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澳籍記者被迫離開中國

澳洲應力促聯合國人理會加強審查北京

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ABC) journalist Bill Birtles speaks to the media on his arrival at Australia’s Sydney airport, September 8, 2020. Birtles and 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 journalist Michael Smith left China after police demanded interviews with them. © 2020 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via AP

在外交僵持5天後,澳洲政府昨日協助兩名駐華澳籍記者離開中國。先前由於安全顧慮,澳洲廣播公司(ABC)記者比爾・博圖斯(Bill Birtles)和《澳洲金融評論報》(AFR)記者邁克爾・史密斯(Michael Smith)分別進入澳洲駐北京大使館和駐上海總領事館避難。兩人離華前數週,另一名澳洲籍記者成蕾遭中國當局拘捕。成蕾是中國官方媒體中國環球電視網的商業新聞主播,中國當局並未說明她被捕的原因。

但對中國記者和維權人士來說,沒有外國使館可以搭救他們。中國記者和博客在調查和報導被政府認為敏感的議題時,必須面臨巨大危險。今年2月底,公民記者陳實秋和方斌就因獨立報導新冠疫情而在武漢被強迫失蹤。他們至今音訊全無。

駐華外國記者愈少,中國人權紀錄受到的檢視也就愈少,但中國正在經歷一個嚴重侵權不斷增加的時期。今年6月,50位聯合國人權專家史無前例發表共同聲明,對中國政府在新疆、香港和西藏大規模侵犯人權、封鎖新冠病毒相關消息以及打壓全國各地人權維護者表示關切。他們呼籲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採取緊急行動」監察中國的人權實踐,包括召開理事會特別會議以及成立一個獨立的國際機制。

澳洲記者最近的經驗表明,這種檢視是必要的。人權理事會的9月會期,將是澳洲作為理事會成員三年任期中的最後一次會議。澳洲應當把握機會,聯合其他國家共同要求針對中國召開特別會議或緊急辯論。外交部長佩恩也應重新考慮本屆政府撤除駐華大使館人權官職的決定。對中國政府人權紀錄的監督必須更多,而非減少。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區域/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