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白羅斯人民尋求改變,只換來冷酷毆打與拘禁

發表於: Euronews

「如果你看到救護車開過,要小心;那不是真的救護車,是鎮暴警察,」一個年輕人壓低聲音對我說,隨之帶著微笑消失在庭院暗處。

那是8月10日晚上,在明斯克市中心,白羅斯總統大選翌日。示威群眾湧入市中心,大多是年輕面孔。他們不願接受官方公佈的選舉結果。他們不相信自1994年掌權至今的盧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果真贏得百分之82的選票

近幾週來,他的主要競爭者不是遭到當局監禁就是被迫逃亡出國。唯一留下來的反對黨候選人齊卡努斯卡亞(Sviatlana Tsikhanouskaya),儘管得到所有反對力量的支持,也因本人和家屬的安全受到威脅而在這天晚上從白羅斯逃往立陶宛。

較年輕的示威者好像在跟鎮暴警察大玩捉迷藏。有些不停揮舞國旗,有些則鼓掌高呼:「你該下台了!自由!白羅斯萬歲!」警方追過來,他們就跑掉。

8月10日晚上9點左右,逾千群眾在勝利者大道(Prospekt Pobeditelei)河岸聚集。一場顯然為表達不信任與不滿的和平示威,最終卻被警方驅散,許多人遭到毆打、拘捕。

平時若在深夜走進明斯克大街小巷,到處都是年輕人。現在,很少有30歲以上的人出來晃蕩。警察好像拿到獵殺執照,膽敢上街的人都成為他們的目標。

綠色廂型車車門半開,緩慢駛過街道。持槍警察向外張望,顯然隨機選中目標,便跳下車追捕。追上目標後,警員會將他們雙臂扭到背後、頭部押低,拉上廂型車。若沒追到,沒關係,轉個彎就可以找到下個受害者。

當廂型車靠近我們,我和同事瞪著打開的車門。幸好,我們年紀超過他們的目標群體,逃過一劫。

我們正要設法抄捷徑,卻被一位青年警告:「別走這個院子,前面是死路,你們會被抓。」

警察和示威者有一點相同——他們假定你只要上街就是在宣示政治立場。一對年輕情侶想要穿過鎮暴警察防線,身穿黑制服的警察說什麼也不讓他們前進。

「嘿,我們只是要回家!」

「你們為什麼在這裡?」

「那你就告訴我們怎麼安全離開啊!」

「安全?那你們幹嘛還到這裡來?」

計程車叫不到。手機網絡不通。餐廳6、7點就關門。連接WiFi毫不考慮。四周不時有閃光彈爆炸,刺目白光霎時點亮夜空。我走了幾個小時,沒看到任何示威者採取那怕一點點暴力舉動,卻看到許多人被捕。因為通訊全斷,我無法得知這座2百萬人口城市的其他地區是何情況。

午夜過後,我終於通過虛擬私人網絡(VPN)接上互聯網——只有這樣才能使用即時通訊服務、主要社交媒體平台以及部分獨立新聞網站(有些網站似乎遭到完全屏蔽,用VPN也連不上)。這時我才得知,在市中心以外的幾個地方有示威者挖取鋪路石塊。警方則用橡皮子彈和催淚瓦斯回應。還有我在市中心看到的閃光手榴彈,被擲射到僅僅四處呼喊口號、比勝利手勢的烏合群眾之中。

次日早晨,我到普希金車站查看,這附近據報是前晚衝突最激烈的地點,造成至少一名示威者傷重不治

示威者抛出的石塊、警方發射的橡皮子彈和催淚彈彈殻,散落在地鐵站入口200到400公尺範圍的地面上。也可以看到一些發射過的空包彈彈殻。據前晚身在現場的青年告訴我,警方曾用空包彈嚇唬群眾。

晚上11點左右,我在市區外圍的卡米納亞戈爾卡(Kamennaya Gorka)看到更多年輕示威者成群結隊跑來跑去,鎮暴警察在後面緊追,只要抓到人就往死裡打。我受到AK步槍發射的恐怖聲響驚嚇——總共發射了三輪,就在地鐵站旁,使人有如置身戰地。雖然是空包彈,若近距離射擊仍有殺傷力。

地鐵站照常運作,但列車不停靠市中心區。深夜回家必須長途跋涉。汽車也被禁止駛進明斯克市中心,有些車主沿途按喇叭,對示威者表示聲援。

有一棟面向大街的公寓,幾扇窗戶大開,用最大音量播放著一首80年代老歌:「我們內心呼求改變!我們雙眼泣望改變!」

這首歌本來是反對黨候選人齊卡努斯卡亞的競選歌曲,一起事件更鞏固其作為反對運動國歌的地位:大選前兩天,兩位DJ在明斯克一場政府宣傳活動上排除萬難播放出這首曲子。兩人因此被粗暴逮捕,拘留10天。

「改變!我們要的就是改變!」這首歌曾在1980年代中期的蘇聯伴我度過青春歲月。如今在明斯克街頭重溫,當年那些鉅變時刻的記憶再度湧上了我的心頭。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區域/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