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哈薩克:新疆罪行研究者被拒入境

應允許專家進入哈薩克,取消禁令

(柏林)-人權觀察今天表示,哈薩克當局禁止一名俄美雙重國籍研究者入境五年,顯然是為了阻撓他紀錄中國迫害少數民族的工作。

這位研究人員名叫斌吉恩(Yevgeniy [Gene] Bunin),正在調研鄰接哈薩克的中國西北新疆地區人權侵害情況。斌吉恩在2021年9月4日抵達阿拉木圖國際機場時,被告知該項禁令。

「禁止斌吉恩入境,是哈薩克應對中國持續鎮壓新疆的又一最差表現,」人權觀察歐洲與中亞區主任休・威廉森(Hugh Williamson)說。「哈薩克政府應該撤銷禁令,允許斌吉恩進行其重要研究,包括訪問哈薩克境內自新疆逃出的,以及親人在新疆被捕或失蹤的哈薩克人。」

36歲的斌吉恩是《新疆受害者資料庫》的創辦人,該網站紀錄新疆自2018年9月迄今逾24,000人被捕、失蹤或遭其他虐待的案件。

阿拉木圖機場的護照檢查員向斌吉恩出示了一份書面的驅逐命令,他將這份文件拍成照片公布於個人臉書,但其中並未載明驅逐理由。哈薩克國家安全委員會、邊境管理局或外交部都沒有向斌吉恩本人或事後查詢此事的記者作出解釋。

斌吉恩得知被拒入境當晚在臉書發文表示:「今晚我飛到阿拉木圖,在護照查驗處被擋下。⋯⋯隨即有一位護照查驗人員過來說明,我被禁止入境哈薩克,為期五年。」

中國政府對新疆的殘暴鎮壓,包含大規模任意拘禁少數民族公民——以維吾爾族為主,但也有哈薩克族、吉爾吉斯族(中國稱柯爾克孜族)和回族。由於哈薩克長期實施鼓勵國外哈薩克人返國定居的政策,許多新疆哈薩克人都有家屬在哈薩克。根據媒體披露的官方數據,自從1991年哈薩克脫離蘇聯獨立,被遣返回國的哈薩克人已逾一百萬,其中大多來自中國和烏茲別克等鄰近國家。

Ethnic Kazakhs protesting for the 100th day outside the Chinese consulate in Almaty, Kazakhstan over the detention of their relatives in Xinjiang, China, while police stand by, May 18, 2021. © 2021 Paul Bartlett

哈薩克與中國分享漫長邊界,經濟關係緊密。人權觀察指出,哈薩克政府先前已經表明,不惜犧牲對人權的尊重,也要維持跟中國政府的良好關係。

2019年,哈薩克當局曾以模糊且過度廣泛的「煽動社會不滿」罪名,逮捕起訴了揭露突厥裔少數民族在中國新疆地區遭受人權侵犯的哈薩克族社運人士比拉什(Serikzhan Bilash),直到他答應徹底停止聲援新疆才予以釋放。比拉什後來逃離哈薩克,移居美國。哈薩克官員曾多次拒絕讓比拉什主持的阿塔珠爾特人權組織(Atajurt Human Rights)辦理註冊,斌吉恩於2018到2020年居留哈薩克期間與比拉什共同經營這一組織。

最近,哈薩克當局鎮壓了一個哈薩克人小團體,該團體於過去六個月每天在中國駐阿拉木圖領事館前舉行和平示威,要求釋放在新疆被拘押的親人並讓他們前來哈薩克團聚。在過去數月當中,當局曾對部分示威者施以罰款拘留,近日更將其中數人起訴,法院以違反哈薩克嚴格限制和平集會的規定將他們判處拘留15天。

人權觀察近年來並未發現有任何哈薩克人被強迫由哈薩克返回新疆,但哈薩克當局持續阻止民眾為逃避新疆迫害而前往該國尋求庇護。自2017年迄今,已知僅有四人獲批臨時難民身份,同時有數名來自新疆人士遭當局逕以非法越境罪名起訴

斌吉恩從2018年5月到2020年11月住在哈薩克阿拉木圖,後因該國政府為防控新冠疫情緊縮外國人簽證資格而離開哈薩克。2021年,哈薩克當局放寬從鄰近國家入境的限制。斌吉恩於是在近日嘗試持俄羅斯護照進入該國。

斌吉恩近年也屢遭烏茲別克拒絕入境。烏國官員先後於2019年11月和2020年3月將他擋在邊界,當時他分別持用俄羅斯和美國護照。

「新疆突厥裔少數民族,也就是斌吉恩等人持續紀錄其案件的人士,需要的是保護而非逮捕控告,哈薩克應更積極為他們提供避難所,」威廉森說。「禁止斌吉恩進入哈薩克,只會讓人更加質疑哈薩克政府維護人權與法治的承諾,該決定應當撤銷。」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