进行人权侵犯、大规模监控文化迫害并破坏重要史迹宗教场所。已有数以百计“严打”受害者公开披露自身遭遇,2019年外泄的官方文件则揭露了大规模侵犯人权的意图。

近年来,中国当局还试图有系统地抹杀藏族的文化、语言与宗教自由,并且取消香港人的人权自由社会。中国各地人权捍卫者遭到当局消音、监禁,或被迫流亡海外。当局采用愈来愈多的高科技监控工具,对他们认为不利于党和政府的一切言论加以侦测和吓阻。

人权观察指出,高级专员巴切莱特面对中国日益严重的滥权迫害基本上保持沉默。她的访问正好定在1989年六四屠杀周年纪念前夕,当年军队向和平抗争者及旁观民众开火,死难者不计其数。流血事件后,政府又实施全国镇压,成千上万人以“反革命”罪名被捕。

中国政府从未就屠杀接受究责,也未有任何官员为屠杀负起法律责任。当局持续骚扰由死难者家属与八九民运幸存者组成的“天安门母亲”群体。以往唯一得到当局许可的香港六四纪念活动也已遭到北京禁止,悼念晚会组织者悉遭逮捕下狱

自从习近平于2013年掌权以后,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团便试图改写规范、操弄既定程序,尽可能避免中国政府的行为受到审查,同时削弱问责机制。中国政府曾试图删减联合国维持和平任务中的人权授权,抵制加强对人权侵犯问责的行动,包括在叙利亚、也门、缅甸、埃塞俄比亚和乌克兰等地的危机当中。

中国有计画地滥用联合国各委员会席位,阻止批评中国政府侵犯人权的组织获得认证。 2017年,人权观察曾盘点中国政府阻挠联合国全球人权审查的作为,纪录其对有关机构近乎全方位的威胁。尽管已有20多个联合国机构在中国设有分支,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并非其中之一。

2018年9月,巴切莱特首次公开宣布她的办公室寻求到新疆作不受限制访问。此后中国当局一直置之不理,显然是为了阻滞、推迟或拒绝联合国对该地区进行有意义的访问。 2021年9月,巴切莱特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表示,其办公室“正在根据有关该地区严重人权侵犯指控的可得资讯进行总结评估,以期公诸于众。”

八个月后,巴切莱特办公室仍未公布报告,亦从未说明推迟的理由,报告何时或是否发表也不明朗。她在今年3月通知人权理事会,计画于5月访问中国。

包括人权观察在内的数十家机构已表达严重关切,中国政府可能将此次访问扭曲为一场公关表演,同时迫使巴切莱特继续推迟报告或淡化其结论。

“无法想像中国政府会允许高级专员看到他们不想让她看到的任何东西,或者允许人权捍卫者、受害者及其家属安全地与她交谈,不受监督,而且不用担心遭到报复,” 理查森说。“巴切莱特担任高级专员的政绩,端视她是否愿意要求一个强大国家对于在她任期内犯下的危害人类罪负责。”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区域/国家
标签
主题

最多人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