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朝鲜:骇人的审前羁押制度

酷刑、缺乏正当程序、任意惩罚、腐败猖獗

Illustration of a North Korean pre-trial detention and investigation facility (kuryujang) based on former detainees’ testimonies told to Human Rights Watch and the illustrator's personal experience in detention. © 2020 Choi Seong Guk for Human Rights Watch

(首尔)- 人权观察在今天发布的报告中指出,朝鲜的审前拘留和侦查制度具有任意性,缺乏任何正当程序的表征。前在押人士说明了其中有计划的酷刑、危险且不卫生的环境以及无偿的强迫劳动。

这份88页的报告《‘畜牲不如’:朝鲜审前羁押侵犯人权与违反正当程序》对该国不透明的刑事司法系统作了前所未见的详细说明。其内容凸显朝鲜薄弱的法律和制度框架,以及朝鲜劳动党政权领导下的法院和执法机关的政治本质。

“朝鲜的审前羁押侦查制度充斥恣意、暴虐、残忍和人格侮辱,” 亚洲区主任布莱德・亚当斯(Brad Adams)说。 “朝鲜人说,他们日复一日生活在恐惧中,担心陷入这个法定程序形同具文、被捕即推定有罪、唯有靠着贿赂和人脉才能脱身的系统。”

人权观察采访了自2011年现任领导人金正恩掌权执政以来曾被关押在羁押审讯设施(拘留场)、现已逃离朝鲜的8名前政府官员和22名平民(女性15人、男性7人)。

前在押人士告诉人权观察,他们被捕时无法得知将面临何种处置,不能与独立律师联系,也无法就酷刑或违反刑事程序法的问题向当局提出申诉。一旦遭到正式调查,就几乎没有机会避免被判处或长或短的无偿苦役。有些女性在押人士表示曾遭性骚扰或性侵,包括强暴。

前在押者说,他们被强迫在地板上静坐数天,或跪坐或盘腿,双手握拳或扶膝,低头,眼睛看着地面。只要稍有动作,管理员就会加以惩诫,或对所有囚犯实施连坐处罚。

四名前政府官员说,执政的朝鲜劳动党将所有在押人员视为劣等人类,因此没有资格直视执法官员。他们在里面没有名字,只有囚犯编号。

“如果我们乱动,会被处罚起立坐下、俯卧撑、仰卧起坐或吊单杠,” 一名前士兵说。他曾因走私和企图逃往韩国而被多次关押,于2017年离开朝鲜。“有的警卫会强迫我们把脸塞进铁栅之间,或者用警棍或枪托穿过铁栅重击我们的手指。如果他们非常生气,还会进入牢房殴打我们。这种事每天都有,即使发生在其他牢房,我们也都会听到,让我们随时提心吊胆…有好几次我差点想要一了百了⋯⋯我被关在里面的时候,有超过50名囚犯[被送到政治犯集中营] 从此消失。”

受访者描述了各种不健康和不卫生的拘留条件:食物非常少;牢房过度拥挤,无法让所有人躺下睡觉;很久才能洗一次澡;缺乏被毯、衣物、肥皂和女性月经用品。多名前囚犯和警察都谈到,在押人员身上爬满虱子、臭虫和跳蚤。许多囚犯说,通常经过贿赂,警卫或审讯员会在审问结束后私下允许亲朋好友送进食物或其他必需品。

人权观察表示,朝鲜政府应该禁止在审前羁押和审问设施中普遍的酷刑和残忍、不人道及有辱人格的待遇。政府还应改善极为恶劣的监所条件,确保其符合卫生、保健、营养、净水、衣物、牢房空间、阳光和供暖等基本标准。

2014年,联合国的朝鲜人权调查委员会认定朝鲜政府实施系统、广泛和严重的侵犯人权行为,足以构成危害人类罪。

“前政府官员告诉人权观察,虐待和侮辱已被公认是朝鲜刑事司法系统的重要成分,” 亚当斯说。 “朝鲜当局应寻求国际协助其体制走出黑暗时代,建立一个依靠证据而非刑讯逼供侦办犯罪的专业警察部队和侦查系统。”

报告引用陈述摘录

一名2018年逃出的前政府雇员,曾因遭人举报间谍而被秘密警察逮捕,从2011到2012年关在临近中国边界某城市的拘留审讯设施。他向人权观察表示:

他们把我关进一间候审牢房。里面空间很小,只有我一个人。后来,他们对我搜身,市里的秘密警察领导、党的政治事务领导和侦办人员都来了。事情显然很严重,但我不明究里。他们不分青红皂白就把我打了30分钟,用靴子踹我,用拳头揍我,全身上下⋯⋯

第二天,他们把我移到隔壁房间,那是专门用来拘留审问的牢房,开始对我进行初步审查。但审问毫无规矩或程序。他们只是一直打我。⋯初审员一开始很粗暴地打我。⋯我不停问“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但得不到答案。⋯随着审问进行,我发现我被举报间谍。反覆的暴力殴打攻击,在[初审]开始阶段持续了一个月。他们用靴子踹我,用拳头揍我,或者拿藤条抽我,全身上下。直到[他们已经从我取得大部分口供],态度才温和下来。

那时是冬天,但没有供暖。我们面前只有一个小柴炉,放在警卫旁边。冷得不得了⋯没人知道我们的下落,所以我们得不到外界的任何补给。天气已经很冷,更糟的是还被无数床虱和各种小虫叮咬。

一名2014年逃出的伐木工人,曾于2010和2014年分别因走私和未到官方工作场所上班而两度遭警逮捕,他说:

每一天都很恐怖,[被迫静坐不动]令人痛苦难当。⋯不知多少次,只要[牢房里]有人动了,警卫就命令我或所有室友把手伸出铁栅,穿着靴子一遍一遍踩我们的手,或扯下腰带抽打我们的手。连这时候也不准我们动。如果我们有所反应惹他们不高兴,就会遭到痛打。

一名2017年逃出的前贸易商,曾被平安南道顺川市警方逮捕两次,一次在2010年代初期因为贩卖违禁品,另一次在2016年因为与一名关系较好的党员起争执,她说:

在押人员所需的卫生用品全都从家里来。逮捕后,警方会通知家属,然后由办案人员到家里去拿肥皂、牙膏、牙刷、毛巾或卫生棉这些东西。 [警卫]会把牙刷折断,只留下刷头[以防被用来自杀]。没有家属的人就没有卫生用品,只能向其他牢友借用。

大家同病相怜,所以我们女人都会互相分享卫生用品,但我听说男人不会,没有家属的男人更惨,全身爬满虱子,其他男人也不在乎[也不跟他分享用品]。 [我第一次坐牢时,]家属给我送[卫生]棉片。有个牢友[没有家属]只好把一只袜子洗干净,当作[卫生]棉片。 2016年那次,我们月经来时可以向主管的警员要求卫生棉,警员会出去帮我们买。我们不必出钱,他们会拿来给我们。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区域/国家