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塔利班尊重女權的承諾能當真嗎?

發表於: The Journal
Women and children walk along the Nadir Khan hilltop overlooking Kabul, Afghanistan, March 2017. © 2017 Rahmat Gul/AP

塔利班奪取阿富汗首都喀布爾控制權後,上週首次召開記者會,其官方發言人穆賈希德(Zabiullah Mujahid)試圖安撫女性。

「我們的姊妹享有和男人同樣的權利,」他說。「她們將與我們合作,和我們併肩努力。」

但喀布爾的女性社運人士和記者們不相信塔利班,她們用腳投票,竭力設法逃往國外,然而機場的混亂失序,以及沿途塔利班崗哨的截查,使這條逃亡之路難如登天。

為了等候出發時機,有些女性四處藏匿,心驚膽戰。許多女性社運人士擔心自己面臨危險,因為她們曾經從事女權工作,或擔任法官、軍警、政府官員等要職。

一場公關

正當這些女性設法外逃的同時,塔利班開始施展笑臉攻勢。在以驚人速度席捲政權之後,他們顯然急欲讓全世界相信他們是政治家,願意作國際社會的負責任成員。

但是,單憑一場和顏悅色的記者會,加上塔利班領導人接受女性記者採訪這樣的姿態,仍然不足以說服阿富汗婦女和女孩,因為她們一旦會錯意就可能要喪失前途甚至性命。

阿富汗女性對塔利班的歷史記憶猶新。在1996到2001年執政期間,塔利班曾禁止婦女和少女接受教育,規定女性若沒有男性親屬陪同便不得離家,而且不得從事大部分職業——甚至連出門散步的自由都沒有。

即使在這場刻意安撫女性的記者會上,馬腳也掩藏不住。穆賈希德這麼說:「不會出現任何對女性的歧視,不過當然必須符合我們的既有框架。我國婦女都是穆斯林。她們也會樂意生活在我們的伊斯蘭教法框架之內。」

「伊斯蘭教框架」

他們上次執政時就用過這一招。當時塔利班宣稱會依據他們對「伊斯蘭教框架」的解釋保障女性一切應享權利,至於各項限制都是為了應對尚未平息的戰事。他們並未說明相關解釋是否與以前不同,但他們的實地行動經常嚴厲得多,與聲明相左。

他們的迫害行為也不僅發生在遙遠的過去。最近幾週當他們不斷攻城掠地之際,有些地區已經傳出少女和婦女被禁止上學、逼迫離職,以及下令女性出門須有男性親屬陪同的狀況——全都是2001年之前的舊事重演。

即便塔利班充分遵守其最溫和的聲明,也遠遠不能盡到本身的國際人權法義務。阿富汗必須遵守既已加入的各項條約,包括關於女性權利的聯合國公約。

該公約要求各國政府積極確保女性「在男女平等基礎上的人權和基本自由」。國際法保障女性有權穿自己喜歡的服裝,過自己想要的生活,自由遷徙,自由就業,免於暴力,並能自己作出有關性與生育的選擇。

很難想像塔利班政府可以尊重所有這些權利。但眼前存在的危險是,正在撤出阿富汗的這些國家,在受到塔利班軍事勝利的羞辱又急於抽身他顧之下,將會樂於接受諸如讓女孩上小學這樣表面上的進步,而放棄施壓塔利班對婦女和女孩的權利給予全面尊重。

國際社會仍然握有可以迫使塔利班負起責任的工具,包括制裁和附條件的援助,儘管這些措施必須謹慎設計以免傷及人道主義援助和教育、衛生保健等必要服務。在一個高達百分之72人口仍陷於貧窮的國家,這些服務完全仰賴國際資助。

國際壓力

聯合國各機構,例如安全理事會和人權理事會,持續介入的國際刑事法院、條約機構、特別報告員,以及聯合國駐阿富汗援助團,也十分重要。

塔利班應該允許聯合國和國內外人權組織自由監測和調查全國的人權狀況,以證明他們確有尊重人權的誠意。

過去20年之中,一整個世代的阿富汗女孩和年輕婦女已經成長起來。她們當中許多人都能通過求學、就業追求自己的夢想,改變國家也改變世界。她們知道塔利班統治時期是阿國歷史上眾多夢魘之一,並且慶幸自己和母親與祖母輩不同,能夠免於當時和更早時期的各種迫害。

正如一位喀布爾大學的學生告訴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現在,此時此刻,就像一場噩夢。我們曾經為之努力的一切,正在我們眼前崩塌。我只感到麻木,萬念俱灰。」

正如一位社運人士所說,當你已見識過那段將女性視為「次等人類」的歷史,就知道保持觀望不會有任何好處。如果塔利班想讓全世界相信他們和以前不同,他們就必須證明這一點,而全世界應該迫使他們做到。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區域/國家

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