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中國人對國家秘密和拖延戰術早就習以為常,現在全世界都因新冠疫情而親眼見識。

發表於: The Washington Post
The 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 in Wuhan, China. © 2021 AP Photo/Ng Han Guan

全球已錄得450萬人死於新冠肺炎,中國理當欣然接受國際關注,以便徹底查明病毒如何侵入到人群。然而,它不僅在初期掩飾而助長了疫情擴散全球,而且又以拖延戰術和黑箱保密加深人們的疑慮:中國是否藏有見不得人的隱情?

全世界現在都嘗到了中國人民數十年來的生活況味:有多少次他們也曾義憤填膺,卻討不到一個該有的說法?

許多人仍想瞭解,是什麼原因造成驚人的5千多名兒童死於2008年四川震災,他們大多葬身在豆腐渣一般應聲垮塌的校舍之下,而學校周圍的建築卻能頂住地震。儘管官方承諾開展調查,但至今仍未公布任何報告,也沒有一個官員為眾多學童橫死負責。

中國當局對2011年造成40死192傷的溫州動車脫軌事故做過調查,結論是信號錯誤肇禍。但它並未解答公眾的某些疑慮,例如鐵路當局在事故發生後迅速掩埋部分出事車廂,是否故意湮滅證據。

各國政府都會努力避免因災難而損壞形象。但在中國,政府控制人民生活的方方面面,其災後反應也完全在意料之中:它會推出一套官方說法,指示官方媒體偏重報導英勇的救災場景,再挑幾個小官出來懲罰示眾。這種伸張正義的戲碼又助長了一種普遍的印象:某些企業和地方官員可能貪婪腐化,但高層領導絕對是既睿智又關心人民福祉的父母官。

如果有人膽敢戳穿官方說法的破綻,等待他的就是排山倒海的國家鎮壓。維權人士譚作人和黃琦入獄,藝術家艾未未遭到強迫失蹤和毒打,就是因為調查四川地震造成的學童傷亡。公民記者張展絕食到奄奄一息,則是為了抗議自己因紀錄2020年初武漢封城防疫的實況而被判刑。在這些案件中,所有試圖尋求真相的受害者家屬也盡遭拘押、封口。

每一次掩蓋真相,中國政府都讓全中國民眾受到強迫健忘的侮辱,因為當局善用部分承認但扭曲其他事實的方式,將真相偷換成經過淨化的版本,以便維護中國共產黨的形象。在特朗普政府大談「另類事實」之前,中國民眾早就對此司空見慣。不像在民主國家,只要有興趣就能找到真實報導,中國人民除了接受「另類事實」之外別無選擇。

那麼,有關新冠病毒起源的真憑實據何在,中國政府是否有所隱匿?或許全無,也或許全有。由於中國政府從來不必面對真正的災後調查或究責,它對世界衛生組織還有一組人在窮追猛查感到相當不安。萬一被這些科學家發現什麼蛛絲馬跡,指向高層官員涉及犯罪、腐敗或勾結,該如何是好?

一年半以前,中國醫師李文亮披露新冠疫情遭警方封口後染病去世的事蹟,曾經引發全中國民眾哀悼。當時,「我們要言論自由」的標籤迅速在網上瘋傳,同時還有李醫師的遺言,例如「一個健康的社會不應該只有一種聲音」。這些帖文大多在頃刻之間就被中國政府刪除。

中國有些人認識到,新冠病毒的毀滅影響,如同其他災害的致命後果一般,是政府扼殺言論自由的一種症候。隨著全世界努力遏制疫情,以及掌握病毒起源真相的時機不斷流失,再次讓我們注意到中國政府的人權侵犯從來不是他人瓦上霜。

所以,中國政府為何阻撓對新冠病毒起源的調查?因為這正是它面對一切重大災難的慣性反應。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區域/國家

最多人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