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人體地毯:白羅斯婦女獄中血淚

發表於: openDemocracy
Katya (Ekaterina) Novikova several hours after her release from detention. Minsk, August 12, 2020. © Human Rights Watch

「你想要改變?我這就給你一點改變!還想多一點嗎?下次你就知道什麼時候該留在家裡!」在明斯克一座大型看守所,警察就這樣一邊大吼、一邊狂毆男性囚犯。目睹這一幕,只是34歲的卡媞亞・諾維科瓦(Katya Novikova)過去一星期苦難的一部分。她是白羅斯警方在短短4天內逮捕的近7,000人之一。當她獲釋後,我馬上設法聯絡上她。

白羅斯抗議四起,起因於當局試圖宣佈在位已26年的現任總統魯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在8月9日的不公平總統大選中獲得壓倒性勝利。雖有數起抗議發生警民衝突,但大體和平。至於警方的圍捕行動則刻意濫用暴力。警員不當對待且羞辱女性在押人員,毒打男性,將囚犯塞進狹小牢房,常常無法躺臥、甚至連坐下的空間都沒有,而且不給囚犯食物、飲水和醫藥。

當首批囚犯獲釋後說出親身經歷,民眾憤怒至極,白羅斯社會各階層全都走上街頭。數家大型國企職工發動罷工,要求追究警察施暴責任,重新舉辦自由公平的大選。

諾維科瓦被拘留一晝兩夜。8月10日早晨7時許,她在明斯克市中心準備穿越馬路時被警方逮捕。

當時,馬路被身穿黑色制服的警員封鎖,不讓她通過。情急之下,她鑄下大錯,要求跟他們的長官對話。

「於是,這個叫『藍波』——他們都這樣叫他,『藍波』——的傢伙走了過來,抓住我的脖子,把我拉上附近一輛外觀普通的黃色巴士裡面。」在巴士上,「藍波」攻擊卡媞亞的頭部,硬拽她的頭髮,大聲辱罵。他還把她推倒在地板上。

不久,警察又抓進三名婦女。「你們在街上幹什麼?」藍波大吼說。「你們是反對黨嗎?那你們就要坐牢,你們全部!」其中一個約莫20歲的女生,我稱她為瑪莉亞,開始大哭不止,他便把她的頭壓進水裡。後來,警員又押上來一個男性,把他大字型壓在地板上,給他上手銬。藍波要求這名男子交出手機密碼被拒,便朝他的背上猛踢,威脅要「踢爆[他的]腎臟」。

當天午夜,卡媞亞和瑪莉亞被警方用廂型車送到明斯克市奧克瑞斯汀納街(Okrestina Street)看守所。「他們把我們推進一個庭院,」卡媞亞說,「我看到那些男人臉朝下趴倒在地上,鎮暴警察對他們亂打、亂踢。他們痛得大喊大叫,好多好多人,他們的身體像地毯一樣鋪滿整個院子。還有很多男的排隊站在門口,有些身上帶著瘀青,傷口還在滴血。穿黑色制服的鎮暴警察命令他們交互蹲跳,一邊大聲辱罵,動作太慢的就要被揍。然後,[一名警衛]推我走進一棟建築物的大廳,裡面又有許多男人赤身裸體蹲在地上,被鎮暴警察打得遍體麟傷。」

大廳地面很滑,因為到處是血。警衛把卡媞亞和瑪莉亞推進毗連大廳的一個房間,一名警員用警棍戳她們的背,強迫她們跪地很長時間,聽著外面的男囚痛苦哀嚎。

最後警衛把卡媞亞和瑪莉亞押進一間非常擁擠的牢房,裡面已經關著19名婦女,大多年紀很輕。有些人是示威者;其他人只是恰巧在不對的時間出現在不對的地方——有一個是上街買菜;另外一個是拿廚餘出來餵街貓。

這間牢房顯然是四人房,裡面有四張床、一張桌子、一個堵塞的馬桶和一個水龍頭。「那不是人喝的水——味道很臭。有些女囚仍然會去喝它,因為沒有別的可喝。我怕中毒,所以我碰都不碰,基本上一晝兩夜滴水未進。雖然有21個人,但你還能在床上或桌上坐著,甚至在地板上躺一下。但第二天,他們又塞進來另外30個女人——她們本來關在隔壁牢房,但顯然他們[警察]需要使用那間牢房,因為又有更多囚犯進來。此後,我們只能像旗桿一樣,前胸貼後背站著。完全沒有新鮮空氣,窗戶雖然開了道小縫,但你幾乎無法呼吸。」

卡媞亞頭部受傷,被關進這個擁擠、窒息的牢房幾個小時後,她感到昏眩,神志不清。她擔心自己有腦震盪,於是開始要求就醫。警衛不理不睬,但她不停呼叫。終於,一名警衛從外面拉開房門上的窺視孔,叫她上前。當她把眼睛湊近小洞,看到的卻是一根黑色橡皮警棍。「你再不停喊叫,就用它招呼你屁股,」警衛威脅說。

牢房中有位女士患有糖尿病。她和室友們花了一小時才說服警衛,從她被收走的皮包中拿胰島素來給她服用。卡媞亞說,他們拿藥來的時候,那位女士幾乎已經失去意識了。

8月11日晚上大約6點,警衛開始逐一點名,要她們簽收控罪單。卡媞亞說:「他們原本說是帶我們去見法官,但那裡根本沒有法官——只有一個警察和一疊蓋了橡皮圖章的筆錄,上面寫著『我參加非法集會,呼喊反政府口號⋯⋯』我[在我的筆錄末尾]寫說我不同意,而且我受傷卻沒有獲得治療——那個警察說,這樣寫對我沒有幫助,如果我合作,他們本來會釋放我,但現在他們只好把我關久一點。」

到了早晨大約4點,警衛把卡媞亞和另一室友叫出去,把她們帶到院子裡,說要「給她們上一堂課」,讓她們再次旁觀男囚被拳打腳踢、亂棍毆打。「你們對自己的生活有什麼不滿意?你們想怎麼樣?想跟他們一樣嗎?想被好好打一頓嗎?」一個警察挑明了說。

早上5點剛過,警察把她們帶到大門口推出去。卡媞亞試圖要他們把錢包還給她,強調她沒有鑰匙、錢和手機無法回家。她還說她手上沒有護照不敢走上街,何況當時市區裡到處都是警察。但警員說她要等5天後才能回來領取私人物品,而且她應該感謝他們放她走。其中一名警員威脅她:「我們知道你的地址和一切,所以你最好乖一點。」

卡媞亞馬上去醫院檢查頭部傷勢,拿到驗傷單。我看過它,證明她有軟組織受傷。有了驗傷單,卡媞亞嘗試到附近警察局報案,卻吃了閉門羹。她不停敲門,終於有個警察現身,但說沒人有空和她談話,因為「我們每天工作到凌晨3點,大家現在都睏了。」卡媞亞堅持她需要警方立刻協助她向看守所取回證件、鑰匙和其他私人物品,但警員拒絕出勤。

「所以,我現在身上沒有鑰匙,沒有手機,沒有護照,也沒有錢,」卡媞亞臉上露出苦笑。「我家裡還有兩隻貓,牠們一定餓瘋了。我最好趕快去辦公室——它還沒關門,我的抽屜裡應該會有備用鎖匙。」她匆匆喝完咖啡就上路了。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區域/國家

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